爱去小说网 > 霸妃吃天下 > 第434章 诉肺腑
    真的是萧禹!

    周和曦坐在他腿上,嗅着他的气味,看着他的眼睛,这才找回活着的气息。如此诡谲波折的经历都死不了,她以后肯定是大富大贵的命。周和曦内心调侃着,极度喜悦之下,竟使得她的举止淡定又自然,尤其看到萧禹那副如获新生的模样,不由生出一二狭促心理。

    她盯着那张英俊的让人移不开眼的面孔,认真道:“殿下方才的举止,似乎不太得体。”

    说完,她还摸了摸脸,方才,她的脸可是被对方贴的紧紧,从他鼻孔出来的气体都直接钻进她鼻孔里去了,再有一寸,他那两瓣唇就要挨到她的嘴了!

    很明显,萧禹完全没想到周和曦第一句话会是这些,一时又羞又窘,周和曦这么一搅,他心中悲恸的情绪都不见了。

    “我,我实在太高兴了。”他这样解释。

    周和曦越发不理会,“您高兴什么?”

    萧禹呼吸一滞,这才察觉周和曦生气,但他又不太理解,要说举止不得体,她现在整个人还挂他身上呢。所以,萧禹一方面觉得周和曦生气,一方面又认为,她气的不是这个。

    说起高兴,他发自肺腑道:“我一直都怕来晚了……谢天谢地,没有晚。”

    一向不信诸佛,不敬鬼神的萧禹竟然开始谢天谢地起来,周和曦强忍着才没崩了冷淡的表情。

    眨了眨眼,继续发飙,“我倒没想那么多,无非一副皮囊,离开了就去阴司,反正我有熟人,换副样子照样快意人生。”

    萧禹愕然,眼睛里的光辉突然暗了下去,微微垂眸,良久才意识到换气,憋太久之故,呼吸声特别响。

    “那我呢?”终于,他抬起头,眼睛重新亮亮的,只不过是因为一些液体之故,见周和曦不语,嘶哑的声音又大了些,重复道:“那我呢?”

    “我已经将殿下身上的毒尽数解掉,殿下就算不能长命百岁,至少活到娶妻生子,儿孙满堂,此等人生还不够圆满吗?”

    “如此说来,那毒倒不如不解。”萧禹又深吸两几口气,从频率上看,他似乎有些呼吸困难。

    “我……我从来没有奢望过,一个男人该有的正常生活……那时,我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为了更加接近落幕。自从遇到你,我慢慢痛恨命运的不公,短暂的寿命……你解了我的毒,活了我的命,让我第一次生出渴望一个人的念头……可你却不愿嫁给我,我又想,能远远的看着也好,你需要我时,我便悄悄近前,哪怕你嫁了人,我也不会让你夫君知晓……“

    周和曦再也绷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若非诈一诈,她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听到萧禹这番话吧?平时他强悍的像头狼,硬的像块铁,在她面前从来一副高高在上,冷酷霸道的样子,还精分,高兴的时候能容忍她一切,不高兴的时候秒秒钟赶她出门……

    汹涌放肆的泪水让萧禹阵脚大乱,不由加快语速道:“我已经准备那样过日子了,谁知那天在澄心湖,你又给了我希望,让我觉得或许可以再搏一搏。当师父告诉我,可以治好我的双腿,我高兴的一夜未眠,想着将来某天,我能双腿直立在你面前,哪怕只是站一站……然而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师父压根就没有研究出治疗方法,我无法接受他毫无道理的欺骗,所以那天下午怠慢了你……”

    “只是那天下午吗?”周和曦抹了一把泪,道:“你总是想你自己如何如何,从来没有想过我是怎样想的,你的想法总装在自己匣子里不肯出来,固执的连别人的想法听都不听……你一会儿像个君子,一会儿像个莽夫,弄的人家一颗心七上八下,唯恐哪点惹你不高兴,总之,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

    周和曦哭的更凶了,萧禹越劝越凶,他连声承认自己坏的不像话,谁知周和曦又道:“可偏偏我欠你诸多,怎么还都还不完。”

    萧禹的头立刻摇成拨浪鼓,说他不要她还,周和曦又立马凶道:“那怎么行呢,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欠人家!”

    那一瞬,萧禹的心跳突然漏半拍,他依稀、仿佛意识到周和曦在冲他撒娇,看似蛮横不讲理,实则是暗示着什么。他那颗七窍玲珑心不是白长的,立刻福至心灵想出对策,一把抓住周和曦的双手,目光灼灼道:“嫁给我!你若嫁给我,你的账便可以一笔勾销。”

    方才还小心翼翼,姿态卑微的男人,一眨眼又恢复霸道强硬的姿态,偏偏那副模样让周和曦爱不释手。

    “也只好这样了。”话未完,她立刻扑到萧禹怀中,泣不成声。

    萧禹这才敢肯定,方才她的冷漠疏离全是伪装出来的,便将她搂的更紧,几乎要揉进自己身体里去。

    很长一段时间里,俩人就那样抱着,谁都没有说话。过了很久,不知谁开了头,俩人又默默倾诉起彼此的心意,绵绵不绝,直到山洞暗了下来,俩人才惊觉,天已经黑了。

    天黑山路不好走,萧禹决定返程。他朝腰间摸了摸,摸出一块玲珑剔透的玉佩出来,塞进周和曦手里,脸红道:“这个给你。”

    给她玉佩做什么?

    好在她也不笨,很快意识到这块玉佩是萧禹给的定情信物,按理说,她也要给对方一件。搜肠刮肚一想,浑身上下除了头上的钗环,剩下的物件便是羊脂玉瓶了。

    那玩意儿万万不能离身的,而钗环又过于普通,周和曦十分懊悔出门前没有挂个香包、玉佩啥的,可她向来不爱这些累赘。

    “我也送你一件,算作承诺。”

    想了又想,她让萧禹闭上眼睛,飞速照他嘴上啄了一下,算作定情信物。

    萧禹立时僵住,回过味时突然捧住那张脸,俯下了身子……

    事后,萧禹说,来而不往非礼也。

    周和曦便举起玉佩,问那是什么,萧禹说没什么,只是一枚普通玉佩而已。

    周和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