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绝代名师 > 第965章 都欠孙默一个人情!
    俘虏们安静了下来,都没有说话。

    “哈哈,说实话,我真怕你们回答我,那样就没得玩了。”

    木千森狰狞一笑,走到了一个‘囚笼’下,然后举着火把,放在了囚笼下。

    组成囚笼的藤条,因为怕热,所以被火把熏烤后,立刻松开了。

    砰!

    里面装着的人类,立刻掉了下来,不等他爬起来,就被木千森一脚踩住了脸颊,摁在了下过雨后的水坑中。

    “能不能告诉我,孙默的弟子是哪个?”

    木千森询问。

    被踩着的是一位中年名师,他冷笑一声,根本不答话。

    “有骨气!”

    木千森称赞,然后突然用力,踩了下去。

    吧唧!

    名师的脑袋破碎了,眼珠子都滚了出去。

    啊!

    一些学生,吓的叫了起来。

    “吆,这可怨不得我,谁让你比虫子还要脆呀!”

    木千森啧啧感慨,然后抬头,目光巡视:“下一个选谁好呢?”

    俘虏们的神色,大都变得紧张而忐忑了。

    “怎么办?要不要承认?”

    鹿芷若急问,她不想这些无辜的人因为自己而死去。

    “没用,对方是在玩弄俘虏。”

    李子柒苦笑。

    随着那位名师死亡,木千森第二次询问,很多学生,已经看向了李子柒几人,木千森自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但是它故意不说,就是找个理由,杀人取乐。

    “别戏耍他们了,我是孙默的好友!”

    梅子鱼开口。

    “哇,好棒的正义感!”

    木千森拍手,然后把火把举起,放在了一个囚笼下。

    砰!

    一个女生掉了起来,跟着就被木千森踩着小腹,拽住了头发。

    “你可以咬掉自己的舌头了,不然我杀了她!”

    木千森威胁。

    梅子鱼沉默,她不想看着这些人受到己方的牵连死去,所以承认,但是现在,对方明摆着就是要虐人。

    就算梅子鱼咬断舌头,也无济于事的。

    “我开始倒数了哦,你不咬断舌头,我就杀人。”

    木千森微笑:“三,二……”

    刚刚念到二,木千森的火把,就抽在了女学生的脑袋上。

    砰!

    头盖骨飞去,脑浆溅射。

    “你这个人渣!”

    梅子鱼暴怒,想要冲出来杀人,这一下,让藤条收的更紧了,倒刺都刺进了皮肉中。

    滴答!滴答!

    鲜血湿透了梅子鱼的教师服,又滴了下来。

    “老师,不要冲动。”

    李子柒赶紧劝说。

    “哈哈,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把我怎么样?”

    木千森讥讽。

    很快,第三个俘虏,被木千森抓在了手中。

    “你可以恳求她咬掉舌头,不然你的脑袋,就要碎了。”

    木千森扯了扯俘虏的头发。

    “老……老师,求你……求你了。”

    女生哭喊,绝望的看着梅子鱼,死亡的压力实在太恐怖了。

    ……

    “现在怎么办?”

    慕容明月和孙默本来躲在营地外,听到动静的时候便赶紧坐着小云朵飞上了天空,然后就看到了第二个女生被杀。

    按照原定计划,两个人会在绿皮土著吃过饭后,确认每个人都喝过‘毒药’后,再开始行动。

    可是现在,明显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你去救怜芳草,我去抓那个土著头子。”

    孙默做出了决定。

    “好!”

    慕容明月没有异议,刚才等待的时候,圣甲虫作为斥候,已经找到了怜芳草,昏迷的她,被锁在一个蘑菇状的房子里,

    现在,土著们都围了过来看热闹,防守很松懈,救人的成功率很高。

    “行动!”

    孙默说完,便纵身跃下云朵,同时开弓如月。

    风神箭!

    咻!

    灵气凝结的箭矢,呈现半透明,从天而降。

    ……

    “你觉得你的脑子,是什么鲜血?”

    木千森戏谑。

    “不要杀我,求你了!”

    第三个俘虏求饶。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木千森问完,就在手中的俘虏,准备开口之际,突然挥拳,捶在了她的嘴巴上。

    咔嚓!

    鲜血带着满嘴的碎牙,喷了出来。

    俘虏的下巴都血肉模糊了,甚至能看到一部分喉咙。

    “你这个坏蛋,老师不会放过你的!”

