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不合理真相 > 第172章 奇葩
    两人虽然表现差不太多,可实际上,天差地别。

    荀牧见惯了这种事儿,愤怒大多是装的,只为办案需要——当然,气也是真的气,刑警工作压力大,时间紧,多数也确实是急性子,尤其像苏平这样的人脾气更是爆裂。

    只是对他而言,这点事情,不至于让他表现的这般夸张。

    祁渊则是真的对朱贵坤感到十足的厌恶。

    “姐姐?”朱贵坤嘴皮子动了动,嘟哝道:“感情都是处出来的,她啥也没干过,算什么姐姐啊,说的她把我当弟弟了似的。”

    “没把你当弟弟你能借走两万块钱?”祁渊翻个白眼。

    “那是看在我是她弟弟的份上么?”朱贵坤不服:“分明是她怕我去骚扰姐夫毁了她的家,那两万块钱,那两万块钱……”

    “所以两万块钱花哪去了?”荀牧接过话:“赌博输光了是吗?”

    “……”他沉默。

    “这些天你都待在那儿?”

    “在老家,跟我爸妈在一块。”他赶紧说,依旧非常配合:“听到你们的电话,我才赶紧管我爸借了车赶过来。

    好些年没开了,手生,所以不敢开的太快,幸亏我爸的车是自动挡。嗯,我会开车,十八岁那年买的……呸,考的驾照。”

    祁渊:……

    他忽然有些怀疑,朱贵坤是不是脑子不大好使。

    仔细想想,还真有可能哎,寻常人出狱后讨个喜头放鞭炮也就算了,哪可能被抓了拘留结束后继续行如此挑衅举动,再次在拘留所门口放炮的。

    “所以,那两万块钱赌博输光了是吗?”荀牧又重复这个问题。

    他别过头,不认。

    荀牧哼一声,自顾自的道:“所以你就骗你爸妈说自己改过自新了,想要盘个店面,但还差钱?”

    “没有骗,我真的想好好干了。”他急忙忙道:“我都二十七了是吧,总不能混一辈子是吧,总要有点正当事业在这个社会上生存是吧?”

    “别问我,这些你自己清楚。”荀牧冷冷的说:“但你扪心自问,真是如此想的?如果是,那两万块去哪了,为什么不敢说?”

    他抿抿嘴。

    “因为赌博犯法。”荀牧哼一声,道:“我想你之所以态度大变,比之五年前老实了许多,不可能是真的诚心悔过吧?若是诚心悔过,五年前你出狱时就不会干放鞭炮这种事了。

    估摸着,你被人整了?也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脸,加上还有拘留所的民警受伤,他们如果咽不下这口气,只需要跑跑关系,就能让你的监狱生涯过的有声有色。

    没少挨整吧?那里头的花样可多了,而且基本没机会爆出去。就算爆出去监狱也并不需要承受多大的舆论压力,甚至可能有不少人拍手叫好。

    因为除了利益相关人,你们的亲属,还有想引起关注的键盘侠、圣母婊,没有人会心疼你们这帮罪犯,哪怕其中有人是被冤枉的,哪怕有些人是逼不得已,其实很无辜,但混入这个大背景当中,舆论大势天然就同情不起来。

    所以你很怕回去?那儿已经成了你的心理阴影了吧?你恐惧那儿,所以在见识到我们总部分人的手段以后,就再也兴不起与我们对抗的想法,这才这么配合我们。”

    朱贵坤张了张嘴,口罩受到拉扯,被拉了下来,露出两个鼻孔。

    “很诧异?”荀牧重新坐了下去,双手环于胸前,淡淡的说道:“别太小看我们刑警,只需要一点点线索,咱们就能分析出大量的情报出来。”

    朱贵坤:……

    见他还不说话,只抬手将口罩往上扯,荀牧又继续说道:“你妈管你姐借钱,是你的意思吧?而之后的微信电话……你打的?”

    “我……”

    “聊了什么?”

    朱贵坤干脆别过头去。

    见状,荀牧又站起身:“算了,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不勉强你,只希望你别后悔。”

    朱贵坤瞳孔瞬间扩大,一下急了:“别!不,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招,我招,我承认,那通电话是我打的,我这不是急了吗,我妈亲自管她借钱她都能一毛不拔,我……”

    荀牧斜了他一眼,淡漠的问道:“借钱做什么?”

    “还债。”他抿抿嘴:“就像你们猜的那样,赌博,输了,输不少。”

    顿了顿,他又轻叹口气,说:“姐先前借我的两万,五千还赌债,剩下一万五,我想把本钱给都赢回来。

    哪里想到,他们出老千,等我回过神来已经太晚了。可我有什么办法,那会儿红了眼,输了就管他们借,再输光再借,三次以后,就输了十万了。

    他们不肯再借我钱,还要我一个月之内连本带利还他们十三万,否则就剁了我的手指。我没办法,只能管我妈求助……

    但我不敢直接说啊,我是进过监狱的人,我妈早就对我失望极了,要说欠了赌债她说不定就不管我了,我只好说我想踏踏实实过日子,开一家店,就缺点钱。

    我妈还是很高兴的,就问我要多少,我想了想,要二十三万,可我妈东凑西凑也没凑够,还差好多,这些天又闹瘟疫,大家都不好出门,更难借钱了,最后我才让她找我姐再借点,把剩下的五万凑齐。”

    “十三万……”祁渊愣神说道:“先不说如此高的利息根本不合法,就算你真的欠了十三万,二十三万差五,也是十八万,够还你钱了吧?为什么还要管你姐借?”

    “我……”

    “说!”荀牧喝问道。

    “我在逼乎上看到一种套路……”他被吓得一个哆嗦,赶忙交代:“跟着大佬在网上博彩网站薅羊毛,手头的钱够多的话,一天薅一两万妥妥的。

    要能赚钱了,把钱还我妈,我也倍有面儿,她也不会再对我那么失望。可那大佬门槛抬得有点高,说带我玩可以,但没十万就别提这事了,钱太少他懒得薅,他的时间很宝贵。”

    “网赌?”祁渊双目瞪得滚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家伙。

    “是啊。”他说:“网上都是凭概率,不可能出老千,大佬薅羊毛薅了不少钱,跟着他准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