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踏天龙皇 > 第六百五十四章 神秘的老妪
    “思秀,其实你想要那份青木炎的话,根本无需亲自喊价,我…”此起彼伏的嘲讽声中,古踏天开口了。

    他的本意是直接命高恩和韩海田取消青木炎的竞拍,将物品打包送过来,这虽然不符合拍卖规矩。

    但以古踏天的身份,只要知会一声,哪怕要天上的星辰,九大工会的会长定然也会照办的。

    不过后话还没有说完,立马又被人给打断。

    “古踏天,你说什么?

    无需亲自喊价?

    你的意思别人竞拍下来,会主动送给你么?”

    “古踏天,你若因为囊中羞涩,那就在一边乖乖的看着便是了,叽叽歪歪的,顾左右而言他,难道这样能掩饰你的卑微?”

    世无双和冷若愚耻笑连连的说道。

    “主动送给我?

    差不多这个意思吧!”

    古踏天还真的没有撒谎,让高恩和韩海田取消竞拍青木炎,赠与自己,本质上和竞拍之后赠与自己,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

    “哈哈,此獠在这节骨眼,竟然还敢这般装腔作势?

    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

    “古踏天,若换做你没有中天道诅咒的时候,或许有个别势力想巴结你这样大献殷勤,但眼下你已经是个废物了,还敢这般大言不惭?”

    “若愚,你此言差矣,如今在这个包厢里,若论身份最珍贵的是镇世师兄吧?

    其次是云天涯公子,羽霓裳姑娘,哪怕那些世家大佬,武道名宿,要巴结也得先巴结他们,哪里轮得到古踏天?”

    古踏天含糊的敷衍,换来的确是更多的嘲讽和讥笑。

    和古踏天伫立在同一个战线的唐思秀,陈叶秋,徐清风,赵龙青,此时也感觉脸颊臊得慌,默默的低着头。

    因为古踏天的说法实在太荒谬了。

    这青木炎何等的尊贵,而今日能来参与这竞拍会的,哪一个没有强悍的后台?

    哪怕真的要巴结古踏天,也在古踏天没有被天道审判之前呀!退一步来说。

    就算古踏天资质未废,若论身份和地位的话,其实无庸镇世还高于古踏天一筹的。

    纵然真的有人巴结,多半也是冲着无庸镇世来的。

    “我说的不过是事实罢了,你们质疑,那是因为你们不懂我所处的高度,彼此就如同云泥之别。”

    古踏天耸耸肩,很是无奈。

    “古踏天,既然你这般的信誓旦旦,那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就赌这青木炎最终落入谁的手,若落到我们这一方的手上,你剥离出自身四亿苍生,赠与我们,若输了我们也是一样,你敢不敢接?”

    潘祥和郑若木眼珠子一转,挑衅的道。

    昨日见到冷若愚和世无双得了天大的机缘,两人内心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而古踏天今日是必死无疑了。

    在临死前,能让对方奉献出四亿苍生,权当是废品利用了。

    毕竟武尊境的强者陨落,体内的世界也会崩塌,导致苍生死绝。

    “我座下的四个弟子也正缺大量的世界苍生,那我在此先感谢两位的慷慨了。”

    古踏天笑了,笑容很绚烂,道:“不过以我的身份和你们打这样的赌注,有以大欺小的嫌疑,就按照之前说的,今日这青木炎,无论这玲珑琼楼内谁竞拍到,最终都会主动送给我,若没有落到我的手上,都当我输。”

    此言掷地有声,更是嚣张狂妄到了极限,瞬间在包厢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大哥,你没发烧吧?”

    “踏天,你别中了潘祥和郑若木的激将法,我去找姑姑借一些武皇丹,若实在竞拍不下来,放弃青木炎就是了。”

    唐思秀,赵龙青,陈叶秋,徐清风目瞪口呆。

    梦空灵,揽明月,冷紫薇,傲冰心也是面面向觎,眼眸子里都是错愕。

    至于羽霓裳和云天涯的话,前者眼里都是冷漠和失望,后则都是嘲弄和幸灾乐祸。

    若彼此双方竞价拼胜负,或许古踏天还有一点赢希望。

    而古踏天眼下的意思是说,青木炎无论落在谁手里,最终那个得手者都会乖乖的主动送给古踏天。

    须知!眼下玲珑琼楼内汇聚的宾客足足有十余万,有北玄宗的天骄尊者,有三大神宫的宫主弟子,更有很多来路不明,鱼龙混杂的势力巨头。

    等同是说,古踏天拥有号令在场十万宾客的能力!号令整个北域,十万顶尖强者,哪怕北玄宗的宗主亲临,也未必能做到让他们唯命是从吧?