    鹿芷若看不下去了,出声怒喝

    “呵呵,你知不知道,我哥哥亲自去追杀你的老师了?现在,应该正带着他的尸体返程。”

    木千森奚落:“对了,下一个就杀你吧?”

    丢掉手中半死的俘虏,木千森走向了鹿芷若。

    “喂,土著,我用一件秘宝,赎回我们的命,可以吗?”

    李子柒作为大师姐,自然不能让师妹出事,所以插话,吸引木千森的注意力。

    赢百舞想挣脱藤条,可是做不到,而且这上面还会分泌一种液体,从伤口进入身体后,会造成身体麻痹,浑身无力,这也是俘虏被放出来后,依旧无法反抗的原因。

    “我的身份很尊贵,你如果伤害了她们,我保证,你们全族,都要死光光。”

    梅子鱼也急了。

    要是孙默的学生们出了事,自己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既然如此,那就从你开始咯!”

    木千森打量着梅子鱼:“你知道我们通常是怎么处置俘虏的吗?砍掉手脚,种在土里,你这种丑八怪,本来是不配享受这种刑罚,现在我破例了……”

    这种活儿,自然是自己干才过瘾,可是木千森走了两步,心中突然警兆大生,跟着头顶上,就传来了巨大的风压。

    “什么东西?”

    木千森抬头,然后一支箭矢,就从它的肩膀射进,撕裂了小半边身体后,轰进了地面中。

    轰!

    泥块飞溅。

    “敌袭!”

    土著们大吼,只是迎接着它们的是风神箭雨!

    几十支灵气箭矢,覆盖了土著们。

    咻!咻!咻!

    顿时,惨叫四起。

    俘虏们不明所以,正要抬头,就看到一个挺拔健硕的身影,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他的铁拳,轰了出去。

    正要挣扎着爬起来的木千森,被捶中了鼻子,整个人再次跌翻。

    咔!

    鲜血像开了闸的洪水,从木千森的口鼻中涌出。

    “住手,不然我杀了它!”

    孙默爆喝,将长剑架在了木千森的脖子上。

    “什么鬼?”

    木千森惊骇欲绝。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呀?

    我哥哥亲自出手,竟然都失败了?

    而且看对方这样子,一点死斗的痕迹都没有,这不应该呀,我哥哥可是部落中最强的猎人之一。

    其他土著,投鼠忌器,不敢妄动了。

    “你们的那个首领,已经废掉了,现在,轮到他了。”

    孙默说着话,就要割断木千森的喉咙。

    “不要!”

    冰冷的剑刃,让木千森下意识的喊了出来。

    其他土著咆哮着,明显不信孙默的鬼话,因为废掉一个人,必杀死一个人更难。

    “我爬上了那根豆茎,很遗憾,你的哥哥和他的部下都跟了上来,而他们不知道,我有一只飞行战宠。”

    孙默耸了耸肩膀。

    木千森的瞳孔,猛的一缩,如果是那样,就说的通了。

    “对了,我的箭术,还不错吧?你的族人,都是被我骑着大鸟射杀的,像活靶子一样。”

    孙默打趣:“你如果不信,可以派几个人去那根豆茎附近看看,肯定散落着好多尸体。”

    “孙默,搞定了!”

    慕容明月背着怜芳草来了。

    “救醒她!”

    孙默命令。

    木千森不出声,直接被孙默一拳砸在了眼窝上。

    “你应该明白,我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命令!”

    孙默语气狠厉。

    “老……老师?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

    鹿芷若现在才反应过来,立刻开心的大叫了起来,然后身体一动,结果被藤条上的倒刺扎进了皮肉中,顿时疼的惨哼了一声。

    “老师!”

    李子柒低头,无言见老师。

    “下一次,我一定不成为老师的累赘,不让他费心!”

    赢百舞在心中发誓。

    其他人俘虏,也都松了一口气。

    孙默因为一年连升三星,拿到三首席,成为名师英杰榜第一人,老实说,大家是有些小瞧他的。

    毕竟考试考得好,不代表实战也厉害,可是现在,大家服气了。

    这些土著有多么难缠,他们都领教过,要不然也成不了俘虏,可是现在,被孙默一人暴虐。

    木千林是这支狩猎团的团长,而木千森虽然不是副团,但人家是团长的亲弟弟,还是长老的爱子,这要是出点事儿,普通的土著,哪扛得住呀。

    没办法,只能先让怜芳草醒过来,至少大家是同族,好说话。

    “孙默?”

