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九百七十五章 银子
    兰子义道:

    “我来向公公要人。”

    正说话间门外的太监不请自来的拿了凳子为兰子义送上,今日同在军机处的陈之涣见状说道:

    “公公,首辅大人并未说要看座。”

    拿凳子的太监闻言抬头瞪了陈之涣一眼,不过他脸上却无怒容,说话时语气还狠谦和,那太监笑道:

    “陈大人,章首辅虽然没有说要看座,可卫候怎么着也是宫里的客人,除了皇上见臣子,宫里可没有让客人站着的规矩,您都有座呢卫候怎得就不能有座?反正首辅大人迟早都得让奴婢上座,奴婢先来上了也没什么不可。”

    章鸣岳笑道;

    “公公说的是,我正打算叫你拿凳子进来呢。”

    那太监说完话转身要走,司礼监来传话的太监叫住他道:

    “师弟,劳烦也给我上个座来。”

    座上章鸣岳本来都打算送客开始议事了,听得司礼监太监也要入座,心里不免磕碜,他问太监道:

    “公公不是说不掺和军机处的事情吗?”

    那太监拱手笑道:

    “回首辅的话,隆公公的确不会掺和您和同僚的事情。只不过奴婢又不是秉笔,咱也没那披红的权限,见不到您给隆公公他们的奏章。卫候不是大学士,又不是军机行走,他无故前来颇有蹊跷,奴婢今日撞见了,正好听听卫候有什么事,回去也好禀报隆公公。”

    兰子义一听这话立刻明白了这太监的意思,隆公公这是派人来给自己做后援呢,拿他今天就不是一人奋战。正好这时外面的太监也给搬进凳子来,兰子义与这太监一道坐下,两边互相颔首,兰子义对太监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二哥无故被京口官府扣押而已。”

    “官府怎会无凭无据抓人?你二哥被抓肯定是因为作奸犯科。”

    兰子义闻言望去,见说话的乃是武选司陈之涣,今日杜畿不在,替章鸣岳打头阵的便换做他了。兰子义望着陈之涣冷笑道:

    “陈大人,你们不给我理由就抓我二哥已经够过分了,现在又拿结果当原因,用我二哥已经被抓来证明你们抓人有理,照你这思路,天底下人人都该被抓,反正他被抓了就说明他该抓,谁能逃得掉官府的镣铐?”

    章鸣岳笑道:

    “怎会因为莫须有的借口就拿下桃二郎呢?京口那边来报,说前天晚上见有北方来人运送木箱若干,打开来看居然全是白银,领队的就是卫候的二哥,他手下的全是你北镇将士。京口那边见此事蹊跷,便把这一队人马全部拿下了。既然今天卫候来我这里要人,那我正好问问卫候,那些银子和你北镇的人是怎么回事?”

    兰子义道:

    “没有什么北镇的人,只有朝廷的人,皇上的人。至于那些银子,那是曹老板在北方发行纸钞兑换来的白银,要运来京城供给朝廷,我二哥只是过去接应。”

    章鸣岳闻言笑了笑,捧杯开始喝茶,兵部右侍郎赵谅接过话问道:

    “既然卫候提到北镇都是朝廷的兵,那为何北镇兵要替一个商人护送银两?朝廷给北镇下的命令是镇守边关,可没下令让你们给商人当保镖。”

    兰子义道:

    “赵侍郎,难道你在京城就不问世事吗?书生备考,两耳不闻窗外事还情有可原,你身为兵部侍郎难道就不知外事吗?”

    赵谅道:

    “我不知卫候所说的外事究竟指何事?”

    兰子义道:

    “今年北方大旱,饿殍遍地,流民盈衢,荒野之上匪盗横行,城墙之外皆无法度,曹老板之前的队伍倒是用自己顾得镖师,结果却是商队被劫,人财两空,不得已他才救助我父亲,上个月我爹入京朝觐时曹进宝亲来央求我爹此事,所以才有北镇兵护行之事,所以才有我二哥往京口接应的事情。”

    赵谅说道:

    “卫候自己都说北镇兵乃朝廷的兵,可令尊代公却因私人请求擅自调动藩军渡江入京城,这难道就是朝廷臣子的样子?”

    兰子义闻言心中哂笑,他兰家马场遍布全国,散步各地的伙计连同马场养着的牛羊,库里存着的粮食不计其数,别说他藩军入京了,简直就是藩镇遍地走,你怎么不说东辑虎营全营都是北镇兵呢。但兰子义嘴上还是客客气气的笑道:

    “因为曹老板运来的也是朝廷的银子,还是朝廷救命的银子,现在户部所需开支全部依靠曹进宝钱庄周转,他曹进宝能不能顺利运送白银关乎户部有没有银子花,我爹派兵来不是因私,乃是为公。”

    章鸣岳闻言笑道:

    “好个为公,我也就相信信代公与卫候乃是为公吧。只是当今非常时刻,妖贼刚刚在京城火烧葱河,前日勤政殿中我秉明皇上要加强京城防务,所以外进内出都得仔细把控。桃二郎押送的银两数目太过庞大,我不能凭卫候一己之言就洗脱这些银子的嫌疑,必须得等有司查明白银来源才能放行。”

    兰子义道:

    “南边戚候都把妖贼剿灭了,哪里还有妖贼乱京城?再说就算有妖贼图谋不轨,这些银子又和妖贼有什么关系?”

    章鸣岳道:

    “万一这些银子是妖贼军饷呢?”

    兰子义道:

    “北镇押送的银子怎会是妖贼军饷?首辅大人这么说莫不是怀疑我爹和我勾连妖贼?”

    章鸣岳借机说道:

    “卫候,不要拿结果当原因,你家护送银子并能证明银子一定就干净。我当然相信代公忠贞,可我不信他曹进宝也是忠臣,商人嘛,给钱什么都干。”

    兰子义可没料到自己刚说出口的话就被对手给用上,这股自作孽的难受劲够他受好一会的,他只得说道:

    “妖贼若想买通曹老板就得花银子,让曹老板运银子给妖贼做军饷,妖贼可得开出什么价码来?”

    章鸣岳道:

    “所以才要查嘛,查清楚了也就不用怀疑了。”

    兰子义道:

    “曹老板处有账簿,北镇军也有押镖的信物文书,首辅大人要查很快就能查清。”

    章鸣岳道:

    “有证物就好,我会着令京兆府下去调查的,只不过卫候也知道,现在官府人手不足,调查起来肯定没有卫候想象的那么快。”

    兰子义闻言怒上心头,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说道:

    “首辅大人加强门禁时用的是霹雳手段,调查真相时却人手不足,您这搁车计用的是炉火纯青啊。”

    陈之涣开口呵斥兰子义道:

    “卫候,有意见你可向御史台提,用不着在这说风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