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特战之王 > 第六十九章:迫不及待
    肖默海的身影屁颠屁颠的消失在餐厅门口。

    他的背影很轻快愉悦,谁都可以看得出他发自内心的快乐与满意。

    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的人生需要什么位高权重权倾朝野,人贵在自知,重在自制,恰好,这两点肖默海都具备。

    他有能力,不顶尖。

    他有野心,不过分。

    少将的军衔,集团军军长的职务,那个时候,肖默海最大的愿望无非就是在进一步,成为中将而已,最多也就是含金量高一些的中将。

    而来到荒漠监狱,军衔升了一级,守着万里的黄沙,他最大的野心,无非就是离开这里,不在被人看不起,仅此而已了。

    军部副秘书长,总参谋长,中洲海军司令,浴血军团军长...

    一个比一个显赫的职务,这些都是站在军方顶尖层次上的人物。

    肖默海自认自己可以胜任这些职务,但就如同他所说的一样,兢兢业业,如履薄冰。

    这不是他喜欢的感觉。

    这些职务太重,他觉得不太适合自己。

    他只是想要离开荒漠监狱而已,如果能跟在李天澜身边,那最好不过,不说李天澜今后的地位,就是现在,跟在李天澜身边,地位也不差,做个管家,做个奴才,做个下人,什么都行,无所谓的,一年多的时间里,他没有觉得李天澜看不起他,只要李天澜不曾看轻他,那就没有任何人敢轻视他丝毫。

    东皇宫的大管家。

    他真的可以胜任这个职务,而且可以做的很快乐。

    这是最好的局面。

    李天澜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微微摇了摇头,看了手机屏幕里的圣徒一眼,轻声道:“没有野心,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不过就算安于现状,他现在的选择也不亏啊。”

    圣徒笑了起来,他早已了解了肖默海的一切,对于李天澜的安排,他也觉得很满意,开疆扩土,自然需要野心勃勃的干将,而身边的人,最重要的就是安分。

    肖默海无疑很安分。

    “你可别太看不起自己和东皇宫,东皇宫的大管家,就现在而言,地位就已经不低了,你能想到十年后东皇宫的大管家是什么概念吗?二十年后呢?那个时候,一个上将位置,还真不一定能换走这个管家身份,更别说是大管家了。”李天澜点了点头:“你这么一说,我还挺期待的。”

    圣徒笑了笑,眼神飘忽,有些向往。

    他见过真正属于一个人的王朝盛世,尽管只是在一本蓝色的笔记本上见到的,但见到就是见到,他很清楚,那种王朝的大管家对于整个黑暗世界而言意味着什么。

    唯一可惜的是,他‘见到’的王朝中,大管家不是肖默海。

    “你的伤势怎么样?”

    李天澜突然问道。

    圣徒不曾参加东欧乱局里的厮杀与博弈,可他的伤势同样极重,不止是他,军师,修罗,将军,三位轮回宫天王的伤势同样也是极重。

    圣徒,军师,将军,修罗。

    轮回宫十二天王中最强的四位。

    他们的伤势,全部都是来自于当初突袭帝兵山时夏至的那一剑。

    仅仅一剑。

    修罗和将军不久前才脱离了危险期,生命特征逐渐平稳,至今昏迷不醒。

    军师虽然还在外界行走,但自那之后根本不曾跟人动过手,就像是个普通人,直到最近才开始慢慢恢复。

    圣徒在那之后选择在临安静养,最终在临安突破了无敌境,但他的突破太过激烈,伤势非但没有愈合,反而进一步加重,一年多的时间,李天澜也不确定他有没有痊愈。

    “还好。”

    圣徒若有所思道:“与人动手问题不大了,想要痊愈估计还要一段时间。”

    “会不会耽误进境?”

    李天澜皱了皱眉。

    圣徒今年四十岁,三十九岁那年突破无敌境,已经不能算早了,再过几年,他的身体巅峰期就要过去,身体衰退的情况下,想要更进一步难如登天,不是所有人都能像王天纵那般的,接下来这几年的时间对圣徒极为关键,如果他的伤势不曾痊愈的话,就很难彻底稳固境界,冲进巅峰无敌境的领域。

    “问题不大。”

    圣徒缓缓道:“时间还是有的,而且我的伤势也差不多了。退一万步说,现阶段,我的实力也够了,至于今后,东皇宫看的不是我的实力,而是你的,你若天下无敌,我即便止步于此,也没什么。”

    李天澜皱了皱眉,没有多说。

    似乎从他进入荒漠监狱以来,身边的人对他的期待都太高了一些,甚至已经高到了连他们本人都有些消极的地步。

    但这样的情况,李天澜目前也没什么办法,这是心态的问题,总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决的。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李天澜总觉得这种消极还有一些特别的原因。

    尤其是军师和圣徒。

    “听说北海有事?”

    圣徒沉默了一会,缓缓问道。

    这已经不是听说了。

    大换届近在眼前。

    总统首相亲自前往荒漠监狱。

    王圣宵故意要跟他们撞车。

    谁都知道北海近期会有事,但暂时还没几个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北海,要乱了啊。”

    李天澜轻声道。

    “具体的呢?”

    圣徒有些好奇。

    “教廷,东岛,南美蒋氏...”

    李天澜嘴角扯出了一抹讥讽的弧度:“大概就是这些人吧,其中一个关键点应该跟王青雷有关系,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人如果入侵北海王氏的话,对现在的王圣宵来说,绝对是一个大麻烦。”

    教廷,东岛,南美蒋氏...

    圣徒眯了眯眼睛:“不止一位无敌境啊...”

    “所以他们需要我。”

    李天澜平静道。

    圣徒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到时我会过去。”

    他的境界虽然不曾稳固,但已经可以跟人动手,这种时候,他自然不可能退缩。

    “不用。”

    李天澜摇了摇头:“你留在医院照顾伤员就好,我可不想医院在遭遇第二次的袭击。”

    “那北海?”

    圣徒迟疑了下。

    “交给我就好。”

    李天澜平静道,他看了看表 ,说道:“几个小时后,王圣宵大概会到达幽州,你和军师联系一下,整理一些王圣宵现在用得到的情报交给他,然后暂时离开一下医院,去北海,晚上再回来。”

    “去北海?”

    圣徒皱了皱眉:“我去?”

    他是中洲的新晋无敌境,一举一动都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如今大张旗鼓的跟王圣宵接触,甚至跟他一起去北海,消息传出来,震动可想而知。

    “对,去北海。”

    李天澜的声音斩钉截铁,他的瞳孔无比灼热:“帮我拿把九州寒带回来。”

    他顿了顿,继续道:“越快越好,迫不及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