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蓝白社 > 贝斯特档案3:人类统合体
    2004年2月14日。

    小苟摸了摸自己硬得扎手的头发,满脸堆笑。

    “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把头皮切了就行了。”

    自从上次从南极回到总部,小苟就被隔离检查。

    尝试各种办法之后,研究部确定了冰晶发丝与头皮完美连接,并且绝对无法分离。

    于是干脆做手术,把小苟的头皮整个切了,然后重新移植了一块,并且重新植发。

    冰晶怪物是没法消灭了,但与人体分离,关押起来,倒也相当于消灭了。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脱离了宿主,但冰晶怪物也没有死。

    它与被转换者,并不是真正的寄生关系。

    虽然有不会直接伤害宿主的特性,但即便宿主死了,或者宿主受伤,冰晶怪物并不会有任何影响。

    那为何还要保护宿主呢?没有为什么,特性使然……它‘以为’自己是寄生者。

    “不愧是收容物啊。”

    小苟对收容物的理解,更加深刻了。

    收容物只有特性和现象,至于原理?原理是个什么东西?收容物根本不需要那种东西。

    “正是如此,收容物拥有自己独特的原理,也无法普及,我们没有办法从中汲取技术。”齐爷说道。

    “好了好了,有任务波?”小苟一笑,为了解决头发的问题,他在研究部待了俩月。

    如今已经修养完毕,迫不及待就想工作了。

    齐爷一敲他的脑袋说道:“苏州,精神病院,有个人需要我们去查。”

    小苟眨眼道:“调查任务?”

    齐爷笑道:“怎么?不想去?”

    “去啊!”小苟点头道。

    两人坐飞机赶往苏州,路上齐爷给小苟讲述任务情况。

    调查任务,顾名思义,发现异常让社员去调查,确定是不是收容物所为。

    “目标是个精神病,名叫李文,多重人格。已经出现的人格,就有130个……”

    “什么?130个人格!”小苟一怔。

    齐爷点头道:“没错,打破世界纪录了,在此之前多重人格最多的是24个人格。”

    小苟连忙道:“这肯定是收容物导致的啊!”

    齐爷白了一眼,无语道:“什么叫肯定是?这个不能想当然,得调查清楚才行。”

    “我已经派人调查了他从病发一个月以前,一直到送入精神病院,期间所有的人际交往和去过的地方。”

    “结果是没有任何异常,也就是说,李文的情况是个孤例。”

    小苟点点头,他明白齐爷的意思。

    孤例的话,就说明这里面就算有收容物,也不是收容物导致李文130个人格,而最多是李文自己的特质。

    否则他发病的地方,或者他身边的其他人,应该有跟他类似的情况才对。

    小苟思索道:“多重人格可以多达130个吗?”

    “理论上是可以的。”齐爷说道。

    小苟摇头道:“我不信,他的大脑受得了吗?”

    齐爷说道:“这就是他异常的地方了,他是变换型的多重人格。已经出现过的人格,都没有再出现过了。”

    “他的130个人格,是精神病专家累计算下来的。”

    “他几乎每天都变一个人格,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很可能新人格诞生后,旧人格就消失,所以他不是同时有130个人格,而是累计出现过129种新人格而已。”

    小苟思索道:“每天人格都转变吗?规律是不是死的?”

    规律如果是死规律,那么极可能是特性。

    齐爷又摇头道:“不是,从进入精神病院以来,仅仅三个月罢了,却出现了130种人格。因为有些时候,一天变好几次。”

    “好像没有规律,暂时来说还不知道因为什么导致人格变换。”

    小苟不说话了,没有规律,虽然看起来更像是真的精神病,但其实也可能是收容物。

    因为收容物的特性,也可以要求人格变化是随机的。

    齐爷说道:“事实上,他被关在精神病院后,刚开始专家没有想到他每天都会变人格,按照正常对待病人的方式看待。”

    “无非就是聊天,询问他有没有收到什么惊吓或迫害。然后用些引导性的手法,希望他找回自己。”

