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沈蔓歌叶南弦) > 第979章 随时接受考察
    “怎么回事?

    不是已经撤下去了吗?

    怎么反倒比原先更厉害了?”

    沈爸爸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气晕过去之后,沈妈妈就给她的学生打了电话。

    那边听到之后稍微已调查,就知道是叶南弦的手笔。

    叶南弦是谁?

    在整个海城,还没有人不给他面子的。

    学生把这个调查结果告诉沈妈妈的时候,沈妈妈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是蔓歌!居然是沈蔓歌!是那个孩子在背后给我们放冷箭了!她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沈妈妈有些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沈爸爸的眸子有些暗沉,低声说:“我记得我画那副画的时候,她才七岁,那么小的年纪居然记性那么好,还一直记了这么多年,看来是我们小看了蔓歌的心计了。”

    “她有什么心计?

    她不过是……”    沈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爸爸的眼神给镇住了。

    “我听说她现在在B市开了一家影视公司,目前还没有什么名气。

    既然她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给报社打电话,就说我要爆料。”

    “你想做什么?”

    沈妈妈有些担心。

    沈爸爸冷冷的说:“大不了鱼死网破。

    我怎么着也得为我亲生女儿准备点什么,沈蔓歌这么一闹,我的人际关系网肯定受影响,而且这件抄袭事件总要有人背锅的。

    既然她跳了出来,那么我自然不会放过、”    没多久,网上的消息再次爆了出来。

    说沈爸爸当年抄袭的那副画是沈蔓歌所画。

    当年她还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想要尝试一下自己的画工,就画了这么一幅画,后来让沈爸爸加以改正,为了怕孩子太小署名被人非议,沈爸爸才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    这个料一出,整个微博再次瘫痪了。

    沈爸爸悲悲切切的说自己当时真没看出这是齐声海的画作,自己也只是爱女心切,如果大家不依不饶的话,他愿意为女儿承担这一切罪名。

    沈蔓歌看到这一切的时候,不由得有些冷笑。

    她怎么从来不知道,沈爸爸会这么无耻呢?

    把一切推到一个七岁的孩子身上,而她偏偏之前还是设计师,对于绘画的天分也是早早就显露出来的,所以沈爸爸这么说,自然是有人相信的。

    况且沈爸爸的徒弟在下面也作证这一切,无疑之间把沈蔓歌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就在这个瓜刚爆出来不久,就有另外的媒体报道,说齐声海的后人告沈爸爸抄袭是沈蔓歌花钱雇来的,原因是沈爸爸的亲生女儿沈佩佩回来了,夺得了沈家父母的关心,沈蔓歌心有不甘才会如此。

    并且这个大V还爆出不久前沈蔓歌利用叶南弦的关系强行霸占了沈爸爸的房产,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沈佩佩送入了监狱,是沈爸爸散尽家财才把女儿给救出来了。

    为了怕沈蔓歌再次为难自己的女儿,沈爸爸连夜将女儿送到了国外。

    这个时候,沈爸爸联系过沈佩佩,想让她在微博上转发,甚至卖卖惨什么的,到时候沈蔓歌和叶南弦即便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反转不了了。

    毕竟网络暴力足以毁了一个人。

    沈蔓歌看到这里的时候,唇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一抹冷笑。

    “为了他的亲生女儿,沈爸爸摸黑我真是不遗余力啊!”

    沈蔓歌趴在床上,后背的伤口火辣辣的疼着。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却没想到被人反咬一口。

    沈爸爸真的觉得自己不会站出来为自己讨回公道是吗?

    叶南弦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这个沈爸爸这是想要毁了沈蔓歌啊!    自己培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真心疼爱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怎么说翻脸就翻脸的五次无情了呢?

    “这件事儿交给我,我保证还给你清白。”

    叶南弦的话沈蔓歌自然是清楚分量。

    她想了一下,低声说:“沈爸爸想要把抄袭的事情赖在我身上,也要看我答不答应。

    真以为什么屎盆子扣在我头上,我都要接着么?”

    “你有想法了?”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的眸子,突然有些着迷。

    他真的很喜欢沈蔓歌睿智的样子。

    上次看她自信满满,熠熠生辉的时候,是沈蔓歌谈设计图纸的时候,那时候的她就像是一刻璀璨的明星一样的耀眼。

    如今再次看到她如此光芒,叶南弦心动不已。

    沈蔓歌自然是没有忽略叶南弦眼底的神色的。

    所以说,女人啊,还是需要有自己的事业才好。

    她前段时间也是傻了,居然就那样乖乖地留在家里做叶太太,差点把自己的大好人生给毁了。

    如今她找到了自己的生活目标和奋斗方向,也算是及时的矫正了自己的规划。

    沈蔓歌摇了摇头,将这些想法暂时放下,低声说:“我当年年纪小,我记得沈爸爸作这幅画,说这件事儿的时候,我再听随声听,当时为了学唱新歌,我有开录音功能的,只是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找到这个随声听,就算找到了,里面的录音能不能放出来还是一回事呢。”

