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首席医圣 > 第517章 这就是我的选择!
    不久后,警察也抵达了卫生局,当场给高伟上了手铐给押解走了。

    鉴于现场的纷乱场面,通报会也无法再进行了,领导们匆匆散场。

    不过,临走时,有几个领导看着宋澈的眼神似乎带着些埋怨。

    大概是责备宋澈不提前通气,在一场闹剧还没平息的时候,又擅自导演了这么一出天大的闹剧!

    可想而知,现场这么多媒体,这则重磅消息将很快传扬出去,成为跟伤医事件比肩的头条热门!

    他们市卫生局,也会被连带着拖进这个舆论漩涡中,备受上级和社会的压力。

    “宋澈,原来你一早备好了这些底牌,就等着上通报会一次性全打出来了。”

    潘喜成仍处于无限的震惊中,很是复杂的审视着正风轻云淡的宋澈。

    通报会之前,他设想过宋澈会妥协服软,也设想过会顽抗到底,但绝没想到过,宋澈居然还能发起绝地反击!

    毕竟,宋澈在伤医事件中挖的坑已经够大了,填坑都来不及呢。

    结果,宋澈没有填坑,还把坑挖得更大更深了,最绝的是,居然还把别人给踹进这口巨坑里!

    想到白夜生和高伟被坑得这么惨绝人寰,潘喜成不由的捏了把汗。

    说白了,是白夜生和高伟掉进这口坑里,宋澈踩着他们爬了出来!

    “潘院长,可能你我接触还不深,认识久了你就知道了,我向来只会挖坑,不会填坑。”宋澈微笑道。

    “……”

    好有道理。

    无言以对!

    “说正经的,我一早就知道今天高伟会等着对付我,我肯定得提前做好反制措施。”宋澈道。

    “那你又是怎么发现高伟和白夜生之间的关系?”

    “看都看出来了,那天论坛峰会召开之前,高伟就帮着白夜生处处挤兑我,当时我就纳闷白夜生一个从医的,怎么会找了一个记者当狗腿子呢。”

    宋澈冷笑道:“于是,我就专门找朋友调查了一下高伟,发现这家伙原来是一个新闻界的专业医闹,那么多的报道案例摆在那里,稍微动脑子想想,就能想出这里头的猫腻了。”

    “……厉害!”

    潘喜成忍不住叹服。

    虽然这些线索,只要整理出来,大概都能看出玄机。

    但能否察觉到这些线索,就很不简单了,足可见宋澈的心思慎密到了何等程度!

    “那白夜生被揭发调查也是你的手笔咯?”

    “我只是做了一个合法公民应尽的义务。”

    宋澈理直气壮的道;“顺便给华夏中医界清理门户了。”

    他确实有理直气壮的理由。

    如果不是白夜生三番两次的针对构陷他,他才懒得搭理这个伪君子。

    打蛇不死后患无穷,这次宋澈如果不一次性将白夜生直接拍死,哪怕他离开京城,也难保这老混账不会又在背后戳黑刀!

    潘喜成也是苦笑不迭。

    他早看不爽白夜生的趋炎附势、两面三刀了。

    奈何在体制里,往往是这种人最混得开、爬得高!

    但他在体制里翱翔的时候,恐怕怎么都没想到,最终会被宋澈这只小雀给啄穿了翅膀。

    不过,即便白夜生就此身败名裂,也不代表宋澈就能完全置身事外了……

    “但你终究还是太过冒险了,后果你也该清楚。”

    潘喜成皱眉道。

    通过这招神来之笔,宋澈固然从坑里成功脱困,但他挖出来的两口巨坑,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

    再指望他填坑已经不实际了,他也没这本事。

    到头来,还得是有关部门善后擦屁股。

    这也是刚刚那几个局领导的不满根源。

    本来宋澈就“劣迹斑斑”,体制里,尤其卫生系统的许多领导都不喜欢这个惹事精。

    这次给他安排一步登天的前程,也是出于他的功勋和名气。

    但现在宋澈一头钻进舆情漩涡,加之领导更差的感观,这条飞黄腾达的路,基本是被堵上了……

    “潘院长,其实我一直想当一个俗人的,名利双收多好啊。”宋澈只是淡然一笑:“可惜,反复尝试了几遍,我发现自己真的不是那块料,打心底里不喜欢站在高台的感觉,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成为断头台。”

    “刚刚我问高伟,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会不会那么针对我,答案很清楚了,同时,我的选择也很清楚了。”

    看到宋澈露出的会心微笑,飒然而又坦然,纯粹而又轻松,连潘喜成都不由受到了感染。

    高处不胜寒,这就是宋澈的选择。

    他不愿意年纪轻轻,就过早沉浸在勾心斗角的权谋中,更不愿意循规蹈矩、趋炎附势。

    因此,在这个跃龙门的关头,他选择了退回去。

    真正做到了海阔天空,回归真我,当一个彻头彻尾的医生。

    “我不好说你将来能达到什么高度,但你将会是一个出色的医生。”

    潘喜成拍了拍宋澈的肩头,“谢谢。”

    “承你吉言。”宋澈道:“保重。”

    “珍重。”

    ……

    顾华年悄然走到华无双和顾子夏的身后,和她俩一起望着在台下叙话的宋澈和潘喜成,道:“你们的观后感是什么?”

    华无双想也没想的道:“他没让我失望,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还有人品。”

    “是啊,面对名利的诱惑,都会迷失了自我。这孩子却能始终保持初心,太难能可贵了。”顾华年感慨道:“跟他爷爷一样。”

    “我听说,收养他的宋耀祖老先生,当年本来也有机会成为一代御医的,就因为在那几年的乱世里坚持立场,才沦落下来的。”顾子夏神情恬然的道:“还真是一脉相承,可惜,可惜了……”

    “你是在可惜他错失了跻身名流的机会,还是可惜他没把握当你未婚夫的机会?”华无双调侃道。

    顾子夏一撇嘴,“在可惜一出好戏,就这么收尾了。”

    “你要还看得不过瘾,接下来可以再跟他走得近点,没准下次就能一起过戏瘾了。”

    华无双道:“话说回来,他翻盘了,赌局我赢了,你该行使义务了。”

    “我还能赖账嘛,说吧,只要不违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顾子夏虽然说得洒脱,但嘴角却不自觉的噘了一下,似乎挺不甘心的。

    华无双就喜欢看她吃瘪的样子,玩味道:“既然宋澈替我争了口气,那我也不能亏待了他,劳烦顾大小姐去追求他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