    最初李文就是在公司上班时,突然狂性大发,直接红着眼,拿着一把水果刀,见人就砍。

    之后扭送精神病院,百般了解下,才知道李文认为自己是明末边军一小兵,当时以为身边的人都是鞑子。

    因为有暴力倾向,他被单独关在一间房里,情绪失常很激动,所以偶尔还要打镇定。

    几天后,护士汇报他情绪非常稳定,于是专家想找病因,跟李文聊天。

    结果当时李文自称‘刘志’,说着一口苏州方言,认为现在是民国二十六年,其性格懦弱,还以为自己是因为汉·奸罪而抓起来的。

    专家当时推断,李文可能是电视剧看多了,塑造出了一个小兵人格和一个汉·奸人格。

    又是一周后,专家再次面诊,还在继续上次的话题,跟他聊民国的事情,结果李文一声不吭,又聊明末的事,他依旧是一脸冷漠。

    当时专家不以为然,精神病不理医生是很常见的,所以聊了十几分钟后就离开了。并且建议护士多跟他说话。

    真正发现李文人格在变,是那次面诊之后。

    护士经常去陪他聊天,很快就察觉,对方早已经不是小兵,也不是汉·奸刘志,人格经常变化。

    今天去的时候,可能是个傻乎乎的乞丐,第二天就成了凶狠的土匪,再过段时间,又成了老实巴交的工人。

    如此反复,到现在,有明确的记录的人格,就有89个,摄像头观察的疑似新人格,保守估计也有40个。

    129个人格,再加上‘李文’自己,他理应累计有过130个人格。

    毫无疑问,太蹊跷了,很快引起了蓝白社外围人员注意,作为调查任务。

    这个任务,在正式社员接手前,都是外围人员追查。

    以很多外围人员的水平,已经足够查出他是不是真的精神病,根本用不着社员亲自出马。

    之所以齐爷接下这个任务,完全是想培养培养小苟的调查能力。

    三个小时后,两人下了飞机,来到了苏州一家公立精神病院。

    “喏,这是证件,我是魔都来的精神病专家,你是我的研究生。”齐爷笑道。

    小苟接过证件,抱怨道:“怎么现在才给我?”

    说罢,齐爷已经一溜烟跑到住院楼的门房登记了。

    小苟连忙跟上,也递上证件,顺势扫了眼自己的名字。

    这一看,小苟愣了,因为自己名字被改了,其实改了没事,假证件嘛,用化名很正常。

    但是上面的姓名却是:苟东羲。

    “……”小苟斜着眼瞪着齐爷,杀气迸发。

    “嘿嘿嘿。”齐爷扭头就走,笑嘻嘻地跑上了楼。

    小苟硬着头皮做完登记,门房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两人上了楼,受到热情接待,齐爷提出要见一见李文,很快就有人去安排。

    等待期间,小苟一把揪住齐爷的衣领,口水喷他一脸道:“你是畜生吗!狗东西是什么东西!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齐爷鄙视的眼神说道:“这点小事,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吗?差评!”

    小苟气道:“差评个屁啊,我已经完成过一次收容,拿到阿尔法徽章了,你还能把我送回去实习不成!”

    齐爷笑道:“淡定!淡定!做任务呢!”

    这时有医生过来,小苟连忙平心静气,一脸和气地坐下。

    “齐教授,病人今天不配合,连饭都不吃,正在病房里闹呢……”医生说道。

    齐爷笑道:“没事,那我们就去病房里看他。”

    蓝白社已经有人给医院打了招呼,医院方面是完全配合。

    很快,齐爷与小苟,就被带到了病房。

    只见李文披散着头发,穿着拘束服,固定在床上,眼神凶厉。

    他不断地咆哮着,似乎极为愤怒与悲伤。

    医生说道:“他经常这样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医生护士们听不懂,但是社员却听得懂。

    社员们都吃了翻译魔芋,只要是成体系的语言,就可以直接理解。

    “大谬!大谬!诸侯叛乱,清君侧只是借口!削之亦反,不削亦反,既已削藩,当速平乱!”

    “我要见陛下!我要见陛下!”

    李文不断地挣扎,似是心中有无数话要说,情绪极为激动,到后面还声泪俱下。

    齐爷与小苟对视一眼,坐到椅子上。

    又听到李文说道:“你不是陛下……你不是……你们是何人!陈嘉何在?奸贼何在!”

    齐爷面色古怪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文一愣,这句话他听懂了。

    翻译魔芋,说出来的话,别人也是自动明白的。

    “你不识老夫?”李文惊异道。

    他很快也发现,这里的人好像都不认识他。

    李文眼神锐利道:“老夫官拜御史大夫!吴楚野心,在大位不在削藩。七国叛乱,岂可擅杀大臣!定有奸人佞言。”

    小苟说道:“问你名字呢,你说这么多干嘛!”

    倒是齐爷反应过来,问道:“晁错?”

    李文看向齐爷,说道:“你是何人?我要见陛下!”

    这是默认了。

    “晁错?”小苟琢磨了一下,说道:“那个七国之乱,被刘启腰斩的晁错?”

    “放肆!竖子也敢直呼陛下名讳!”李文瞪眼道。

    小苟摸着下巴,心说这真的是多重人格吗?