    怜芳草揉着眉心,头疼无比。

    “我把木千林废了。”

    孙默长话短说,快速的介绍了一遍过程。

    “什么?”

    怜芳草一惊,上下打量着孙默,脸上有些难以置信,至于他后面的话,完全忽略了。

    “你没骗我?”

    怜芳草本能的不信。

    哪怕双方关系不好,木千林也是本族的强者,现在被孙默这种实力不足的入侵者杀死,那岂不是说,部落危急存亡了?

    “过几天,等它从豆茎上下来,你就知道了。”

    孙默苦口婆心:“芳草,九州太大了,人类千千万,像我这种的,至少有数十万,而你们的族人呢?”

    “就算十换一,人类也换得起。”

    “你们死光了,就灭族了,而我们人口基数大,过不了几年,新一代的名师就成长起来了。”

    绿皮大妞神色铁青,最后无奈的吩咐:“把俘虏都放了。”

    “不行!”

    土著们不同意。

    “我们能抓他们一次,就能抓第二,你们怕什么?”

    怜芳草呵斥:“还有你们,先回部落,听族长吩咐。”

    这是绿皮大妞担心孙默反杀族人,想支开他们,她总觉得这个家伙有弄死大家的后手。

    “你们在这里,它死了,你们都会被牵连,但是如果不在,那就怨不到你们头上。”

    孙默说了一句。

    怜芳草瞅了瞅孙默,还是帮他翻译了出来。

    果然,土著们这一下就不坚持了,纷纷离开。

    怜芳草有些失落。

    “帮我把人救下来吧?”

    孙默随手封死了木千森的筋脉,然后把他丢开,就算怜芳草和它关系不合,孙默也不能杀他了。

    毕竟这家伙是人家的族人,杀掉的话,怜芳草心中难免又芥蒂。

    不过木千森活不了,就算那些师生不动手,它也会流血流死的,因为它的肌肉,已经被孙默的古法按摩术动过了,伤口绝对不会自动凝固。

    “……”

    木千森想喊救命,可是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

    这是为什么?

    难不成是那个人类对我做了什么?

    随着血液流失,木千森越来越恐慌,也与越来越后悔,我没事招惹这种家伙干什么呀?

    真心惹不起的。

    “老师!”

    鹿芷若得救,正要往孙默这边跑,结果其他获救的俘虏动作更快。

    “孙师,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老师,呜呜呜,谢谢您!”

    “孙师,我叫柳铁,以后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在下必定效犬马之劳。”

    学生们直接跪下了,而名师们则是长身作揖,腰直接弯成了九十度。

    “请起!”

    孙默赶紧礼让。

    叮!

    恭喜你,总共收到好感度+71200.

    这还要感谢那个木千森,要不是它当众杀了几个人,大家还不觉得孙默的恩情有这么重呢。

    “我宰了你!”

    一个女名师扑向了木千森,被杀的那个学生,是她的亲传,所以他要报仇。

    “你干什么?”

    另一个名师赶紧拉住了他:“那是孙默的俘虏,你没资格动的!”

    “孙师,对不起,我失态了。”

    女名师道歉。

    “我理解你的心情。”

    孙默心说,你拉她干什么?让她杀呀,还省了我动手了。

    “对了,大家休息的时候,不要喝井水,我在里面洒了蘑菇粉,那东西有强烈的昏睡效果。”

    听到这话,怜芳草尴尬一笑,暗道人家果然有准备。

    其他师生,则是更加的佩服了,看看孙老师,学识多丰富,能就地取材,用蘑菇粉都能杀人。

    “孙师,提前恭喜贵校,升入乙级。”

    名校们送上了祝贺。

    像这种类型的比赛,虽然比拼的是找到的黑暗秘宝的价值高低,来决定学校的名字,但是救人也算一部分的。

    像孙默一下子救了几十人,中州学府绝对不会降级,至于晋级,以孙默的表现,不难。

    “诸位,听我一句劝,离开这块森林吧!”

    孙默语重心长。

    听到这话,心中忐忑的怜芳草,对孙默充满了好感,这是人家在履行他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