    而古踏天不过是缥缈宫的副宫主,而且是一个中了天道诅咒,即将沦为废物的少年,何德何能?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古踏天内心的想法。

    今日的竞拍会乃九大工会联手举办的,而九大工会的会长眼下都在场,更是对古踏天奉若神明。

    他有很多办法操控这拍卖会的局势。

    可以让高恩和韩海田派人将青木炎竞拍下来赠与自己。

    退一步来说,纵然其他宾客提早一步竞拍下了青木炎,只要古踏天吱一声,这笔交易也是能随时取消的,最多赔一些违约金,乃至直接取消这场拍卖会也是一句话的事。

    反正一句话!这玲珑琼楼内,古踏天就是主人,他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哼,我无庸镇世活了那么久,见过的狂妄之辈无数,你古踏天还真的算是其中的翘楚,既然直到此时,你依然不能低头认错,那就休怪我用铁一般的事实,让你认清自己的卑微了。”

    无庸镇世眼里透出一丝冷芒,道:“你们两人尽管喊价,将青木炎竞拍下来,师兄也想看看等下他剥离自身世界,那副死了爹娘的愁容!”

    “多谢镇世师兄成全!”

    潘祥和郑若木眼里透出一丝亢奋,忙不迭地的起身,走到走廊。

    “我们出五千粒武皇丹,竞拍那份青木炎!”

    两人的声音很大,清晰的回荡在整个竞拍场的底层。

    而此起彼伏的喊价声也瞬间戛然而止。

    引得无数世家巨头和武道名宿的侧目。

    其实这也正常的很,方才虽然竞拍非常激烈,但最高的价格才接近三千粒武皇丹,潘祥和郑若木一下抬高了将近一倍,不引起其他人的瞩目才怪呢。

    “五千粒武皇丹一次!”

    “五千粒武皇丹两次,还有没有人出价的?”

    随着那个拍卖师连续两道询问声响起,伫立在走廊的潘祥和郑若木眼里都是胜券在握之色,回头得意的得瑟道:“古踏天,眼下胜负已定,你输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是不是眼下感觉怀疑人生,内心充满了绝望和崩溃,没有能力出来装,注定被人打脸打的体无完肤……”面对两人的嘲讽,古踏天云淡风轻。

    他正想起身,忽然间,一道又干又涩的声音响起。

    “老身出一万粒武皇丹,竞拍下那份青木炎。”

    刷刷刷!与此同时,成千上万双眼睛投放在二楼对面一个包厢内。

    此时,在包厢的珠帘被一只枯瘦的手臂掀开,走出来一个鹤发老妪来。

    她伫立着一根龙头拐杖,佝偻着腰,死气沉沉,一副大寿将近的模样。

    “这老妪是谁?

    竟然敢和潘祥,郑若木竞价?”

    “对啊,这囚灵之城虽然不属于北玄宗的地盘,但离北玄宗最近,挑衅北玄宗雷公的颜面,难道不怕潘祥,郑若木勃然大怒么?”

    “这潘祥和郑若木之前和无庸镇世一同进的包厢,眼下竞拍,肯定是无庸镇世指示的,这无庸镇世可是北玄宗天阶第九的雷公呀!”

    “今日这场拍卖会,鱼龙混杂,各路牛鬼蛇神隐匿其中,而这妇人面生的很,不过能坐在二楼独立的包厢,应该来历不凡,想必也不会忌惮和惧怕北玄宗的势力!”

    见到这一幕,底层接近十余万的宾客,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而此时,若论最为意外的无疑是古踏天了。

    因为古踏天非常肯定,对面那个老妪就是偷走自己乾坤袋的人。

    偷了自己东西,还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更是出价竞拍青木炎,倒是让古踏天百思不得其解了。

    不过无论如何!既然眼下有人横插一脚,古踏天也只能暂时静观其变了。

    “镇世师兄…”潘祥和郑若木拿不定主意,忍不住回头用征询的眼神看着无庸镇世。

    “两万粒武皇丹!”

    无庸镇世眉头紧锁,也不知为何,虽然对面那个老妪从始至终没有暴露自身的气息,却给他一种非常危险的紧绷感。

    “三万粒!”

    那个老妪不疾不徐的加价。

    “师兄,这三万粒的武皇丹,相当于六粒武尊丹了,已经超出青木炎本身的价值几倍了,我们该怎么办?”

    潘祥和郑若木的面色也难看的几乎滴出水来。

    “喂,对面那个糟老婆子,你可知道眼下和你竞价的人是谁?

    他乃是我们北玄宗天阶第九的无庸镇世,若你再这样不识抬举的话,后果自负。”

    僵硬的气氛中,世无双和冷若愚大声的威胁道。

    这威胁的话落在其他人耳朵里,倒也没有什么,但古踏天却笑了,犹如打量两具尸体似得打量着冷若愚和世无双。

    因为那个老妪虽然看上去死气沉沉,但确实货真价实的武圣境的强者。

    武圣已经是四大域顶尖的强者了,自有自己的威严和傲气了,岂容两个小辈威胁?

    若古踏天没有推断错,等下世无双和冷若愚就会遭受到对方的雷霆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