    汉景帝时期,晁错是景帝刘启的老师,非常受信任。官拜御史大夫,当时的御史大夫乃是三公之一,没有更高的官了。

    其有功于社稷,是一名非常有能力的法家大臣。但是他性情激烈,深受景帝信任的同时,也得罪了很多大臣。

    在这种情况下,晁错提出削藩。

    周行分封,导致五百年春秋战国。秦皇一统,改为郡县制。不过到了汉初,又被刘邦弄回了分封。

    文帝的时候还好,到了景帝之时,诸侯们已经很不尊皇帝了。

    长此以往几代下去,恐怕会重蹈覆辙,又来一次春秋战国。

    于是晁错,上疏《削藩策》,剥夺诸侯大量封地,纠正封地私法,削减诸侯特权。

    景帝听了,颁布法令,结果很快就导致七国之乱,吴楚等诸侯国联合叛乱,并提出口号:“诛晁错,清君侧。”

    诸侯叛军,声势浩大,景帝问晁错怎么办,晁错希望景帝御驾亲征,自己则坐镇长安。

    景帝没听,之后晁错的政敌上书:“吴楚叛乱目的在于杀晁错,恢复原来封地。只要斩晁错,派使者宣布赦免七国,恢复被削夺的封地,就可以消除叛乱,兵不血刃。”

    之后接连有人上书,弹劾晁错,提议将晁错满门抄斩。

    对此,景帝批准了,派中尉陈嘉到晁错府上,下诏骗晁错上朝议事。车马经过长安东市,中尉停车,向晁错宣读诏书,腰斩晁错。

    当时晁错就这么穿着朝服,被腰斩于东市了。

    可是,哪有诛杀晁错,就能平定叛乱的道理。

    诸侯拍手称快,然后继续叛乱,并没有收兵,最后是靠周亚夫带兵破敌,用军队解决了问题。

    “多重人格,竟然还能以为自己是晁错的?这种人格是怎么生成的?”小苟嘀咕道。

    齐爷轻声道:“我们只要知道,这是不是病。”

    “他说的……应该是古长安话。”

    小苟说道:“那就是收容物导致的咯?李文不过是普通的大学毕业,怎么会说古汉语?”

    齐爷摇头道:“我们也不会说啊,也可能他只是说精神错乱状态下音调奇怪的方言,这一样是可以被翻译魔芋破解的。”

    说罢,齐爷回过头,让医生去拿纸笔。

    然后,他亲自上前,给李文解开了拘束服。

    “小心啊!上次就有护士被他打伤了。”医生说道。

    “没事。”齐爷笑道。

    李文松了绑,奇怪地看着自己光滑的手掌。

    很快纸笔拿来,齐爷说道:“晁大人,陛下是见不到了,但我可以让你写一封奏疏,这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

    李文大喜,行礼道:“请留下姓名,老夫若得开恩,必举荐阁下。”

    他接过纸张,看都没有看一眼圆珠笔,似乎压根没把那当成笔。

    只见他咬破手指,以血书写,洋洋洒洒,文采飞扬!

    齐爷与小苟在一旁默然观看,医生也凑在那,啧啧称奇道:“哎呀,这字写的真漂亮!写的啥啊。”

    可不漂亮吗?一手秦隶,写得气势磅礴。

    虽然看不懂,但也知道这字极为漂亮。

    齐爷和小苟当然看得懂,他们连甲骨文表都背下来了,金文、大篆都会写,更别说隶书。

    李文写的字,介于秦隶与成熟的汉隶之间,与后来的汉字一脉相传,差别很小,他俩一眼就认得出来。

    至于内容,更是文采斐然,言削藩之事,平叛之重,入木三分。又言奸佞惑言,劝说陛下莫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字字啼血!配以血书,更令人心生恻隐。

    “嘶……这篇文章写下来,汉景帝看了,恐怕真会收回成命吧……”小苟笑道。

    齐爷低声道:“这文采过分了!”

    “可不过分了吗!没听说过,得了精神病,就能写古文的!”小苟说道。

    齐爷说道:“但如果真是历史上的晁错,写出来却不足为奇……”

    晁错乃是超级学霸,能言善辩,文章犀利,什么事都能长篇大论,把问题分析的丝丝入扣。

    可惜,历史上景帝没给他嘴遁的机会,也没给他上书的时间,骗他上朝,半路上路过东市,直接就拖去腰斩了。

    古汉语听不出是不是真的,但是这文章却做不得假。

    才气逼人!现代人哪里写的出来?

    两名社员都是识货的,看李文的眼神立刻就不对了。

    这哪是李文?怕不是就是晁错本错吧?

    “穿越?不对,这脸就是李文啊。魂穿?”小苟轻声道。

    齐爷说道:“至少确定了,这肯定不是精神病……”

    收起文章,齐爷让闲杂人等都出去。

    随后问道:“晁大人,你记得你躺在这之前,在做什么嘛?”

    “陛下宣我上朝,半路宣召腰斩老夫,哼!定有奸贼弹劾!”李文说道。

    齐爷问道:“那……行刑了吗?”

    李文神色犹豫,却说道:“陛下宣我入朝,奸贼岂敢杀我!”

    小苟乐了,一眼就看出他撒谎,说道:“你没看出哪里不对劲吗?你觉得这里是哪?”

