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猎天争锋 > 第331章 异变进行时(还续)
    通幽玄界之外。

      眼瞅着幽雪剑便要易主,一声长长的叹息忽然在虚空之中响起。

      不等在场武者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一只普通的手掌忽然从虚空当中探出,一把抓住了哀鸣不已的幽雪剑。

      幽雪剑顿时发出了一声比原先还要剧烈的颤鸣之声,然而不同于先前的挣扎哀鸣,这一道剑吟之声当中却透着一股振奋,一股由衷的喜悦!

      只见那只手掌握住了幽雪剑的剑柄,在半空之中轻描淡写的抖了一个剑花,原本从虚空当中探出的锁链,便尽数被搅碎。

      “怎么会是你!”

      云鹿老祖站在霞光虹桥之上,原本云淡风轻的表情第一次大变,语气之中充满了震惊和惊悸……

      …………

      长枫城外。

      面对尤殇的骤然爆发,高云来仍旧在从容不迫的抵挡。

      “阁下,高某不知你与那通幽学院究竟达成了何种协议,但终归还是自己个儿的性命要紧,此时退出一切都还来得及,否则……嘿嘿!”

      面对高云来的挑拨,尤殇充耳未闻,攻势却是越发的猛烈,哪怕高云来的修为明明胜过尤殇一筹,一时间却也被打得节节败退。

      然而高云来对此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仍旧劝道:“阁下当真要执迷不悟?”

      话音刚落,原本从城主府上空垂落的十八道天地本源旋涡,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崩溃了一半儿。

      “这……”

      …………

      灵煞葫芦中的鹿灵不受水脉灵穴中的天地本源镇压。

      原因很简单,鹿灵所汲取的玄水阴煞本就来自于水脉灵穴的孕育,它从本质上来讲,就是高云来所布置的阵法的一部分,因此并不会受到了阵法本身的压制。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却是连商夏自己都没有想到,那便是在将完整的玄水阴煞汲取之后,在灵煞葫芦与鹿灵的双重加持之下,此时鹿灵本身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商夏对于三阶武意境的认知!

      这意味着,鹿灵此时可能已经具备了一部分四阶武者的实力!

      这座溶洞中的阵法借助天地本源可以镇压武意境的三阶武者,却未必能对四阶武者起到多大的作用。

      而这同时也是鹿灵能够直接将杨振彪直接撞伤的根本原因。

      相当于四阶武者的一撞,杨振彪可没那个本事承受得住!

      眼前骤然发生的一切,别说是杨振彪想不到,就连商夏也有些意外。

      事实上,他将灵煞葫芦丢出去多少也是无奈之举,死马当成活马医而已。

      好在他赌对了。

      杨振彪面如死灰,他知道在此番前来幽州的白鹿福地子弟当中,有资格拥有鹿灵雕的只有身为嫡传弟子,且修为已经达到了三阶大成的李天寿一人。

      如今鹿灵雕在面前之人手中,而此人显然又不是来自白鹿福地,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李天寿已经死在了此人的手中。

      “你究竟是谁?”

      内腑的伤势令这位长枫城的少城主连话都说不大清楚。

      商夏自懒得分神去回答,如此情形之下,自然是要斩草除根,免得夜长梦多。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令自忖必死的杨振彪不顾自身的伤势,低沉而阴戾的笑了起来。

      那头从灵煞葫芦当中钻出来的鹿灵,在一头将杨振彪撞了个半死之后,并未如商夏所想那般继续撞向杨振彪,反而转身一甩尾跳进了石潭的旋涡当中,低着头看上去像是在舔吃着什么东西一般。

      鹿灵并不受商夏的控制!

      或者这头鹿灵本身只能凭借本能行事,而灵煞葫芦最多也只是勉强对其进行控制而已,更何况现在灵煞葫芦还脱离了商夏的掌控。

      “哈……咳……咳……”

      杨振彪靠着墙壁挣扎着爬起来,尽管他体内的肋骨几乎全断,内腑伤势严重,可刚刚鹿灵那一击终归没能要了他的性命。

      而商夏在天地本源的镇压下,如果他仍旧难以动弹,只能坐以待毙,任人宰割。

      事实上,商夏已经在竭力进行挣扎。

      然而一开始在他实力尚在的情况下,尚且被天地本源压制的无法动弹,之前生受杨振彪两击,受伤后能够发挥出的能力更为有限。

      眼瞅着杨振彪从地面上站起来后,踉跄着向着他这边走来,商夏心中惊怒却无法做出改变,只能圆睁双目愤然看向头顶一十八座井口水面上倒映的十八轮残月。

      而就在这个时候,十八座井口倒映的残月当中,至少有一半儿突然变得恍惚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要消失了一般。

      商夏以为是自己在重伤之下出现了幻觉,连忙眨了眨双眼,再仔细看去时,果真发现十八座井口原本平静的水面,至少有九座荡起了涟漪,而且倒映的残月也在涟漪之下变得模糊不清,渐渐的连散碎的光斑都勿要无法维持了。

      与此同时,商夏突然发现原本压制在自己身上的力道,一下子就被削弱了一半儿!

