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洪荒之天帝纪年 > 第四七五章 百万年兴衰
    莽莽洪荒,自盘古开天到天帝治世,再到开辟上天界、绝地天通,不知历经了多少岁月,翻开来,一副浩浩荡荡的人道画卷写尽亿万年风华,为亘古如一的天地增添无尽光彩。

    地仙界,南瞻部洲。

    大汉以火德立国,以儒教经义为治世之本,皇权教权之争贯穿二十四帝六百余万年,虽在前汉后汉交替之时,因王蟒之乱而使佛、道两教趁虚而入、日渐壮大,但儒教在南瞻部洲树大根深,仍占据主导地位。

    但随后玄门始祖鸿钧证道混元太极大罗金仙,以无上声威坐镇道界,促使道门气运勃发,发展势头高猛,正式在地仙界奠定‘三教原本道为首’的不可撼动格局,才是在南瞻部洲冲击儒教的统治地位。

    汉明帝时期,因王蟒乱政的因果纠缠,先有佛法南传,在洛阳建白马寺研习《四十二章经》,开始普度世人。

    不久后前汉留侯张良九世孙张陵,秉承上天界人教教主老子意志,于洛阳北邙山修道,功成后入益州青城山,开创天师道,立太上玄元道统,建二十四治,立祭酒以领道民,尊老子为教祖,因入教时要交五斗米,故世人称之为五斗米道。

    天师道秉承太上均旨,有着人教支持,甫一出世便在南方道教诸脉中被尊为泰山北斗一般的地位,风头之盛,力压许多老牌名门大派,但也因此成为儒教主要打压的对象。

    汉灵帝时,地仙界已经过去两百余万年,天师道已历三世,张陵早已证道大罗金仙,飞升上天界,在天庭中为官,凡间道统由其子张衡接任。

    张衡执掌天师道百万年之久,传子张鲁,自己也进入上天界,随父亲张陵修道。

    张鲁虽颇有才能,但面对大汉举国势力打压下仍难以为继,遍布全国的天师道势力收缩至益州一处,影响力大不如前。

    时有太平道趁势而起,大贤良师张角师从南华老仙,得太平天书三卷,以符水救济天下困苦之人,名望卓著,实则心怀异志,不久掀动百万信众于甲子年起义,欲以道门取代儒门,建立黄天道国,可惜大汉帝国虽日落西山,国力却仍旧强盛,黄巾之乱旋起旋灭,虽动摇了大汉的统治基础,却没能将古老的帝国埋葬。

    天下纷纷,豪杰遍地,时势造英雄。黄巾之乱拉开乱世的序幕,董卓乱政开启新的时代。兵连祸结的三国乱世,虽有魏武大帝雄才大略,统一长江以北,建立大魏圣庭,可惜一战败于赤壁,终是金瓯有缺,气运不固,历三世而亡,被权臣司马懿所篡。

    晋高祖司马懿者,鹰视狼顾,有冢虎之称,身具绝世之才,精擅权谋之道,实乃秉承上天界亿万妖族意志和仇恨诞生的绝世妖星,在特殊的时代转世人族,虽洗练了真灵,成为真正的人,但人妖两族亿万年积累的无尽仇恨始终贯穿其前世今生,生来便是要给人族文明带来无尽毁灭。

    司马懿建立篡夺大魏江山,建立大晋圣庭,可惜得国不正,气运虚浮,为了巩固江山社稷,大封藩王,实则冥冥中因果流转,人族气运分散,互相内耗,在三国乱世后元气未复的阶段又爆发八王之乱,将人族元气耗尽,有着妖族血脉的胡人趁虚而入,掀开人族史上最为黑暗血腥的一页。

    乱华者五胡也,匈奴、鲜卑、羯、氐、羌,五胡十六国次第兴起,在北方掀起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是妖族自大汉建立以来布局数百万年之久的结果。

    时间倏忽而逝,历经东西晋、南北朝,胡人秉承自妖族的血性逐渐在岁月的流逝中被消磨,属于妖的血统淡薄,被人族同化。

    于此乱世之中,儒家势力遭受重创,佛道趁势而起,一度影响天下局势,形成一股不容忽视的势力,左右着地仙界人族的兴衰。

    北周柱国杨坚因自小在寺院中长大,和佛门关系亲厚,得到了佛门势力的支持,于乱世中凭借外戚的身份篡权自立,取代北周建立大隋,随着次子晋王杨广灭南陈,天下再度一统。

    杨坚在位二十三万年,大隋国力已至鼎盛,杨广杀兄继位,改元大业,虽有雄心壮志和雄才伟略,惜乎为人暴虐、贪淫好色,不但动辄杀戮,更违逆人伦,纳杨坚宠妃宣华陈夫人、容华蔡夫人。

    所谓百善孝为先,万恶淫为首。一切邪淫者必遭神仙遗弃,折损福报,不但本人堕入三途地狱,更祸延子孙,天上文昌天君时时刻刻监察众生,凡有贪淫好色者尽皆报应不爽。

    杨广所为乃违逆伦常,必使天神震怒,纵有万千福报亦一朝削尽。

    昔日魏文帝曹丕在位时,本有七十万年帝运,大魏有一线生机,倘若魏文帝勤修德政,励精图治,为万民表率,当可一统三国,建立辉煌圣庭,不至于三世而亡。

    但魏文帝品德低下,将魏武帝曹操宫中许多妃嫔纳入后宫,更逼迫兄弟、欺凌子侄,连其母以称其禽兽不如。

    这般失德圣皇自不配为人道至尊,文昌天君上报紫薇大帝,帝震怒,当即削去帝运福德,只在位七万年,不但错失了将大魏壮大的机会,更因在位时间短,福德机缘削尽,未能修成大罗金仙,退位后被魏武帝大义灭亲,打了个魂飞魄散。

    虽有前史为鉴,但后来人未必以此警醒。杨广之行径,和魏文帝如出一辙,杀兄侄、娶庶母,罪莫大焉,纵有万般雄心、千种手段,但德行有亏,不配做人道表率,自会失了天眷,帝运不稳,终难有作为。

    大隋江山的兴起和佛门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自然免不了要受制于佛门。杨广要做千古一帝,不但在治国上大刀阔斧,更是无时不刻不在打压佛门。

    当时是也,有道门陶弘景道行高深,不出户而知天下事,杨广为了拉拢道门打击佛门,对他十分礼遇,征兆陶弘景为官未遂,仍时常以国事咨询,陶弘景得了山中宰相之称。

    这般行径,得罪了佛门,却也未能拉拢到道门,又因开科举打压世家而得罪了儒家,一时间三教尽皆离心离德,上天又连续削减福报帝运,冥冥中促使杨广将本该数十万年完成的伟业强行在数万年间推行,使得天下大乱,七十二路烟尘缭乱大隋万里江山。

    杨广德行有亏,不得人心天眷,在位十二万年不能证道大罗金仙,虽能号令南瞻部洲亿万生灵乃至对整个人道有着正统名分,却无法炼化泰皇印,最终于江都行宫中被弑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