    “昭狱?”李文脸色紧绷道。

    这病房窗户都焊死了钢条,确实像监狱,但整个环境跟那个时代还是有着很大不同的,他真的看不出来吗?

    “行了!你已经死了!”齐爷突然从外面,拿出一面镜子对着李文。

    看着镜中的自己,李文歇斯底里道:“吁!哈哈哈哈!我知道……我就知道……汝是泰山君耶?”

    “……”秦汉没有地府的说法,只言人死魂归泰山。

    泰山君,即为泰山之神,冥司鬼都之主。

    眼前的‘晁错’,其实记得自己已经被腰斩,被腰斩后还苟活了几息,印象深刻。

    在他的印象中,腰斩后不久,再睁眼,却是被绑在床上,大声喊叫也无人理会。

    他在那胡思乱想,认为自己没死,腰斩只是幻想,其实是被打晕关押在这里了。

    如今,齐爷突然拿出一面照的人纤毫毕现的镜子,大喝道:“你已经死了!”

    霎时间,他方寸大乱,被腰斩而死的记忆再次涌现,知道这里是鬼都冥府,眼前手持神器镜面者,乃是泰山阴君!

    小苟笑道:“他是泰山君,那我是什么?”

    说罢,他揽着齐爷,两人并肩而立。

    李文一脸恍然道:“你二人,乃神荼郁垒?”

    小苟哈哈大笑。

    齐爷推了他一把,走出病房对医生说道:“这个病人需要转院,做一下交接手续吧。”

    医生没有意见,这又不是犯人,只是个病人而已,上头都交代好了,如果齐教授要求转院,就配合他。

    一个小时后,一辆外围人员开来的专车就到了,所有手续也都办好。

    并不是紧急情况,所以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

    暂时来看,这个人还很安全,没什么威胁。

    “跟我们走吧!”小苟扶着李文走出病房。

    怎料李文直接挣开他,激烈道:“放开我!我不去!我宁死也不接客!”

    他竟然变得娘里娘气的,抿着嘴,手提着裤子上的布,跌跌两步,一头撞向墙壁,视死如归!

    “啊咧?”

    小苟反应极快,刚才他只是轻轻扶着,感觉到对方挣扎,刚一脱手就立刻反抓回去。

    一手掐住李文的肩头,另一只手握住李文的手反剪,轻松将其按压在墙上。

    “啊啊啊!”李文发出尖叫,身体扭捏。

    齐爷眉头一挑道:“他变了!”

    小苟目瞪口呆,好家伙,一会儿一个人格啊?

    这回是个女的?接客?

    “咋了咋了?”听到尖叫,医院人员都聚了过来。

    “没事……犯病了。”齐爷平淡道。

    医生说道:“他暴力倾向很严重,很多时候的人格都很暴力,建议还是绑着吧。”

    “不必了,我……”小苟想说自己能轻易钳制对方。

    但齐爷却说道:“绑着吧。”

    “好嘞。小张来搭把手!”医生叫道。

    他们都很专业,很快就又给李文双手抱胸,浑身结结实实地给扎紧拘束住了。

    “啊啊啊!放开我!”李文跟疯了一样,被众人按住拘束时,还张嘴咬人。

    可惜他哪里顶得住好几个大汉,精神病院的人做事干净利落。

    “来,给抬走!”他们知道齐爷来头不小,很尽心地要把李文直接一路抬到院子里,送上车。

    “放开我!呜呜呜呜……”李文哭哭啼啼,眼神绝望。

    突然,小苟眼疾手快,猛地伸手去掐李文的下巴。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李文竟然一口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哎呀卧槽!快止血!”众人惊了,连忙将他侧放,并强迫他张嘴。

    齐爷从身上掏出药膏,三步并两步冲上去,先是抽出舌头,然后抹上药膏,很快止血。

    “受刺激了,对待精神病要有耐心。”齐爷说道。

    “是是是。”

    “不用你们了,我来吧。”小苟扛起李文就走。

    眼见他们上了车,医生们还在谈论:“那药膏真厉害,血一下子就止住了。”

    “主任,他们哪个医院的?”

    “金陵军医院的,这恐怕是军队里的药膏啊。”

    “军医院的怎么这么关注精神病?”

