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次元游历日记 > 第48章·快乐哼曲
    “是因为龙门的政策吗?”

    不愧是凯尔希,轻易就了解了自己要说的事情,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她的表情好像变得更加沉重了一点,甚至连手上的动作也稍微变得粗暴了。

    “嗯,我在下水道看到了许多不该看的东西”

    “对于龙门的利益来说,魏彦吾做的很正常,没有让自己的手染上血腥,借刀杀人··”

    “但对我来说难以接受,也就是因为大部分的人都是无辜的,不然我早就在龙门种一个蘑菇了”

    “···”

    凯尔希看着张哲,随后又开始了手中的动作,而张哲也只是默默的接受了她的好意,而且她也没有怎么询问自己在切尔诺伯格做过什么。

    应该说不愧是凯尔希医生吗,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没有了话题,气氛逐渐变得尴尬起来。最终张哲还是无法忍受舌尖上的焦苦味,随后对着凯尔希抱怨道··

    “凯尔希医生,这粥真的好难喝,我想吃烤肉”

    “是吗,因为你吼的太大声了,火开大了点,虽然想重做,但某人并不允许·”

    凯尔希没有反驳张哲,而是静静的阐述事实,听着凯尔希的话语,张哲在乎的并不是前一句什么大声,而是中间这句。

    火大了点,虽然想重做?

    也就是说,凯尔希手中的这点吃食,全部都是她亲手做的吗?张哲看着面前的凯尔希,随后视线缓缓下移放到了她的香肩上,突兀的源石映入了张哲的眼帘。

    但并没有破坏这幅美感,反而生起了一股异样的魅力。面对着张哲赤裸裸的注视,凯尔希只是再一次用小勺子盛粥,随后送到了张哲的唇前。

    “快点吃,冷了就不好了”

    “啊··嗯,好的”

    就在张哲欣赏着前面美人的时候,大门再一次被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色防护服的人影走了进来,看了看正坐在床前的凯尔希,脚步猛地一顿。

    而凯尔希也察觉到了背后的人影,随后转过头说道··

    “蓝毒,有什么事情吗?”

    “凯尔希医生,这点事情还是交给我吧,凯尔希医生您,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

    凯尔希听到之后看向了面前的张哲,随后微微摇头,然后起身将手中还剩下一半粥的碗递到了蓝毒的手中,然后看向了躺在床上的张哲。

    靠的越近感觉就越是清晰,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他到底发生过什么,难道真的和幽灵鲨嘴中的··不,应该不可能。

    “好的,我正好还有事情,张哲就麻烦你照顾了,还有千万不要打开他身上的枷锁,你应该懂得”

    “···”

    凯尔希说完转身离开了这里,而蓝毒则急忙的钻到了之前凯尔希坐的位置,看着床上表情微妙的张哲,蓝毒将手中的粥放到了一旁的平台上。

    而张哲虽然想打个招呼,但是手却动不了,只能尴尬的对蓝毒说道··

    “好久不见,小天使··”

    “下次如果要离开的话,我希望能和你待到最后一刻。”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抱歉啦··我不擅长面对离别的啦,对了蓝毒,先把我松开吧,我这样实在是很难受”

    张哲活动了一下身体,这种被束缚的感觉特别难受,如果不是因为她们是自己的朋友,恐怕自己老早就解放技能逃出去了,因为是朋友,所以不想给她们添麻烦。

    蓝毒听到张哲的话语之后点了点头,刚要起身却想起了凯尔希的话语,纠结的神色出现在她的脸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比较好。

    察觉到这一点的张哲也不想为难蓝毒,随后开口说道·

    “不行就算了吧,可能是因为我身上的伤口不能乱动的原因,所以凯尔希医生才会出此下策吧”

    不想让蓝毒为难,张哲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躺在手术台上,主要是因为这无影灯的感觉实在是太别扭了,就好像是一只被放到屋顶暴晒的咸鱼一样别扭。

    “你身上的伤··是整合运动做的吗?”

    “嗯,是整合运动做的,那个整合运动居然会下毒,实在是太恐怖了”

    “··”

    蓝毒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的揉捏起张哲的手臂,似乎是想要给张哲按摩一样,而张哲也就自顾自的说着那些没有用的废话。

    什么在龙门一对三啊,什么磷鱼丸很好吃啦,炭烤沙虫腿来一根了,什么贫民窟的逛街老人了··

    直到蓝毒停下了按摩,张哲也随之停下了胡诌的故事,注视着面前的蓝毒,张哲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再多的话语面对关心的眼神也无法说出来。

    “蓝毒,我想吃你做的小蛋糕了,为我做一份,可以吗?”

    “我··我现在只带着这几个,你先吃着··我这就去为你做”

    蓝毒将口袋中的小蛋糕放到了平台上,随后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似乎真的是想要去做蛋糕一样,而张哲注视着一旁的蛋糕,看了看自己被锁死的手臂。

    无言的泪水从眼角划过··

    “你··你倒是喂我吃完再跑啊”

    “她很喜欢你,我也看得出你很喜欢她”

    凯尔希从门外走了进来,似乎刚才她说的有事只是借口一般,而在张哲的感应中,凯尔希一直在隔壁坐着,似乎是在等待蓝毒离去一样。

    看着坐回原位的凯尔希,张哲笑了笑·

    “一日三餐没烦恼,就吃蓝毒秘制小蛋糕,即实惠,还管饱··”

    “你这个人,她可是差一点杀死你,为什么你还是不在乎的样子呢?”

    凯尔希看着面前的张哲,明明因为拉普兰德的几句话就会暴怒,而面对几乎杀死他的蓝毒,却露出这么温和的表情,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要知道这可是牵扯到性命的事情,为什么他还会这么淡然呢?

    “我当然知道,但我只是不想在看到她那副样子”

    “那么你以为她会对自己的毒素造成什么后果不清楚吗?就算是不清楚,在你身上仔细观察一下也能够得到了”

    “你的意思是?”

    “对··她应该已经猜到是她伤了你,但又不知道该如何道歉,所以才会急急忙忙的跑去为你准备蛋糕”

    “···”

    “而你这幅温柔的表情,只会将她内心的愧疚加重,”

    “凯尔希医生,你··”

    “我无所不知,我不会去探求你是什么样的人,也不会去探知你的目的是什么,还有··不能浪费食物,知道吗?”

    凯尔希看了看一旁的蛋糕和已经凉了的粥,随后开口对着张哲补充了两句不能浪费食物,就快步的离开了·

    注视着凯尔希的背影,张哲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较好了··

    “你倒是把我松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