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首富杨飞 > 第1760章 我有一个梦想
    安然低头处理文件,头也不抬的道:“我在上班呢,你来做什么?”

    “找你。”

    “我知道你找我,你找我做什么?”

    “有事。”

    “新鲜!没事你当然不会来找我了。什么事?”

    “出去说。”

    “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你到那边等会吧。这里你熟得很,我就不招呼你了。你请自便吧。”

    “你好像不太待见我?”

    “人到无求品自高。”

    “……”

    杨飞无奈的一笑,只好转身去找哥哥聊天。

    杨军给首富弟弟倒了一杯茶,“这里没有什么好茶叶,你将就喝吧。”

    “我对吃喝不讲究。”杨飞笑了笑,“谢谢哥。”

    “你真的要结婚了?”杨军问。

    “这还能有假?”杨飞道,“一家人,我就不下请贴了。”

    “我还以为,你起码还要玩上十年才谈婚论嫁呢!”

    “哈哈!哥,我在你眼里,是很贪玩的人吗?”

    “你是不贪玩,我只是希望你贪玩。”

    “为什么这么说?当哥的不应该希望弟弟早日安稳下来吗?你怎么还盼着我贪玩呢?”

    “你比我聪明,书也读得比我多。你一定知道婚姻里面是什么。我真的不太希望,你太早跳进来。”

    “哥,听你口气,我怎么觉得你过得不太幸福呢?”

    “把太字去掉吧!”

    “怎么回事?你和嫂子闹别扭了?”

    “别扭?还闹?你想多了。在我印象中,闹别扭那是年轻情侣才有的奢侈。”

    杨飞无语。

    “我和她现在就好比冷战时期的两个国家,相互遏制,不动武力。”

    “你和嫂子感情不是一向很好吗?怎么走到这一步了?”

    “哎,一言难尽,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是不是嫂子管束你太严了?”

    “以前管得严,现在是互不干涉内政!”

    “嫂子要是连你这么老实的人都怀疑的话,那她的确是太过分了。”

    “所以我才说,你得谨慎。女人结了婚,跟谈恋爱时是判若两人的!恋爱时的那些美好、希望,在婚后完全破裂,只剩下平淡的生活。”

    “生活本就是平淡的。我觉得平淡的生活,反倒是最理想的、也是最美好的生活。”

    “哟?这可不像首富说出来的话。”

    “哥,试着包容嫂子吧,多体谅她。她成天带着孩子,真的是又烦又累,你要是带几天小孩子,你就知道她为什么会改变了。”

    杨军讶异的道:“小飞,你长大了啊!”

    杨飞道:“哥,我女儿比你儿子少不了许多。”

    杨军笑道:“是啊!你也是当爸爸的人呢!——既然决定了,那就好好待她吧!我也不想多说什么,道理大家都懂,就看能不能做得到!中午回家吃饭吧?”

    “不了,我有约了。”

    “约了安然?”

    “嗯。”

    “你和她,也该做个了结了。你再不断绝她的希望,她要变成老姑婆了!”

    “……”

    中午下班后。

    杨飞请安然到餐馆用餐。

    安然点了四菜一汤,笑道:“今天你请客,我可以改善一下伙食了。”

    “你也没落魄到这个地步吧?”杨飞道,“说得可怜巴巴的!你真这么窘迫的话,不如来我公司?”

    “人活着少不了吃饭,但绝对不是只为了吃饭。我们工作当然是为了赚钱,但也不能只为了赚钱。”

    “道理一套一套的。就是不想帮我!”

    “你有你的阳关道,我有我的独木桥。你怎么不说服你哥去帮你?那不比说服我容易得多?”

    “算了,我不是来说服你的。”

    “你是来问责的吧?”

    “呵呵,你挺有自知之明。”

    “那些照片的事吧?她跟你吵了?”

    “没吵。”

    “好一个通情达理的杨夫人!”安然冷笑一声。

    “我怎么感觉,你是盼着她跟我吵呢?”

    “你说对了。我不仅盼着她和你吵,我还盼着她和你分手呢!这样我就有机会了,难道不是吗?”

    “安然,你不是这种人。”

    “你别把我想得太过完美了。我也是人,也是个女人,我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力。”

    “是的,但你不会使用非常手段。”

    “你错了。我没你想象中单纯。我当初截留那些照片,就存了这样的心思。只是我还是输了,输在了她的大度、宽容、包涵上。杨飞,你找到她这样的好老婆,是你三世修来的福分。好好珍惜吧!”

    “怎么?你这是打算放弃我了?”

    “不然呢?”

    杨飞哈哈笑道:“做不了我的妻,可以当我的妾啊!我又不介意。”

    “美得你!”安然俏脸一寒,“我应该录下来,放给你老婆听听!”

    “我是非洲的土王,可以娶很多老婆。”

    “是吗?那苏桐能同意?”

    “她要是不同意,我就把她休了!”

    “扑哧!”安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便开怀的笑了起来。

    杨飞却是一本正经的道:“我有一个梦想。”

    “嗯?”

    “我梦想有一天,我在非洲定居。”

    “你肯定可以做到。”

    “我梦想有一天,我有很多很多的女人。”

    “你做梦吧!”

    “我梦想有一天,我和她们能愉快的相处,生一堆娃娃。”

    “你没发烧吧?”

    “如果我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土王,这个梦想必须实现。让自由之声从非洲响起来吧!”

    “你这番话,我怎么觉得很熟悉呢?”安然道,“我想起来了,这是马丁路德的演讲词,你只是改动了一下而已!”

    “日子太闷了,开开玩笑,调剂一下。”杨飞帮她把杯筷烫好,倒了两杯茶。

    茶是茉莉花香的,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杨飞闻了闻,说道:“这茶香得过分了,不地道。真正的好茶,是淡淡的清香,泡出来的茶色,也是淡色的,但喝过之后,却口齿留香。”

    “哦?我没喝过你说的好茶,我也不知道喝茶还有这么多讲究。对我来说,茶只有一个功用,那就是解渴。能解渴的都是好茶。”

    杨飞道:“这就是我俩之间的差别。”

    “我说的是茶,又不是感情!”

    “茶如人生。”

    “你的意思说,我找男人,只是为了解决婚姻的需求?而你对情感有更高的追求?是这样吧?”

    “不。我喜欢好茶,是因为享受。而你解渴,却是刚需。是我配不上你才对。”

    “你哄我!明明是我配不上你!”

    “安然,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对我妈妈、对我家人的照顾。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安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忽然间捧着脸,无语凝咽,趴在桌面上耸着香肩,轻轻的哭泣。

    “你、你是来跟我分手的吗?”她哽咽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