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策长安 > 523、不得好死!


    深夜的皇宫此时已经是一片灯火通明。皇宫的大门早已经被人打开,无数穿着各异来历显然也各异的兵马纷纷涌进了皇宫。这大约是十多年前貊族人诸如天启皇宫之后,这种宏伟的皇宫最为纷乱的一次。即便是几年前的那一次宫变也没有这样打的阵势。

    宫中的侍卫和身着黑衣的冥狱众人挡在了外廷与后宫的交界处,将这些兵马牢牢地挡在了外面。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他们只怕也撑不到天亮皇宫就会被人完全攻陷。但是这些人的心里也并不轻松,上京有不少拓跋梁的心腹。虽然现在拓跋梁昏迷不醒无法传达指令,但是这种情况下手握兵权地将领其实是可以不用命令直接入宫救驾的。所以,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援兵来了。

    焉陀邑此时正与拓跋罗在一起,两人一战一坐,目光却都紧紧地盯着不远处正在厮杀的地方。焉陀邑脸上的神色有些凝重,看向拓跋罗的目光肃然。拓跋罗靠着身后的轮椅,看上去似乎比焉陀邑要轻松许多,但若是仔细看的话也发发现他握着衣袖的左手有些僵硬,显然也并不见得有多轻松。

    “大皇子,沈王呢?”既然已经要反了拓跋梁,先前拓跋梁对拓跋胤的责罚自然也就不算输了。也算是为了显示与拓跋罗合作的诚意,焉陀邑直接改了对拓跋罗和拓跋胤的称呼,显然是不承认拓跋梁这个皇帝了。

    拓跋罗沉声道:“四弟有要事处理,宁都郡侯不用担心。”

    焉陀邑微微蹙眉,沉声道:“迟则生变,未免出什么意外,还是尽快得了。”拓跋罗点点头,他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们虽然是人多势众,但是正因为人多了心思杂乱难以统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先拿下拓跋梁。否则一旦让拓跋梁找到机会反扑,对他们来说可就麻烦大了。

    “国师何在?”拓跋罗问道。

    焉陀邑道:“他回去拦住那些援兵。”

    拓跋罗皱了皱眉,想说南宫御月一人想要拦住援兵只怕有些困难。不过很快便想起了焉陀家掌握的兵权也并不少,倒也不用他操心。两人对视一眼,不再多说什么。再一次下令让手下的兵马加快进宫。务必在援军到来之前将整个皇宫控制住。

    焉陀邑望着前方混乱的战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夜色中,皇宫附近的街道都仿佛染上了一股冷漠和肃杀之意,让人轻易不敢靠近。

    街道地尽头,一个人影漫步走了过来。

    他一身白衣飘然,身形修长挺拔。俊美的容颜被月光披上了一层阴冷的银光,远远地一眼看上去仿佛不似真人。

    “什么人?”骑在马背上正飞快想要赶去皇宫的将领盯着迎面而来的人警惕地道。很快就看清了来人的模样,有些错愕地道:“国师?”很快他又警惕起来,国师平时跟陛下就不怎么对付,这种时候……

    在一群人眼中南宫御月分明是在越下漫步。凡是转眼间却已经到了众人跟前。

    南宫御月抬眼,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为首的将领心不由得提了起来,他握紧了腰间的刀厉声道:“国师,末将赶着入宫,还请国师让路。”南宫御月眼神淡漠,“入宫救驾么?你们这几个人能有什么用处?还是回去待着吧。”

    将领沉着脸道:“自然还会有更多的援兵,末将只是离得近些,先一步赶到。还请国师行个方便。”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本座觉得,你不是赶着入宫,是赶着送命。”话音未落,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还站在距离他们七八步远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仿佛他们后方才看到的只是一个幻影罢了。但是下一刻,那将领便觉得眼前一道白影扑来,他还来不及拔刀脖子上便是一凉。

    那将领惊愕地低头,脖子上一条血线飞快地展开。片刻后,他一头从马背上栽倒下来落到了街道上,一双眼眸依然圆睁着,错愕而空洞地望着幽暗的夜空。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错愕不已,但到底都是久经沙场的精兵,反应过来立刻拔出兵器朝着南宫御月扑了过去。街道的两边同时出现了一群穿着白衣的青年男女,这些人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做起事来也是干脆利落。很快接近了街道中央,然后毫不留情的杀向了围着南宫御月的貊族兵马。

    南宫御月低头看着躺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将领,嗤笑一声道:“想救拓跋梁的人,都得死。”

    这一夜,皇宫里打的热火朝天,皇宫外面也并没有闲着。

    几路想要入宫救驾的兵马都被突然杀出来的白塔侍卫截杀,这些人悍不畏死并且目标明确。他们只杀军中那些领头的将领,一旦得手立刻撤退。但是一支兵马若是缺了将领就是一盘散沙,更不用说是现在这个危机的时候。一旦那些想要领兵入宫救驾的将领遇刺,生下来的寻常士兵一时间甚至都不知道他们该做什么。

    同时,上京城中的宗室也找到了屠戮。除了那些参与了今晚宫变此时并不在府中的人,剩下的上京皇宫中姓拓跋的宗室几乎被人杀了个遍。这也是南宫御月正好抓准备了时间,此时上京城中的精锐兵力不是在叛变,就是在镇压叛乱,镇守各处的兵马自然少了许多。倒是让他和白塔的人一路横行无忌的扫荡了好几家宗室贵胄。

    “国师…国师,饶命啊。”

    城中的一处华贵的府邸中,一个衣衫凌乱的中年男子狼狈地跌坐在地上颤颤巍巍地看向站在自己跟前的白衣男子。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还有几个女眷和少年男女。

    中年男子自然也是姓拓跋的,他的祖父与拓跋梁的祖父是亲兄弟,算是拓跋梁的堂兄了。早在先帝在位的时候他就不受重视,到如今拓跋梁登基更没有多少存在感了。但即便是如此,他也还是有着个国公的爵位平时的日子过得也算是滋润,哪里会想到今晚竟然也能祸从天降?

