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无限防御 > 第391章 火焰一般的灵魂
    “就是这里了,你先在这坐会儿,我去里面准备一下,等准备好了我叫你你再进来!”到了自己的临时居所,白术让池风一个人在院子里稍等一会儿。

    这院子里,唯一能坐的一张椅子上,也是落了许多灰尘。

    这些天白术一直在房间里研究安紫轩的病症,所以也没有出来过。

    说起来他已经好就没有合眼了。

    池风并没有介意椅子上的灰尘,坐了下去。

    嘎吱~!

    看来还是一把老旧的椅子,百无聊赖之下,池风开始打量起了四周。

    他从刚刚开始,就能听到附近有人说话的声音,好奇之下,走了过去。

    站在之前白术所站的那个位置,刚好能看到隔壁院子中,美女与野兽在一起玩耍的场景。

    不过,与白术那时看到的不同,此时方春花正在捧着一本书,语气柔和的读着。

    “那时,苍穹之中划裂了一道漆黑如墨的裂隙,宇通灵圣踏空而来……”

    听着内容,居然是关于方坦的事迹,不过池风听了一小会,发现里面大多数情节都是捏造的,原来是个话本啊。

    他不禁有些奇怪,心中对那个坐在那里,脸色平静的女孩儿有些意见。

    看书这种事儿,还要别人给她读,可见这也是个娇生惯养的主了。

    而他看的久了,自然也会被对方发现,池风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他站的位置又高,正巧在下面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影子。

    方春花抬头看去,在看到池风的时候,表情先是呆愣了一下,随即便紧张了起来。

    “少……少宗主,您好!”

    方春花也从没见过池风,礼节什么的这个时候全忘了,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您好。

    这个笨嘴啊!

    方春花有些自责。

    池风可没什么少宗主的架子,他笑着摆摆手说道:“我可不是什么少宗主,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北离宗弟子,你就叫我池风师弟吧。”

    他看着方春花那粗犷的长相,心中琢磨着,怎么也该有个二十岁了吧?

    但他全然不知,这姑娘芳龄十七。

    方春花的那句池风师弟,是怎么也叫不出口的。

    越是底层的宗门弟子,心中越是有着阶级。

    像池风这样,不仅是宗主的独子,更是一个有着罕见修行天赋的天才。

    这样的人,在方春花的眼界之中,便是屹立于苍穹之顶的存在。

    比起那些虚无飘渺的天阳灵修来说,池风这个活生生的人,更加真实。

    “春花,谁来了?”

    刚刚听话本听得入迷的安紫轩,此时听到方春花很是忐忑的声音与一个人说话,只是她四下并没有发现有人的存在。

    待她抬头望去,才发现,那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陌生的灵魂。

    她的表情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嘴巴微张,一双流转星辰的双眸,微微圆睁。

    她看到了一团,非常美丽的灵魂。

    它是一团赤金色的火焰,悠悠的摇曳着,散发着璀璨星辰般的光晕,与白术老爷子不同,他的灵魂给安紫轩的感觉,非常温暖。

    白术老爷子给安紫轩的感觉是无限的生机,那池风给她的感觉,便是一轮骄阳。

    回想起二人刚刚的对话,安紫轩微微施礼,语气柔和的说道:“原来您就是少宗主阁下,小女子名叫紫轩,已随宗主大人来到北离宗多日,却并未上门拜访,请公子恕罪!”

    她的气质,落落大方,尽管在说自己的错误,却也并未让人看出她有什么寄人篱下低人一等的感觉。

    池风更是不喜欢这个初次见面的女孩儿了,感觉……非常的做作。

    “池风,不用客气,既然是我爹带来的,那就是客人!我们北离宗不讲那些繁杂的礼数,紫轩姑娘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虽然他并未表达出什么不满,可安紫轩依然从他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一丝怪异。

    可仔细想想,又并没有什么不对。

    “池风,进来吧!”

    白术在屋子里面喊了一声,池风看了眼安紫轩,拱手道:“我还有事,就不多陪了!”

    说着,走进了屋子。

    “少宗主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方春花依然是想不透池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安紫轩则是和忽然对池风来了兴趣,问方春花说:“他是你们宗门的少宗主,可有什么过人之处?”

    “嘿嘿,你想知道啊,我只是一个感气境的弟子,以前都没见过少宗主,不过最近却听说了他不少的事迹,我给你讲讲啊……”

    两人聊起来的时候,池风刚刚走进房间。

    一条长桌之上,摆放着几十个瓶瓶罐罐,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药香味,池风闻了闻,整个人又精神了许多。

    “白前辈,住你隔壁的那个姑娘是……?”

    池风还是没忍住,随口问了一句。

    “见过啦?”

    白术头也不会了问了一句。

    池风点头说:“见过了,刚刚我看见她坐在院子里,让我宗门的一个弟子给她读话本,唉……可能是我有些多管闲事儿,但读书这种事儿难道还需要别人帮吗?”

    “呵呵呵。”

    白术听了他的话,笑了起来。

    池风神色古怪的看着他。

    白术说:“这你就错怪她咯,你刚刚看见的那个丫头,就是我的病人。”

    “哦?我看她不像有何病症的样子啊?”

    而白术,缓缓扭过头,说:“那丫头家境极好,不过天不遂人愿,老天在她出生的时候就夺去了她的双目,她的双眼无法视物,是个瞎子。”

    “额……”

    “无论是自然的阳光雨露,还是这崇山峻岭的巍峨陡峭,她都看不见。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

    池风对自己刚刚的想法,忽然有些自责,对白术说了一声:“白前辈,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说着,他转身走出了房屋。

    白术看着他出去的背影,满意一笑。

    这个少年,天生的正气凌然,紫轩那丫头应该和他能合得来吧。

    屋外,

    池风看着那边聊天的两人,忽然说道:“那个,紫轩姑娘!”

    他的声音,吸引了两人的视线。

    池风说:“如果这几天有空的话,我带你转转怎么样?来我们北离宗,我池风不亲自招待,怕是北离宗先失了礼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