      商夏心中大喜,顾不得寻思这其中的缘由,体内原本被镇压的三才真气虽然仍旧晦涩,但在这种情况下已然能够勉强运转。

      商夏“嘿”的一声,吐了一口带着血沫的气息,双掌在地面上一拍,整个人顿时站了起来。

      杨振彪被商夏骤然而起的动作生生吓了一跳,原本踉跄的脚步差一点就彻底倒下。

      眼瞅着商夏满含杀气的目光射来,杨振彪一颗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他再也顾不得要灭杀此人的想法,勉强调转了方向便连滚带爬向着来时的方向逃去。

      “杨少城主,你这是要到哪里去?”

      商夏略带调侃的声音忽然从杨振彪的耳边响起。

      “饶……饶命!”

      杨振彪忽然脊背发直,狼狈的保持着在地面上半爬的姿势,低声向着身后之人告饶。

      可就当这位长枫城的少城主是一位软弱怕死之徒的时候,杨振彪在地面上忽然一个翻身,两枚虎牙匕已经从他的手中炸开两朵光华飞射而出。

      倏忽之间,一点星芒与这两道光华交错而过,而后赤星枪便在杨振彪难以置信的目光当中,将他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他虚抬着双手指向商夏,似乎张口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口中“嗬嗬”声响,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数丈之外,商夏双手将两柄射到身前的虎牙匕捏在之间,两股淡淡的腥臭之味飘向鼻端,居然是淬了毒了。

      商夏暗道一声好险,刚刚自己险些就要中了暗算。

      水脉灵穴中的天地本源镇压之力,虽然不知道为何突兀的少了一半儿,让商夏能够勉强做到行动自如。

      但实际上,天地本源的镇压之力仍旧存在。

      商夏每做出一个动作,都要花费以往数倍的力气,同样的道理,每施展一道武技,也要消耗以往数倍的真气,才能勉强维持原有的速度和力道。

      刚刚那一双虎牙匕,商夏便险些没能接得下来。

      收起了两把匕首,商夏向着杨振彪的尸体上一招,一只精致的木盒便从中飞出,落在了他的手中。

      “身为长枫城的少城主,希望身上的东西不要让人失望!”

      商夏直接将储物盒扔到了袖口当中,现如今地面上形势不明,现在可不是查看战利品的时候。

      商夏向前走了两步,俯身将滚落在地面上的灵煞葫芦拿在手中,体内三才真气涌入葫芦之中,然后朝着石潭旋涡当中的鹿灵一照。

      鹿灵的后半身顿时便要化雾向着葫芦口缩回。

      然而这个时候鹿灵显然不愿被收回葫芦当中,低着头发出一声鹿鸣,维持着前半个身躯不雾化,竭力与灵煞葫芦相抗。

      之前鹿灵从灵煞葫芦出来之后,不受控制的跳进石潭中央旋涡,便让商夏感到心有余悸,这个时候哪里还会任由鹿灵逍遥在外?

      商夏不由分说,体内三才真气加速涌入,灵煞葫芦的收摄力度不断增强,鹿灵再也抵挡不住,只能发出一声无助的哀鸣,化作一团青灰色的雾气,被葫芦收了进去。

      商夏见状不由松了一口气。

      若非是这鹿灵在最一开始为了避免自身溃散,而不得已借助灵煞葫芦维持本体,从而受到葫芦的控制。

      商夏此时想要将这头实力已经堪比四阶武者的鹿灵收回灵煞葫芦当中,恐怕没那么简单。

      杨振彪已死,灵煞葫芦也收了回来,按道理说商夏现在马上要做的,便是从这地下水脉灵穴当中脱身。

      然而仰头看向溶洞顶壁的十八座井口,虽然现在仅有其中的九座在向下垂落天地本源,但商夏明白,只要从通幽城汲取的天地本源仍旧在源源不断的涌来,那就说明白鹿福地仍旧在源源不断的盗取着通幽城的天地本源,商夏此番进入这里的任务便没有完成。

      商夏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令原本垂落天地本源一下子削弱了一半儿,十八座井口的水面,其中的九座一下子湮灭了原本倒映的残月。

      但刚刚发生的一切,却是令商夏一下子意识到,想要破除高云来布下的潜藏于第二重阵法,剩下的九座仍旧在垂落天地本源的井口才是关键!

      步履维艰的走到死不瞑目的杨振彪跟前,将赤星枪拔出,商夏仰头望着头顶其中一座倒映着残月的井口,涌动体内的真气,骤然施展出了天意枪的第四式——遁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