    “这个简单,我让人去沈家找。

    这件事儿除了你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没有了,沈妈妈和沈爸爸当时根本就没防备我,所以也不会想到随声听的东西上面,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东西应该还在杂物间里面放着。”

    沈蔓歌的话音刚落,叶南弦就打电话给阿飞,让他去沈家寻找那个随身听。

    见他如此积极,沈蔓歌笑着说:“就算是找到了,也不能作为证据的。

    毕竟一段录音,沈爸爸说我们故意造假也说的通。”

    “既然他有一副抄袭的作品,肯定其他的作品还有抄袭的痕迹,我让人把他这么多年来的画作都一一查看一番。

    总会有一些蛛丝马迹的。”

    叶南弦倒是不嫌麻烦。

    沈蔓歌听他这么一说,脑海里顿时响起一件事儿来。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这里有沈爸爸的一幅画。

    是当初沈佩佩要去学小提琴的时候,沈爸爸拿出去抵押的一幅画,我当时还存着善心来着,在他们离开之后把画给赎回来了。

    本来打算什么时候有机会还给沈爸爸,毕竟他很喜欢那副画,但是有些事情一耽搁,就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既然沈爸爸那么喜欢那副画,我觉得或许能够从这幅画上找找痕迹。”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的眸子微眯了一下。

    “一般人喜欢自己的画也不至于珍藏吧?”

    “沈爸爸珍藏的画有那么几幅,都是成名之作。

    以前我从没怀疑过他画的东西是不是自己原创的,但是现在想来,我们或许可以从这上面找找文章。”

    “嗯,我来做就好。”

    叶南弦摸了摸沈蔓歌的头,温柔的说:“想吃什么?

    我去给你做点。”

    “不吃了,没什么胃口。

    、”    沈蔓歌是真的没什么胃口。

    后背疼的火辣辣的,动一下都牵扯着神经,她能吃进东西去才怪。

    看着沈蔓歌身上的伤口,叶南弦突然眯起了眼睛。

    “沈爸爸把你说的像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似的,一直说沈佩佩无辜。

    如果让别人知道沈佩佩如此的狠戾,沈爸爸的脸不知道会不会被打的很疼。”

    叶南弦的语气带着一丝肃杀之气,沈蔓歌知道他是心疼自己。

    “有什么办法呢,沈佩佩打我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留下视频或者痕迹给别人拿捏的,况且那个地方是阿辉找的,他总不至于找个有摄像头的地方管着我吧。”

    沈蔓歌此话一出,叶南弦的眸子顿时眯了一下。

    “也没准。”

    “什么?”

    叶南弦连忙打电话给阿飞。

    “提审一下阿辉,问问他绑架蔓歌的地方附近是否有监控设备。”

    阿飞虽然不知道叶南弦为什么会给出这样的命令,不过还是很快就去照办了。

    没多久,阿飞的消息就传了回来。

    “叶总,阿辉说有摄像头。”

    “有?”

    沈蔓歌和叶南弦都楞了一下,对这个答案相当意外。

    阿飞接着说:“是的,阿辉说之所以没有让人守在哪里,就是因为有摄像头监视着。

    况且当时把太太绑的很结实,也不担心太太逃跑,他就是想通过摄像头看看太太的慌乱和恐惧,一点点的摧残掉太太的意志力,然后才会对太太下手,不过还没来及动手,太太就出事了。”

    听到这样的解释,沈蔓歌有些无语极了。

    阿辉还真的是很变态啊!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也才给了他们一丝机会。

    “我来。”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看自己的眼神,顿时明白过来。

    这事儿想要通过其他手段拿到视频估计是有点不太稳妥,叶南弦是黑客高手,黑一段视频过来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见叶南弦主动开口了,沈蔓歌笑着说:“谢谢老公了。”

    “嗯?

    叫我什么?”

    叶南弦的心情猛然开朗了很多。

    沈蔓歌却低下头不再说话,嘴角却轻轻扬起。

    叶南弦知道,她是故意不说的。

    “不和我离婚了?”

    他轻轻地环住了她的脖子,有些亲昵的问着。

    “待考察!”

    沈蔓歌也没有直接回绝,只是说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话,但是对叶南弦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好地开始了。

    “好,随时接受考察。”

    他淡笑着,随即拿过手提电脑,快速的切入了阿辉的电脑系统之中,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找到了沈佩佩鞭打沈蔓歌的视频画面。

    ‘    沈佩佩阴狠狰狞的样子,挥动鞭子时的力道都清晰可见。

    叶南弦看着画面显示,仿佛身临其境一般的再次经历了沈蔓歌的被虐,他的心猛然被暴戾充斥着,即将控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