    不远处是他妻儿的哭泣声,中年男子看向南宫御月的脸色越发苍白起来,“国师…我跟您和焉陀家无冤无仇,你……”你就算想要造反,也犯不着来找我啊。

    南宫御月慢条斯理地把玩着手中的短刀,这把刀今晚已经饮了太多的人血,整个刀身在夜色和火光下都仿佛泛着一股淡淡的血红一般。只听南宫御月道:“来找你之前,本座还去了征西将军府、潞国公府、平襄侯府…”

    他没说一个名字,中年男子的脸色就越苍白。南宫御月说的这些人有人位高权重,有人只是空守着爵位。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都姓拓跋。

    “国师…你为什么……”中年男子定了定神,咬牙道。

    南宫御月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道:“不为什么,姓拓跋的都得死。”

    中年男子道:“难道国师当真想要弑君?”

    南宫御月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话一般,“弑君?这是天启人才有的说法吧?什么是君?什么是臣?在貊族,只有强弱没有君臣!就比如…当年因为我太弱,所以你们就可以任意欺辱我,折磨我。就比如现在,因为我强,所以你们的命在我手里还不如蝼蚁。”

    “什么当年……”中年男子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有些惊恐地道:“你还在记恨小时候地…不,那不关我的事!”当年的南宫御月才多大?还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罢了。即便是被焉陀夫人带出来送到太后跟前的时候,也还是个孩子。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孩子竟然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怀着想要杀死所有姓拓跋的人的心思,硬生生地将这股仇恨隐忍了二十多年?!

    当年与其说是要对付南宫御月,不如说是想要对付焉陀家,毕竟一个才几岁的孩子谁又会真的放在眼里?

    焉陀家势力已经太过强大,又与太后娘家是近亲关系。一旦焉陀氏野心勃勃的话甚至有可能危及拓跋家的地位。当时貊族与天启关系已经极度恶化,以南宫御月作为借口自然是最合适不过了。无论焉陀家怎么处理,必然都会与太后生出芥蒂,甚至整个家族元气大伤。

    果然,焉陀家面对着拓跋家和其他权贵们的虎视眈眈,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这样的妥协不仅让疼爱焉陀夫人的太后失望,也让焉陀夫人的娘家对焉陀氏生出了隔阂。更是眼中的毁坏了焉陀氏的声誉。虽然最后焉陀家还是坚持保下了南宫御月的性命,但是南宫御月却被圈禁了起来。一个还不懂事的孩子,被圈禁起来日子会过的怎么样自然不用说。等到焉陀夫人将他带到太后跟前的时候,南宫御月快要连话都不会说了。

    再往后,焉陀夫人自证清白之后自尽而亡。太后一力保下了南宫御月留在自己身边照顾。焉陀家主从此一蹶不振,先皇的目的几乎全部打到了。

    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原来他们已经悄无声息地为自己日后埋下了如此可怕的杀机。当他们兴高采烈的打压焉陀氏瓜分好处的时候,那个缩在太后身边一言不发的孩子心里在想着什么?

    南宫御月打量着自己手中的刀,脸上的笑容愉悦而满足。

    “不关你的事?”南宫御月道:“那就只能怪你命不好了,谁让你要姓拓跋的呢?”

    明白自己无路可逃,中年男子终于也不再示弱,怒瞪着南宫御月厉声道:“南宫御月!你敢…你杀了这么皇室宗亲,就算是焉陀家也保不了你!”

    南宫御月嗤笑一声,不以为然,“本座什么时候说过,要焉陀家保了?动手吧,做干净一点,后面还有的忙呢。”

    “是,公子。”站在一边的白衣侍卫提剑朝着中年男子身后走去。几声惨叫之后,中年男子目眦欲裂,奋起想要扑向南宫御月,“混蛋!你不得好死!焉陀弥月,你不得好死!”

    站在南宫御月身边的傅冷一抬手就将他挡了回去,他连南宫御月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中年男子狼狈地趴在地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儿女死在这些白衣人的刀剑之下,恨不得一口一口咬死眼前一身白衣的国师。

    “你果然是个祸害!”中年男子满目怨恨,厉声道:“当年焉陀夫人就不该留下你!南宫御月,你一出生就害苦了自己的母亲,还让她为你而死,你天生就是个祸害!”

    南宫御月脸色一沉,原本还带着几分笑意的眼眸一瞬间布满了冰冷的杀意。

    “找死!”手中的刀瞬间脱手,化作一道银光射向地上的中年男子。

    “铛!”

    一声轻响,射向中年男子的短刀被什么东西打偏了跌落到一边的青石地面上。南宫御月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墙头上,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伫立在夜色中。

    “拓跋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