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战忽之道,扬眉大仙!
    道祖在进击。

    洪荒宇宙的最高本源神器——造化玉碟,眼下旋转着绽放光芒,一点一点的沉坠向时间长河。

    在那温润的光辉下,所有晦涩的天机、被遮蔽的未来,都将呈现,被鸿钧一览无遗。

    ‘小样。’

    道祖的眼神睥睨。

    ‘有些人呐!’

    ‘以为自己玩弄天机的技术够高,动辄就能黑入天道,劫持系统,在里面折腾来、鼓捣去。’

    ‘或是隐藏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幕,或是去窥探被人封印的信息……染指权限,好不威风。’

    ‘动辄给自己封个管理的头衔,肆无忌惮。’

    ‘可惜!’

    ‘手握造化玉碟,我比你们所有人,都要高一筹!’

    如果说,别的大能是管理。

    那么鸿钧,就是这大罗天意群的最伟大群主!

    ‘我没注意的时候就罢了。’

    ‘我若认真,你们谁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那一个个跳来跳去的,都要被我记在小本子上!’

    鸿钧有自信。

    刚刚搞小动作的某位或某几位,定然逃不出他的法眼!

    毕竟除去盘古,洪荒就是他的权限最高。

    无论是找到铁证,人赃并获;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仿佛刚才就是错觉……都会暴露出足够多的信息。

    “快了……快了……”

    道祖的眸光越发炽盛。

    他觉得,自己已经要看到了真相。

    ……

    不周山。

    帝江圣殿。

    一尊强大恐怖的神圣,静静坐在其中,享受繁忙工作之余的难得闲暇时光。

    帝江祖巫。

    这年头,领导不好做。

    巫族里的巫精太多了。

    稍一放松,管理不到位,说不得就被人觊觎了屁股底下的位置,觉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想要拥有绝对忠诚的手下,那就不要给他们背叛的机会。

    除此之外,跟妖族的对抗、大战略的设计……作为十二祖巫之一,帝江表示操碎了心。

    即使好不容易拥有了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也并不能彻底放松下去。

    一样要自我充电,提升自身智慧能力,为接下去的事业增添筹码。

    所以,帝江祖巫选择了读书——

    《厚黑一百条》

    《死间的自我修养——进阶版》

    《你不能不知道的三千种栽赃嫁祸方式》

    《如何更完美的穿别人衣服》

    ……

    一本本书籍,摆满了桌案。

    偶尔摊开的书页上,可以看到上面写了许多帝江祖巫的心得感悟……可见其下功夫程度之深。

    虽然这位祖巫读的书,不怎么正经。

    但如此努力学习的态度,值得众生效仿和推崇。

    当然在效仿的时候,为了避免洪荒宇宙的歪风邪气增长的太疯狂……还是需要稍作修辞。

    比如说,模糊掉这位祖巫的推荐书单。

    否则还怎么让后人,表达对古老时代“人心淳朴”的赞颂,如何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还有,巫族的对外宣传问题。

    带头大哥都这么阴险,又如何能把巫族包装成“憨厚、直肠子、一根筋”的形象,让投靠巫族的妖众觉得老大哥很靠谱?

    谁不喜欢自己的靠山诚实、正直、能让人彻底的托付,遇到危险的时候,不会被过河拆桥的卖掉挡刀?

    尽管,在这险恶的世道中,彻彻底底的诚实、正直……是很难走到最后的。

    在时代的泥沼中,它们太宝贵了,也太脆弱了。

    可正是因为这样,许多人才对其满心渴望——经历过名为社会的毒打之后,谁不希望找到一个能放松自己心灵的温暖港湾呢?

    也因此,巫族在对外的宣传上,有意往这方面蹭,能忽悠一个是一个。

    什么没有城府、不会算计,什么直来直去、待人以诚……

    虽然说,时不时就有祖巫腹诽——这样宣传结果造就出来的形象,似乎全族上下都快成了莽撞的代名词,脑子里长的都是肌肉,傻气极了……妖族里的那群对手,岂不得笑疯了,轻视我们?

    可惜,这点异见并没有成气候。

    因为至少有六位祖巫,投票通过巫族的形象宣传,选择了那样的一条路。

    他们异口同声的表示——面子形象算什么?实惠才是第一的!

