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万法无咎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异乡有同疾
    出手威力大致相若,转而以道行致胜的路数,虽然法门万千,但追本溯源,依旧是以几条最根本的道理为范式,莫能逃脱之。

    其中堪称魁首者,无过于“虚实”之道。

    现在荀申便是如此选择的。

    只见荀申大袖一展,八点明灭赤芒如同星火绽放,瞬间落定八处方位。随后八点法力胚胎,瞬间涨至七八尺高,人身大小,化作八头虎、豹、熊、罴、狮、鳄、狼、牛的猛兽。

    八头猛兽虽然速度不快,但是却结成阵势,步步相逼。

    这一式神通,形貌虽然演变甚多,但是论根本,却是“八门金锁”的法意。

    “八门金锁”,乃是本土人道文明中源远流长的几大阵道传承之一。各家隐宗,乃至圣教祖庭,十有八九都留有这一脉传承的变种。论传承之广,几乎不亚于“身外化身”等堪称道术始祖的法门。

    那虎、豹、熊、罴、狮、鳄、狼、牛八种猛兽,暗合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具体的如何一一对应,唯有荀申一人知晓。

    若是与生门、景门、开门所显化的猛兽相搏,事半功倍。只需一半法力,便能格毙猛兽,脱门而去;若是与伤门、惊门、休门所化猛**手,全力一击,亦可破阵而去;但若是与杜门、死门所化猛兽之形搏斗,其战力却在想象之上。勉强相拼,一不留神就要身受重伤。

    柏果功行较逊,荀申暂时先不愿以自家真实神通迎敌。这倒不是看不起对方。正因为明知其功行逊色,此人依旧承担压轴之任,必定有着极为可靠的倚仗。若是荀申先暴露虚实,恐怕有失。

    但若是仅仅用上法力演化的简易手段,那么多半徒然浪费时间,决然收不到打探底细之效。

    两相权衡,法乎其中。

    于是荀申的试探之法,乃是采取了门中的一道成法。似这等传承已久的神通,本身破绽甚少,功力大小,全看使用之人本身之修为。

    柏果先是一呆,随后似乎为那虎豹熊罴活灵活现的外貌所吸引,竟微微侧着头颅品鉴,坐视着八只猛兽向自己步步逼近。

    直到那八只虎豹几乎便要合拢成一个圆圈,距离柏果不足三尺距离。柏果蓦地一伸拳,迅捷无论地击落在那只黑色巨鳄头上。

    一声脆响,那巨鳄头颅立即粉碎,八道阵门也被撕开一个口子。柏果一溜烟似的遁出其外,面上露出又是惊喜、又是庆幸的神色,好似刚才做出的选择,并非倚仗自家道术修为,而是侥幸蒙中的。

    荀申面色淡然。方才这一式八门金锁,生门、景门、开门三门,乃是示现作虎、熊、鳄三形。柏果自鳄形中突破,那是走对了路子。

    大袖一展,又将一道“八门金锁”之阵重新布下。这一回生景开三门,乃是对应豹、狮、狼三象。

    柏果迟疑一阵,一击击倒狮身,再度脱困而出。

    这一门神通本就是以简明质朴取胜。荀申施展神通,八门合围;到柏果寻出破法,前后不过十余息的时间。

    只是,荀申将此法使上七八次,每一次柏果均能择出生、景、开三门中的一门,轻松脱困。

    依照斗战之法度,一种神通使上两回三回无功,便当改弦易辙,另辟蹊径。荀申之所以将此法使上七八次,正是为了寻得柏果仰赖作出判断的手段。

    但令荀申感到困惑的是,柏果完全没有感辨气机、区分虚实的动作,好似做出每一个选择,都是在碰运气;而运气又真的恰好站在他这一方。

    “虚实”一道无功,荀申当即变着,变化作“入微”一道的手段。

    具体到神通法门上,却依旧是“八门金锁”的意蕴,化作八头猛兽相围困。

    只是,与这一神通先前的数次施为不同。这一次的“八门金锁”之阵,却多出一丝变化。

    在阵法成型的数息之后,阵门暗中相转一次。开门、伤门、惊门、休门相轮转,生门、景门与杜门,死门相调换。

    任意一道阵法神通,将之操练纯熟后,每一门阵门转换变动,本是应有之义。但是若要变得悄无声息,神鬼难测,那就千难万难了,非得倚仗至精至纯的法力不可。

    这一重变化,是在“虚实”之外,以“入微”取胜。

    转瞬间,阵法再度落成。

    此时这道阵中,生门为熊象,景门为狮象,杜门为鳄象,死门为豹相。

    柏果面对阵法围困上来,仔细辨认了一阵。

    但是这一回他眸中却似有迟疑之色,并未快速的做出选择。好在这一回八只猛兽的合围速度比前几回都要略微缓慢一些,倒是给了柏果充分的时间去考虑。

    思索有顷,柏果终于定计,往那主生门的黑熊跨出一步。

    荀申见到此景,心中一定。暗中法力一转,悄无声息间,生门与杜门一换,景门与死门一换。整个过程,可谓润物无声,纵然是寻常的化神境修士,也休想窥破荀申的动作。

    但柏果跨出一步之后,忽然眉头一皱,好似冥冥中有所感应一般,现出几分犹豫。

    但是此时那八只猛兽已经合围上来。柏果无暇多虑,一咬牙,突然转身,又似是完全在碰运气一般,聚起法力往身后那豹身之上重重一击。

    此时,那只金钱豹恰好是由死门转为景门,暗藏杀气消散殆尽之时。遭柏果一击,腾的一声,立刻烟消云散。

    柏果的确是一个无甚城府之人,跳出阵门之后,又惊又喜,脸色尚有几分发白,似乎尚处于后怕之中。

    荀申此时蓦地惊觉,自己虽然心志坚凝如铁,无有动摇。但是与柏果比斗时,却缺了先前三场那自信必胜的道心,仿佛陷落于一场全无把握的比斗,似乎冥冥中有什么东西遭到蒙蔽。

    面容一肃,荀申左右手掌一伸,两道气机升腾,化作魁伟峻极的一龙一蛇二相,分袭过来!

    荀申终于用上了自家独有的秘法,“龙蛇”神通。

    但是这一式“龙蛇”却与当初对付归无咎的神通法意有所区别。这一式对于功行不弱于自己的敌手,破绽更大,几乎无法造成威胁;但是对于境界在自己之下者,暗中以种种法门暗示诱导,敌手做出正确选择的概率不是五成,而是接近于零!

    这不是正着,而是荀申另辟蹊径所创立的欺着。他是在用这一式,有所验证。

    大大出乎预料的是,柏果面对荀申的真正本领,却似乎比方才面对八门金锁之阵时,还要从容许多。并未经过太多考虑,一出手便击在蛇身之上。似乎对于自己能够做出正确的决断,有着足够的信心。

    蛇身一散之时,龙身光华一颤,同样也消失不见。

    又快,又准!

    柏果见自己所料无误,脸上泛起笑容。居然很是认真的道:“恕柏某直言。这一式神通,不如刚才的八阵之法。”

    归无咎观察半晌,此时心弦一条,忽地雪亮。看那柏果的神色之中,也多出了两分亲切。同时,一个计划也在他神念之中,快速成型。

    归无咎心中一哂:这柏果,该叫他什么好?失两足的独脚铜人?

    当即遥声道:“荀兄。不必再战了。”

    Ps: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