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万法无咎 > 第四章 渡劫三策 怯心问计
    又商议了一阵,双方又厘清一些细节之后,孔吾告辞而去。

    归无咎这才将袖中图卷打开,品察孔雀一族面对‘定品之劫’时的预备方略。

    孔雀一族毕竟底蕴深厚,不但本身实力积累不俗,其势力范围的浸润延展,也达到了相当广阔的程度。

    除却如真龙一族那般隐世不出、难见首尾的两三大种族外;孔雀一族,几乎可以算的上是大世界中延伸触角最广的妖族了。

    除了根基雄厚、声名远扬,作为一方妖域的正中心,逐渐积累的九道界域相连的传送阵路径这一便利。孔雀一族更有一道堪称杀手锏的手段。

    孔雀一族五光神通之一的“浮观光”修炼到极处、成就妖王之境后,自能深通空间一道的奥秘。利用同族中人血脉相通、神通相应的优势,以大携小,可以布置成一道名为“四重门”的临时空间通道。

    此法虽远不能和圣教祖庭的阴阳洞天相比,但是以“浮观光”和“四重门”为凭,能将孔雀一族的势力范围,在现有的传送阵体系之下,再扩充数倍。

    只是此法本属非常手段,不到非常之时,不会轻易动用。

    因为有了这一层基础,孔雀一族是罕见的应劫之时行事较有章法的种族;其一半的行事布置,可以称得上有的放矢。却不会像近十余万载才实力膨胀、急于上位的种族一般,行事肆无忌惮、饥不择食。

    对于攻守之道、应对之法。依据形势变化,大约依据情形不同,可以分为上中下三策。

    孔雀一族堪为辅翼的周边九族,其自然不会轻动。

    所谓“兔子不吃窝边草”,以孔雀一族的体量,纵然将这些族群吞并,也增强不了几分实力。更何况,这九大族群,本就是孔雀一族的羽翼和附庸。

    出了九族范围,孔雀一族本与元古巨鳄一族有所接壤。这两家本也称不上有什么交情,只是近来因为一桩异事,方才有可能结城友盟。

    此事归无咎已然有所涉猎与闻。元古巨鳄一族的第一嫡传,是孔雀一族原本卜算定下、极有可能成为孔萱道侣的人物。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归无咎在本次田猎会上所见的那双面人。

    只是事到终了,最后验证的一关,又推翻了原先的预言。重新卜算,却发现正确答案转而到了隐宗。孔雀一族妖王,由是以为此人应在归无咎身上。

    唯有归无咎心中知晓,孔雀一族最初完成卜算的时间,必定是在他遇见陆乘文之前。所以这卜算的结果,其实并不算错。

    待得自己将陆乘文往前推了一步,使得《三十六子图》落定现世,第三十六人的位分尘埃落定,卜算的结果自然随之变化。

    其实。不单是孔萱见双面人相貌丑陋,心中不喜。就是孔雀一族的主事妖王,自孔吾以下,其实心中也并不愿意那人出在元古巨鳄一族。最终自归无咎这里揭晓真正的谜底,孔雀一族的许多妖王,竟尔大大松了一口气,弹冠相庆。

    这却不是隐宗之盟实力较元古巨鳄一族强上许多,孔雀一族眼光势利。

    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元古巨鳄乃是“八正五奇”之下“十二流品”中排名第一的种族;在“定品之劫”中,此辈必定心存着更进一步的心思。所以双方本就天然存在冲突。

    纵然元古巨鳄一族可以表明心迹、显露诚意,彰显其对孔雀一族构不成威胁;但是这两家一旦联合行事,孔雀一族想的是积蓄实力,稳固自己地位;而元古巨鳄一族却是千方百计的要拉下某一家下来。一不留神,孔雀一族就有为人作嫁的嫌疑。

    更何况,就算可以先验明元古巨鳄一族实力之深浅;但是若真的到了大有斩获、分配利益之时,若是一个不留神,被元古巨鳄一族后来居上,那就大为不妙了。

    从这个角度上说,隐宗一方,才是孔雀一族更称心盟友。

    遵循同样的思路,孔雀一族把十三上族中唯一有所接壤、关系却一直不远不近的天马一族,纳入友盟的考量之中。

    纵然没有本次田猎会马振主动接触归无咎的举动,孔雀一族迟早要与天马一族搭上关系。

    俗语云“一山不容二虎”;所以两大妖族势力,走的并不算近。

    但是“定品之劫”将至,形势却骤然颠倒了过来。由于双方同属于“八正五奇”之列,所以结盟扩张势力,双方均无后患之忧,几乎可算是天造地设的盟友。

    孔雀一族所言的“上中下”三策便由是而来。

    若是能够除了“天马”一族之外,再与一家分量极重的势力联合,三家成盟,当用“巡狩”之法,此为上策;