    “我们巴不得妖族轻视我们,然后因此在算计的时候疏忽大意,让我们笑到了最后。”

    “等大家打赢了巫妖大战,取得了胜利果实,再给众生消除一下记忆,将一切污点清洗干净……不就可以了?”

    “要是还觉得不够,还可以趁机加点料……往众生记忆中增添点什么,抹黑妖族的大能,编排千八百个污点故事!”

    “反之……打输了?同样的道理。”

    “妖族那边,多半会把我们的名声往死里黑!”

    都是大罗,曾经亦敌亦友。

    谁不知道站在对面的家伙,是什么尿性?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请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道理。”

    “对于巫族的形象,最后会发展成什么鬼样,并不取决于我们真实的秉性。”

    “而是取决于我们的拳头够不够大,能不能让书写纪元历史的家伙,遵从心的意志,自发自觉的修饰改编,最终造就出全员‘足智多谋’、‘道德楷模’的形象,然后以此为模版,往外宣传!”

    “所以为了大局考虑,大家就暂且忍忍吧。”

    “权当是给‘战忽’做贡献了。”

    ……

    因为‘战忽’宣传,帝江祖巫手边的书籍,就不怎么好往外说。

    况且,相对于敌人。

    现在的某些队友……更不适合让他们知道。

    故此,帝江只能在寂静的殿堂中,独自一人刻苦学习,抓住每一点空暇时光,让自己在某些方面的经验更加丰富。

    直到某一个时刻,意外变故打断了这样的过程。

    那是鸿钧催动造化玉碟,梳理一切诡异的行为,是要揪出一切魑魅魍魉的果断霸道行为!

    作为巫妖两大阵营的最高级领袖人物之一,凭着身后族群大运加持,更有数百上千的大罗站队……帝江的感觉很敏锐。

    尤其是,他本来就在暗中关注某件事,跟某一位擅长左右横跳的大能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在鸿钧强势出手的刹那,这尊大能便心有所感。

    “麻烦了……少阳危矣!”

    帝江轻叹。

    从其口中道出的话语,若是传出去,多半会掀起惊天波澜。

    这意味着,他是了解少阳帝君的仙族计划。

    并且,以祖巫的立场身份,对偷偷摸摸挖坑、埋妖埋巫的双面间谍表示同情。

    简直是要吓死人的节奏。

    一张无比深沉黑暗的黑幕,若隐若现的笼罩着这个时代。

    洪荒宇宙的水,太深太深了。

    从混沌五太,到盘古开天,到龙凤纪元……浩瀚漫长的时光走过,洪荒世界绝不简单。

    这个时代,的确是巫妖驰骋的舞台不假。

    可那些投资到其中的最巅峰大能们……谁知道他们内心深处,抱着怎样的想法呢?

    某位强者假扮着黄帝,斩出了让白泽妖帅心惊肉跳的至强一剑……

    羲皇跟青帝的转世疑云,殒落在巫妖大劫中……

    帝江有着嫌疑,跟黄帝牵扯不清……

    昙花一现,之后再无痕迹的炎帝……

    这一切交织在一起,悄然编织成罗网,无声无息的缠绕在这个纪元上,要将什么给沉溺陷杀。

    是对理想的追求?志同道合之辈的彼此吸引?

    还是对利益的追逐?几位巅峰强者不满意巫族与妖族的经营模式,分赃时候端盘吃饭的队友太多,干脆玩一手另起灶炉,王上有王,赢家通吃?

    ——大家都是人王,但我们还是你们的父亲/祖宗!

    前者就罢了。

    后者……简直充满了最大恶意。

    一旦曝光,直接就是被围殴、并且往死里打的节奏。

    这成了同一条绳上的蚂蚱。

    蚂蚱可以死。

    但绳不能断。

    “少阳不是不能死……”

    帝江放下了手中的书籍,目光澄澈清亮。

    “但却不能这样没有发挥出丝毫作用的死去……这对我们的计划是很大打击。”

    “好歹要燃烧一下。”

    “既可以吸引足够火力,又可以让最关键的棋子成功偷渡……”

    “可惜,鸿钧不好糊弄。”

    “他的实力太强了。”

    “应对他,想要彻底瞒天过海,难度太大。”帝江起身,低声自语,“我们的核心人手不能暴露出去,毕竟是经不起更深入的追查。”

    “需要一个明面上与我们最核心计划无关的存在去折腾……而且还要让鸿钧在一番千辛万苦的追查后,偏生又能找到些特殊线索,知道这样行为的‘内幕’、‘隐情’,一点点将他的思路给带偏,把黑锅给扣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有了!”

