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长在春风里 > 第159章 回家
    正如老孟说得一样,地方公安局对他们这个行动,绝对是鼎力支持的,不仅出动了充足的警力,而且为了以防万一,还特意向特警支队申请了荷枪实弹的特警支援。

    夜幕下,警车长鸣,警灯闪烁,整个南湾度假村被围得水泄不通。

    不等祥叔、莹姐他们来得及撤离宴会厅,警察已经冲了进来,第一时间把会场给控制了下来。

    想逃,是有点不切实际了。

    于是祥叔和莹姐对视一眼,趁着现场混乱之机,从第一桌混进了冯久木他们的第三桌人群里,在警察的警戒下,纷纷双手抱头,蹲了下来。

    不过这一幕,没有逃过陆远的眼睛,他知道,祥叔和莹姐是想混在这些中层家长堆里,企图隐瞒自己是传销组织核心高层的身份。

    他顿时留了心眼,一会儿一定要跟孙天宇、二壮他们提醒一声,别到时候让这几条大鱼漏了网。

    很快,现场参与传销集会的相关人等,都被陆续押上了警车,陆远也被当做传销人员,跟冯久木他们一样,一起带上了警车。

    这是孙天宇特意叮嘱过的,收网行动的时候,千万不要在现场把陆远的身份给暴露出来,这是为了保证陆远将来的人身安全。谁也不敢打包票,传销团伙服完刑出来之后,会不会对陆远打击报复?保护他的身份,这是对卧底人员最基本的保障。

    南湾度假村这边一开始行动,孙天宇那边的第九家庭也开始了相应的解救行动,很快,窝点就被端了。

    连夜,陆青山、老张他们,也作为证人进了公安局,各自录了笔录,作为将来传销团伙定罪的证据。

    到了第二天,打击传销团伙的工作继续进行着。不过剩下的其他几十个传销窝点的解救工作,就和孙天宇他们没有太多的关系了,自然由本地警方负责。

    今天已经腊月二十九了,孙天宇他们和南宁警方再三致谢,握手告别之后,带上了姚丰收,还有三棉厂被骗进传销组织的其他几个工友,一起踏上了返程的列车。

    至于姚丰收他们几个人,即便火车开出了南宁地界已经几个小时,他们的脑袋也是懵的。怎么好端端的公司,就被警方当作非法组织给关停了呢?冯家长还有公司的几位老板们,怎么就被抓起来了呢?

    不管孙天宇和老孟他们在火车上怎么科普传销是非法的,姚丰收他们几个就是死活听进去,尤其是姚丰收,更是不领情,甚至还有埋怨,埋怨孙天宇他们抓错了人,埋怨他们多管闲事,埋怨他们妨碍了他的发财大业!

    孙天宇告诉他,冯久木等人组织的传销是骗人的,他倒好,直接从兜里掏出一把钞票,说这是公司给发的提成,以后这种提成会源源不断,越来越多。

    姚丰收越说越是激动,如果不是孙天宇他们警察身份,姚丰收都能上前跟他们去撕扒。毕竟在他看来,自己好不容易才有起色的财路,被孙天宇他们给破坏了。

    最后陆青山实在忍不住了,破口大骂姚丰收,骂他不知好歹,骂他被传销洗傻了脑子,告诉他所谓冯久木分他的那些提成钱,全都是工友们的血汗钱。

    如果不是几十年交情,他才不管姚丰收的死活!

    陆青山一翻脸,姚丰收这才老实下来。不过他的确中传销毒太深,不是靠三言两语就能清醒过来的,就像孙天宇说得,接下来还得要一段时间的心理康复期,他才能慢慢走出来,恢复正常。

    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年三十的下午,才回到杭州。

    孙天宇把陆远他们送到三棉厂门口,天已经擦黑,接下来就是年三十除夕夜,看春晚吃年夜饭了。所以大家在厂门口分手告别,约了年后再聚。

    陆远之前在火车上就给老妈打过电话,告诉她到家的时间。所以当他们爷俩一推门进家那,就闻到饭菜飘香扑鼻。

    “妈,我跟我爸回来了!”陆远冲着厨房方向喊了一嗓子。

    吴秀琴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说道:“你们爷俩快去洗把手,饭菜马上就得了,洗完赶紧出来吃饭!”

    陆青山本以为一回到家里,吴秀琴会对他一顿数落一顿训,回来路上都做好了挨骂的心理准备了,没想到回家之后,吴秀琴却好像一点都没有责怪的意思。

    陆青山有点吃不准,这可不像这老娘们平时的性格。

    这…太阳啥时候打西边出来了?

    “儿子,我不在家这些日子,你妈是吃错什么药了?”陆青山小声地问着陆远。

    陆远莞尔一笑,乐道:“爸,你这话要让我妈听到,可真不给你好脸了!人嘛,总会经历一些,改变一些,难道我妈现在这个态度对你,你还不喜欢了?”

    “不不不,喜欢,喜欢!”

    陆青山连连摇头,嘿嘿笑了一下,说道:“就是有点不习惯。”

    “慢慢习惯呗。幸福总是突然来敲门的嘛!”

    “你这孩子,说话一套一套的。”

    ……

    年三十,有些人家的年夜饭会在晚上八九点钟吃,一家人团团员的,一边吃一边看春晚;有些人家会选择在晚上十一二点吃,大人小孩一大家子,一边吃一边守岁,等待着零点的钟声到来。

    而陆远他们家从他爷爷奶奶在世起,年三十的饭都会选择在六七点钟左右吃,连着晚饭一块儿了。几十年来,都没有改变过。

    年夜饭,代表着一家人一年忙忙碌碌的结束,代表着一家人整整齐齐团团圆圆。

    即便陆家如今只有三口人,但吴秀琴这顿年夜饭还是一如既往的丰盛,有鱼有肉,有虾有蟹。

    当然,陆青山一阵喝一点藏一阵的茅台,再次被摆上桌。大过年的,不喝点好酒,简直对不起自己!

    今晚,连吴秀琴都破天荒都倒了一杯酒。

    随即,陆青山非常有仪式感地举起了杯子,说道:“媳妇,儿子,今天是大年三十了,来,咱们一家人来一起碰一个?”

    “好,那就碰一个,”吴秀琴笑了笑,。

    陆远也举起酒杯,说道:“在碰之前,我先送上我老爸老妈的新年祝福,祝老爸身体健康,事事顺心,祝老妈也是身体健康,呃……明年开始的食堂生意,兴隆发达!”

    “啊?食堂承包下来了?”

    陆青山吃惊地看着吴秀琴,经过这次南宁之行,陆青山的有些观念也做了改变,对吴秀琴跟王大脑袋两口子合伙做买卖的事,也不再抵触了。

    吴秀琴嗯了一声,心情愉悦地点了点头,道:“前几天,厂里已经公布了,我和老王两口子的方案中标了。食堂的承包期三年!”

    “来来来,这是喜事,必须喝一杯了!”陆青山替媳妇儿开心。

    吴秀琴说道:“不是一件喜事,咱家是双喜临门。”

    陆青山问道:“咱家还有哪件喜事啊?”

    陆远也不解地看着老妈,表示不知。

    吴秀琴道:“你们赶在年三十,顺顺利利安安全全地回了家,这不算一大喜事吗?一家子平平安安、团团圆圆,还有什么喜事比这个更值得高兴?”

    “对!没错!”

    “来,干杯!”

    “爸妈,春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