    “谁知道呢,说是机密,不必多问。”

    ……

    飞驰的汽车车厢里,齐爷和小苟一左一右,就看着被绑的紧紧的李文。

    李文满眼恐惧,泪流满面。

    齐爷抽出针线,小苟掐着下巴,两人直接开始给李文缝合舌头。

    不多时,舌头就跟没剪过似的,弹跳依旧,屈直如意。

    只有李文嘴边上干涸的血,代表着他曾咬断过舌头。

    绝对缝合!齐爷正是拥有这项特性的社员之一,他的技艺已然高深到,就算是剁成几千块,也能缝合回去的程度。

    当然……真要剁碎,那缝合回去,也只是尸体了。

    “你们……你们……”李文惊恐地说着话。

    “我们就不堵你嘴了,不要再咬舌自尽了。”齐爷说道。

    只见李文一发狠,竟然又要咬。

    小苟笑道:“你咬断舌头,也不会死的。别说死了,我这哥们能立刻再给你缝回去。”

    李文绝望无比,眼泪不争气地流淌,面如死灰。

    “不必伤心,我们不是带你去接客。”齐爷温柔道。

    他的声调柔和,语气温吞,直教人如沐春风。

    齐爷是那种看起来非常有味道的中年人,给人很和善,很有安全感的气势。

    眼神不仅不凶厉,反而还带着一些俏皮。

    搭配一些催眠手法,齐爷轻松就让李文的情绪缓和下来。

    三两句,就又把他此刻的人格搞清楚了。

    普通人,一个非常普通的良家女子,乾隆年间出生,不过十七岁。

    本来都婚配出去了,成亲前夕,未婚夫被恶霸打死,自己则被强抢侮辱,但她性情刚烈,咬掉了恶霸的耳朵。

    于是被打得半死,卖给了勾栏院。

    她不肯接客,只求一死,印象中已经撞柱而死了,没想到一睁眼,又被小苟扶着,还以为自己没死,便要继续自杀。

    尤其是精神病院的人,强行将她绑起来,更是让她羞愤不已,决意咬舌。

    齐爷和小苟对视一眼,某种绝对特性,出现在这人身上。

    不断地导致其人格,扭曲成其他人。

    “姑娘不必害怕,我们都不会害你的,如果你感觉不适,我们现在就可以给你松绑。”齐爷笑道。

    李文点点头,齐爷当即给他松绑。

    他也很老实,规规矩矩地坐在车厢角落,不哭不闹,神色黯淡。

    “距今为止,都是死人。对于他的记忆而言,都是前脚死,后脚一睁眼就在这里了。”

    车厢很大,齐爷坐到一旁轻声道。

    “像是魂穿啊。古人的灵魂覆盖了李文?”小苟回道。

    齐爷说道:“也可能就是单纯的心灵扭曲,原有人格被洗掉,随机生成一个新人格覆盖。”

    根据已有情报,出现的人性格、职业、时代都没有规律。

    时而民国,时而大汉,时而明末,时而晚清……

    甚至病例记录里,还有外国人,张口就是噼里啪啦的英语。

    “都是历史上的人物哦。”小苟说道。

    “大多数是无名之辈,像晁错这样的名人出现的很少,另外记录中,时代最近的一个是二十年前死的。这几乎就是跟我们同时代了。”齐爷说道。

    “这范围……莫非只要是已经死了的人,其人格就有可能出现在李文身上?”小苟惊道。

    齐爷点头道:“很有可能,这个人还需要长时间地观察,我们暂时还不知道人格切换的条件。”

    “看起来像是随机的,但即便如此,他也有可能出现……历代蓝白社牺牲者的人格。比如五代社长……”

    小苟激动道:“是啊,找出其中的规律,也许我们就可以让五代社长的人格复生了!”

    齐爷并不激动,他有些忧虑地盯着李文。

    此刻这位‘女子’,正呆滞地看着自己男人的手,随后很害怕地缩着身体,一脸茫然。

    随机到蓝白社过往的牺牲者,按照现有的情报来看,确实是有可能的。

    但古往今来死去的人中,普通人,无名小卒占了大多数,从概率上来说,随机到一个名人都是非常稀奇的事了。

    另外,如果李文的人格,范围真的如此广大,那出现盖亚教会或者小兄弟会历代的死者,也是有可能的。

    好在,发现的早,现在把李文带走,以后就住在蓝白社的基地里,慢慢研究便是。

    齐爷和小苟低声讨论着,突然,畏缩在角落的李文,猛地站起来。

    “嗯?”齐爷立刻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次不必多想,也知道他人格又变了。

    因为李文的气势,整个发生了蜕变。

    气势这东西,虽然虚无缥缈,但又是确实存在的。

    此刻的李文,眼神如鹰,眸中似有火光闪烁,豁然而起,动静切换毫无滞碍。

    他就站在那里,静静地站着,动也不动,看来就像是一座冰山。

    小苟咋舌道:“变得太快了,他在医院里没有这么快切换人格吧!”

    根据医院的记录,一般是一天两三次,最多四次。

    而现在,前后仅仅一个多小时,竟然已经变了两次了!