    帝江目光一凝。

    他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而在拿定主意后,祖巫便立刻行动起来。

    这是关键时刻。

    他弹指之间,便立起一个小祭台,上面简单的摆放一座香炉。

    而后,帝江从袖中抽出三根线香,手掌抹过,有鲜血沁出,将之染红——一种诡异可怕的氛围蓦然浮现。

    祖巫面无表情的做着这件事,当充斥空间神性的道血均匀沾满线香后,才手指一搓,将其点燃,插入到面前的香炉中。

    线香的烟气很奇异,沿着莫测的轨迹,径直透入无穷高远的空间层次……似乎在召唤什么存在。

    伴着烟气,还有一声低语嘱咐。

    “拖住鸿钧,以……后土的名义。”

    “怎么演……你看着办。”

    ……

    “哈哈……我堵住你了!”

    紫霄宫中,道祖面有喜色。

    “让我看看是哪一个家伙,想要搞大事?”

    靠着绝对的实力,鸿钧真正捕捉到了蛛丝马迹。

    狡猾的猎物东躲西藏,但依旧难逃老练猎手的围追堵截。

    最终。

    那一切的谜团,都要被揭晓答案。

    鸿钧摩拳擦掌,紫霄宫中似乎都被他喜悦的心情所感染浸透。

    “现出真形罢!”

    他猛的探出手掌,抓摄向被锁定的隐藏变数,就要将所有的隐秘都掌握。

    然而,就在最关键时刻,在手掌触及的瞬间,那变数有诡异生——

    “嗡!”

    洪流汹涌从虚无演化而成,横断古今未来,沉沦无穷世界!

    道祖一掌,未能尽全功,被拦截阻击,挡住了通往真相的道路。

    有非凡大能强势出手,叫板鸿钧!

    这一瞬间,鸿钧的双眼中有狠厉光芒一闪而逝。

    “是你……扬眉?”他一字一顿。

    道祖凝望浩瀚洪流,那其中在演绎无穷无尽空间大海,时时刻刻有诸元维度创造和毁灭,阐述了一种极尽璀璨辉煌的道果。

    这是属于一尊很古老强者的道。

    是从混沌纪元一路走来,遵循那个时代理念,以之为大道根基,将混沌纪元的混乱与更迭演绎得透彻无比的无上巨擘。

    一株空心杨柳,极品的先天灵根,先于洪荒天地不知道多少年就存在,更是在那秩序不存、大道不定的古老混沌便通了灵性,修成无上神通,是诸多混沌魔神中也最拔尖的强者之一!

    而且,在盘古提着斧头砍杀混沌魔神的疯狂时刻……

    他不知怎么做到的,于那样危险关头保全了性命,近乎全身而退!

    这样的一位大能,唤作——

    扬眉!

    这尊大能,鸿钧并不陌生,曾在龙凤时代有过交情——罗睺加上他们两位,上演了一段荡气回肠的大戏。

    “自然是我。”

    空间大海动荡起伏,一道飘渺朦胧的身影踏浪而行,走向了岁月时光的源头地,进入莫测混沌,话音渺渺,传入鸿钧耳中。

    “为何来此?”

    鸿钧冷漠质问。

    “听闻道友喜提天道管理一职,功参造化,我心好奇,故特来讨教一二。”

    扬眉微笑,他银色发丝垂落肩头,气质空灵浩瀚,深邃莫测……就如同是其脚下的空间大海一般,时刻变幻,难以测度。

    “讨教是假,阻我是真吧?”鸿钧的眸子逐渐眯起,“是你在谋划什么?”

    扬眉只是笑笑,却不吐半个字。

    “看来,你嘴很严。”鸿钧淡淡道,“需要我费些力气了。”

    “道友,你还有工作要做呢……维持洪荒平稳运行,可是重中之重。”扬眉开口,“不然,小心被弹劾玩忽职守,因私废公。”

    PS:高贵的孤狼,在情人节的夜睡着……更新晚了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