    若是能够与一家大势力结盟,当用“犄角”之法,此为中策;

    若是不能联络其余超级大势力,仅孔雀一族一家独自渡劫,当用“破掠”之法,此为下策。

    如今天马一族与归无咎产生关联,再加上三方利益统一,无有内耗,极有可能形成三家之盟。那么堪为上策的“巡狩”之法,极有可能变成现实。

    “巡狩”之法,说来倒像是凡民国度中,划定统察州县户口土地的法子。

    联合三家之力,对于两家所能接触到的不在“八正五奇”、近些年又疑心其实力大有进展的妖族势力,令其打开门户,由大神通者光明正大的予以探查摸底,探明其真实实力。证明无有威胁者,则裹挟之;势大难制、不肯配合者,则乘机夷灭吞并之,顺便扩充自家势力。

    浩浩荡荡,顺昌逆亡,此法最为霸道,又最为严整有效,同时更难得的是,又有着很强的针对性,不至于坏了自家名声。

    不过这“巡狩”之法,也不是无有破绽。

    那些实力不足的种族,自然只得敞开门户,自证清白;但是真实暗中积蓄了甚为强悍的底蕴、期冀在‘定品之劫’中有所作为的种族,势必不肯坐以待毙。其也必有远交近攻、合纵连横之法,说不定也攀上了其余大势力为盟。

    到时候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不将“巡狩”贯彻到底,难免有欺软怕硬之嫌,也损害自家威信;但若是一意用强,过早开战,又恐时机不利,最终未必受益。

    现今多出以九宗敌友为量度,等若重新划了一条线,弥补了这一破绽。

    待上界飞升大能与下界的联系逐渐紧密,有哪些族门随身附和,打算走上攻伐九宗之路壮大自身,又或者仅仅是想浑水摸鱼,分一杯羹。孔雀一族及盟友便可乘势击之。

    归无咎默默筹算,又思虑自孔雀一族之中,能否得到什么于自身道途有所裨益之物。不知不觉,已经是两个时辰过去。

    这座正殿之后,便连通着一座几位宽阔的偏殿,恰好容归无咎这两日憩息之用。

    不料,归无咎入内不过两刻钟,大殿之外暂充执事的一位孔雀一族元婴修士,进来通禀。只说有一位客人来访。

    归无咎心念一转,当即宣迎。

    不过十余息后,一个身量不高、面色苍白的年轻修士,站立在归无咎身前,极为拘谨的行了一礼,颇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归无咎心中暗暗惊奇。

    孔吾本已将聚集此间的妖王都以遣散,若要相聚,至少是两日之后;所以此刻来拜望的,他本以为是哪一位在田猎会上有过一面之缘的故交。

    没想到,现在所见的,却是一个素不相识之人。看上去修为、气象也远远称不上出色。

    归无咎心念一转,以“言听计从”四个字的分量,想来孔雀一族也不至于让不相干的人打扰自己。

    当即不动声色,试探着问道:“敢问道友尊姓大名?来寻归某,有何见教?”

    来人深吸一口气,道:“不敢。在下名叫孔铨。”

    归无咎吩咐看座,又令侍从端上茶水。

    此人看似拘谨,但是一旦坐了下来,不等归无咎主动发问,却像深围久筑的堤坝被打破,竟自顾自地从头到尾讲述起来。

    孔铨将他在卜筮一道之上小有天资、最终登堂入室;在‘二分卜’之中如何出了差池,意外得中“独目”之象;甚至就连背后自己情场失意、由是心境荡驰,凡此种种,都如竹筒倒豆子一般言之于口。

    最后归无咎田猎会夺魁,他也就此一飞冲天,忽然就飞黄腾达、身份显贵。

    “常乐界”中,除了几位妖王在前迎接之外,几位归无咎的旧识,也都相继在后殿驻足。

    原本孔铨打算将这个秘密深藏在心底,这一回的道许多利益,大可以及时行乐,也可享受一朝发达的滋味。但是看到本族圣祖五光留字,他感到牵涉太大,心中战战兢兢,不由地生出畏惧之意。

    欲寻本族妖王坦陈此事,又没有勇气开口。

    转念一想,此事因归无咎而起,而归无咎又是连孔雀圣祖也极为信重、托付一族之人,正可以寻他问个主意。

    归无咎听闻前因后果,抬头仔细看了孔铨两眼,缓缓言道:“孔铨道友,不要低估了贵族族主与各妖王的手段;亦不必妄自菲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