    显然,这种人格切换,应该是有规律,或者说有条件的。

    齐爷和小苟应该多次触发了某种条件,导致其短时间内,反复切换人格。

    “你……不对,危险!”齐爷经验丰富,立刻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他浑身汗毛炸起,却还是拦在了小苟身前。

    与此同时,李文动了,他只向前了一步,就将手掌印在了齐爷胸口。

    “噗嗤……”齐爷狂喷一口血,胸口深陷进去,骨裂声连绵不绝,仿佛被火车撞击一般倒飞出去。

    “轰!”倒飞出去的齐爷,直接撞断了小苟的六根肋骨,随后两人贴在一块,倒飞而出,竟然撞碎了车厢大门!

    “嘎吱!”

    开车的外围人员听到动静,立刻刹车。

    下车一看,车厢门已经被爆开,齐爷和小苟滚出十数米,瘫软在地,齐爷更是呕血不停。

    “什么!”司机惊骇莫名,在他眼中,社员是无比强大的,没想到此刻竟然被打得濒死!

    只见从车厢之中,一人踱步而出,难言的气势压倒性地扑面而来。

    他的相貌和衣着是李文,可他真的是李文吗?

    “嘭!”司机愣了一下,立刻拔出抢来,朝李文头部射击。

    随后惊人的事情发生了,李文背对着他,竟然猛地歪头,躲过了这颗子弹!

    “他躲开了!”司机震惊之余,还感觉到遍体生寒!

    对方回头了,李文,或者说眼前这人,回身走向司机。

    微风吹拂,隐隐有虎啸龙吟般的声响。他徐徐而来,步伐如鼓点般铿锵有力,带有某种奇特韵律,气势每一步都在升腾,如大江大河滚滚东流,不可遏制。

    虽然被射了一枪,可其气度冷静、沉稳。

    司机虽然是外围人员,可也受不了这冰山压倒似的压力,连连开枪,却因为紧张而打偏。

    明明才几米的距离,对方似乎已经知道射不中他,依旧是踱步而来,没有做出任何躲闪的举动。

    “这人……”

    “嘭!”

    司机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对方突然身形舒展,轻飘飘如一阵风袭来,一掌印下。

    随后毫不犹豫地转身,仿佛只是那一掌只是掸了掸袖子,根本没有多看司机一眼。

    “……”司机一个字都蹦不出来,嘴巴里已然被鲜血拥堵,嗤嗤流出的同时,身体如泄了气一般,软倒在地,再无声息。

    死了,一掌下来,这名身体强健的外围人员就被秒杀。

    如此强大的实力,绝对不是单纯的人格可以解释的。

    李文的身体并不强壮,人格切换下,竟然能一掌打出如此大的威力,瞬间击飞两名社员,还冲破车厢,甚至躲闪子弹。

    这哪是人格切换,这是连属性面板都切换了吗?

    一直以来,因为转变的人格,都只是普通人,又因为长期被绑在精神病院的床上,所以并没有展现出这一点来。

    可现在,毫无疑问,李文的人格,切换成了一个极为了不得的人物。

    这个人物,生前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

    人格切换后,身体素质普普通通的李文,肌肉骨骼内脏没有任何变化,却也偏偏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

    这种感觉,就像是属性强行实现一样,跟反转之歌变成小孩一个性质,社员的强大身体素质,变成小孩后,哪怕皮肉软绵绵的,一样力量巨大,防御惊人。

    有此先例,‘李文’突然的强大,就不难理解了。

    身体还是李文的身体,可‘属性’早已不是。

    他现在到底是谁?小兄弟会的古代刺客?

    “混蛋!”小苟只是断了六根肋骨,他站起来,旁人可以看到他左右两肋下侧完全是畸形的突出。

    可这样的伤势下,他的神情却仿佛没受伤一样。

    小苟抽出一把合金短刃,脚下波纹一震,就如炮弹般冲了上去。

    管他是谁!当着社员面把外围人员杀了,小苟此刻只想击败对方。

    “咻!”

    小苟速度极快,十几米转瞬即至。

    刀子都刺到眼前了,对方还一动不动。

    眼看着,小苟就要一刀洞穿李文心脏,骤然间……风云突变!

    他只感觉到手一凉,短刀就从手中反向激射,

    “呃……”小苟的手空空如也,一低头,刀柄已然狠狠地扎进了自己的胸口,只露出一个尖儿。

    ‘李文’竟然激射出一股气劲,打在短刃上,直接让短刃倒飞脱手,刀柄插进小苟胸膛。

    “这特么什么鬼……”

    不是小兄弟会的!气劲,这种气劲难道是空气墙?对方是昔日蓝白社员?不对,蓝白社员不会一声不吭就杀人啊。

    小苟强忍着剧痛,紧接着他强大的战斗直觉,感受到恐怖的攻击即将到来,立刻飞身跃起。

    脚踏空气,扶摇而上,转瞬间借助空气墙,就踩在了十几米的空中。

    ‘李文’抬起头,神色终于有变,似是没想到小苟的身体如此强横,生命力如此顽强。

    同时,也没想到小苟能凌空虚立,不禁赞赏道:“好妙的轻功!”

    这一句话,信息量巨大。

    两人都愣了,什么鬼,轻功?

    齐爷伏在地上,含血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中气十足道:“上官金虹。”

    “……”小苟懵了。

    齐爷则瞳孔突然收缩,意识到眼前的收容物,威胁巨大。

    开什么玩笑!人格切换附带人物属性,这都算了,因为齐爷早就想到了这种可能。

    只是单单如此,威胁也只是贝塔,因为历代的人物,再强也就那么强。

    哪怕古代的超级刺客复生,齐爷心想也有一战之力,没什么好怕的。

    可是……上官金虹?

    这是什么鬼啊!哪有这个人!这不是小说里的人物吗?

    武侠小说里的一代枭雄,兵器谱排行第二,龙凤双环上官金虹?

    虽然兵器谱排第二,但武功在其盛年时,已然天下无敌,是实际的第一。手中无环,心中有环!小说中的主角李寻欢,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便会被其秒杀!

    当然,最后他还是死了。

    在他一切的筹划完成,一切尽在掌握,称霸武林,天下无敌,只要一出手就能杀死小李飞刀李寻欢,布局收尾的情况下。

    上官金虹偏偏多此一举,想知道自己能不能接住小李飞刀……

    然后,他死了。

    齐爷脸色难看,根据已有情报,李文的人格切换,无一不是已经死掉的人。

    他万万没想到,这种人物面板切换,竟然范围大到连小说虚构人物也可以出现。

    武功!收容物直接让上官金虹的武功得以实现!

    这点小事,绝对特性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上官金虹都还算好的了!只是个武侠人物。

    这要来个太古魔主可怎么办?以我魔血染青天?

    这收容物绝不是贝塔,至少是伽马,亦或者德尔塔!

    就算该收容物有只切换人类的限制,威胁也是极大的。

    要不,把所有武力值太高的小说,都封禁了?

    齐爷思绪急转,脸色越来越难看。

    击败上官金虹的,是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

    可现实中,哪有小李飞刀?那绝对命中般的逆天飞刀,连与之类似的收容物都没有。

    小苟倒是不想那么多,眼前的仅是上官金虹,小苟只知道现在的任务,是战胜他!

    他是人,也会死!

    小苟拔出刀柄,涂抹药膏,同时给自己来了一针。

    “不要冲动!”齐爷眼见小苟又要上,连忙叫住他。

    齐爷的伤势极为惨重,正面受了上官金虹一掌,五脏六腑全部破碎。

    这一掌是要他命的!好在他生命极为顽强,勉强挺住没死。

    可也失去战斗力了,小苟虽然伤势轻,但上官金虹根本没用全力,始终气定神闲。

    齐爷的想法是,能拖就拖!他已经呼叫支援了,这里是苏州,附近有不少社员,十分钟内恐怕就可以到达。

    然而小苟,自信道:“上官金虹是吧,听说你被飞刀秒了?”

    对于上官金虹这个人,他还是有所了解的,野心奇大,乃一代枭雄。

    所以指望他老实是不可能的,堂堂正正把他击败吧。

    上官金虹脸色微变,他当然记得,记得那惊艳绝伦的飞刀。

    在他从车厢里睁开眼的时候,记忆里最后一幕,乃是对小李飞刀威能的不敢置信。

    那真是无比神奇的一刀,他万没想到给李寻欢出刀的机会,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幻觉么……不,我已经死了……”

    “现在,是借尸还魂吗?这里是哪里?”

    上官金虹心思飘转,满心困惑。

    而就在这时,小苟捕捉到这良机,不知不觉摸到他身旁!

    刺客步伐!失去存在感的潜行!

    这可是绝对特性,武功高强又能如何?

    死!

    小苟毫不犹豫,一刀扎进了上官金虹的心脏。

    然而,上官金虹真气自行冲出,虎啸龙吟,激荡数尺,反击小苟。

    饶是小苟早有预料,刺穿心脏就立刻急退数米,躲开了杀招。

    他还是被无形的气劲卷中,护体的空气威装没有破碎,所谓的内力,竟然直接穿透了空气墙,导入了小苟体内。

    霎时间,只觉得体内的筋骨爆炸一般碎裂,小苟狂喷一口鲜血,打了个旋栽倒在地。

    “竟然……没察觉到……”上官金虹捂着心脏,这一刀还扎在上面,并没有拔出。

    如果是当着上官金虹的气机牵引下失去存在感,以上官金虹的战斗经验,就算找不到小苟,也肯定可以覆盖性打击到他。

    然而小苟提前用话术刺激,引导上官金虹想起被飞刀杀死的记忆。

    死而复生,环境大变,身体也不是自己等种种情况,即便是一代枭雄上官金虹,也忍不住思绪被带偏,定不下心来。

    如此,在小苟刺客步伐消失的时候,上官金虹竟然毫无举措,以至于被一刀扎心!

    刀尖插进心脏,刺破了几寸,一时半会,他还不会死。

    但是,这已然是要命的伤!

    成功了,小苟这舍命的犀利一击下,上官金虹若没有及时治疗,便是必死。

    但他……也失败了。

    因为上官金虹没有立刻死。

    这正是齐爷不想让小苟上的原因,这可是上官金虹,在他的时代里,是武林第一强者。

    以社员的智慧,想玩死他,其实办法多得是,齐爷也想到许多。

    可那又如何?对方有情报不明的内功,护体真气恐怕也是有的。

    若没有相对应的,兵器上贯通内力,恐怕力量再大,威力也不足以瞬间要他的命。

    古龙世界的武林高手,除非被同样的高手秒杀,否则往往都能临死前反扑一击。而如果不能瞬间要他的命,以上官金虹的恐怖实力,换掉一两个人是很轻松的。

    齐爷不想再有人牺牲了,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办法,为何要以命换命?

    像小苟前半截的策略就很好,用话术配合‘借尸还魂’般的情况,引导对方困惑,考虑自身,乃至询问现在世界的情况等等。

    这都可以大大的拖延时间,等支援到了,战胜他几乎是轻而易举的。

    可偏偏,小苟想要现在杀了上官金虹,引导对方失神之后,竟然趁机用刺客步伐一刀扎心。

    虽然重创了上官金虹,但他并未立刻死去!依旧屹立不倒!

    还是……太年轻了……

    齐爷不怪小苟,因为这孩子,一直是这样的。

    人,终究要成长,就像自己一样。

    “狗东西!你没死吧!”齐爷咳嗽着,艰难说道。

    他没有在伪装,他现在还能说话,都已经是个奇迹。

    “老子不是狗东西……”小苟躺在地上,嘴巴微动,头微微偏转,并没有死。

    但是浑身瘫痪,已是动弹不得。

    最恐怖的,不是这个。

    而是上官金虹,心口扎着一把刀,依旧身形矫健,周身无形气劲宣泄,气势恐怖,直扑过来。

    从这真气冲破身体,爆血管一般的喷涌情况来看,按照小说里的说法,这是散功,上官金虹恐怕走火入魔了。

    可是即便走火入魔,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反而是更加强大的。

    “啊啊啊!我死了!哈哈哈!我死了!”

    “小李飞刀!小李飞刀!我竟然接不住……好刀法!好刀法啊!”

    上官金虹,走火入魔,经脉爆裂。

    如疯魔般,掠过小苟的身体,随手一击,羚羊挂角,威力却十二分的恐怖!

    “轰!”

    眼看小苟就要化为碎尸,齐爷竟然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冲到身前。

    不,他并没有站起来,是空气墙在飞行!

    凝实的空气威装,裹挟着身体,飞到了小苟身旁,挡住了这一击。

    单纯的空气墙,是挡不住内力,他必须以肉身相抗才行!

    “噗嗤!”

    上官金虹濒死的一击,直接轰穿齐爷小腹的位置。

    恐怖的真气激荡,齐爷直接身体爆裂,无数碎肉纷飞,脑袋外加半个胸膛,滚出数十米,撞在一棵树下。

    瘫痪在地的小苟,目眦欲裂,肝肠寸断。

    “草!”小苟愤怒地制造出一团空气墙,如炮弹般轰在上官金虹心口,顿时将其炸飞。

    那把短刀,也彻底穿透心脏。

    “齐爷……”

    小苟头昏脑涨,浑身剧痛不已,意识都模糊了,但他之前给自己打了一针。

    那一针的药效还在,这才让他之前没有死。

    此刻那药效吊着命,小苟强打精神,再度凝聚出空气墙,推动着自己朝树下,齐爷小半截身体靠近。

    他就像是一团烂肉般,被自己的空气墙如扫垃圾推过去。

    滚动几番后,终于来到了齐爷身旁。

    此刻的齐爷,胸部以下,全都没了。竟然被刚才那一击,劈成两截。

    眼前的齐爷,只是脑袋外加肺部与心脏而已。

    小苟可以看到,他心脏都碎了,肺叶也糊在一块,明显活不成了。

    “你特娘的可别死啊。”小苟没经历过队友的死亡,此刻大脑一片空白。

    然而,生命力极度顽强的齐爷,此刻竟然真的还没有死透。

    他睁开眼睛,没有聚焦,似乎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但喉头发出微弱的声音:“烟……”

    “……”

    小苟疯了,都要死了,齐爷竟然还要抽烟!

    他连忙寻找,但是齐爷的衣服已经破碎了,哪里还有烟?

    而小苟他自己,更不会有,因为他不抽烟!

    “草!草!草!”

    小苟气愤地骂着,不停地在齐爷破烂的衣服里寻找着香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