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从仙路尽头归来 > 第二百九十章 蒸蒸日上幕周星
    一听马夫的话,小银顿时慌了,一双银眸之中忽然涌起一片雾气,连忙说道:“公子,小银没事,小银没病,公子别不要小银呀!”

    一双手摸在了她的脑袋上,轻轻地揉着,一如曾经的他,安抚着她。

    “别瞎想,马夫那家伙为老不尊。”楚天明的声音温和却有力,似四月的微风吹过小银的身心,小银胸腔里那颗忐忑的心逐渐安定了下来。

    “你们心绪不稳,再修养一段时日吧,然后我们启程。”楚天明说道。

    林风定了心,迫不及待地地问道:“公子是要启程去哪里呀?”

    楚天明看了马夫一眼,神秘的一笑,“去故事开始的地方。”

    马夫心间一凛,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之后几日,楚天明也会时常离开幕周星,通过混方殿去往几处蕴含火之道威的地方进行巡视,那是他所负责的地盘。

    其余时间,则是或在古旭国里喝酒,或去到幕周星外最近的星雨群里小憩。

    这一日,楚天明盘坐小行星带里的某一块碎石残骸里,他的周身浮动着一片星海,星海里有一条虎头虎脑的鱼儿缓缓游动。

    他双臂虚抱在前,气源神环之中浮动着太阴星与太阳星双星牵引的画面,太阳金红夺目,放出无尽光辉,太阴银蓝如夜下幽泉,清冷皎洁。

    一阴一阳,如阴阳鱼般游走在气源神环和楚天明之间,那虎头虎脑的鱼儿时而穿梭星海,时而跳脱而出,去戏耍太阴太阳的形相,三者似交融在一起,却又似相敬如宾互不侵犯,鱼儿来回穿梭之间,更好似蕴含着某种特殊的规律。

    “太古虚鲲承太初元兽鲲之血脉,先天就拥有虚空与吞噬两条二品大道,虚空遁化在其施展来,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但在旁人领悟来,却犹如隔着数重山……”楚天明推演着太古虚鲲的道,他倒并不是想逆演二品大道,那并不是他如今的道古圣体所能够承受的,他另有想法。

    楚天明曾得到大道至宝罗天道衍多个时代,对于大道衍化之奥妙,万世也难有一人能出其右。

    加之他曾以影子身化万物,参诸天无上之玄奥,曾推演出一门道法,但当初的他,并未向如今这般骑着太古虚鲲穿梭星空,没有通过罗天道衍的一角印记沟通过太古虚鲲的本我,故而只是将那一门道法推演出一个轮廓,说的实在点,就是菜做好了,但缺乏灵魂。

    如今的他,已是找到了灵魂,但如何绝妙地将之注入,却不似撒盐那么简单了。

    这门道法,他从天渊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推演,但纵使差了一丝,无法补全。

    “太阴……太阳……太古虚鲲……”楚天明揉了揉眉心,无人知晓他在脑海里经过了何等复杂的推演,“头疼呀头疼……”

    若是让曾了解楚天明听到他说“头疼”,第一反应是好笑,这家伙居然也有头疼的时候?但笑完,他们会觉得惊悚——楚天明这厮究竟是在推演何等道法,竟会直呼头疼?

    楚天明随手一挥,诸般异象悉数消散,气源神环重新纳入体内。

    “快了,只差倏忽一瞬的灵感迸发,就可以将它推演出来了。”楚天明有些兴奋,若是那门道法真被他成了,那可就有意思了。

    他展开星图,一步踏入,只见星痕一闪,便已回到了古旭国。

    古旭国演武场上,林风和小银切磋得火热,道体恢复之后,林风如获新生,往引雷淬体的方向迈出了一步,踏入了拓体境中期。

    而小银,则是在玄黄火在滋润之下不但融合紫萱木盒子之中的祖血,若非楚天明又以压制她的修为,令她每一步走得极为夯实,她如今已经有资格触摸拓体境的门槛了。不过,她如今所显示出来的修为,依然只有引炉境中期。

    虽然如此,但她真正的实力,却在拓体境初期。

    演武场上,林风不用定雷针与小银交手,已是有些捉襟见肘。只见小银的周身浮动着月出东山上的异象,举手投足之间,一头银狼虚像如臂驱使,伴随着她的辉月心法,不断地攻击着林风。

    林风以体伐山河出手,但他身为炼体修士,面对修炼了道法的小银,只能强行立于不败之地。

    马夫和小白在边上看着,时不时地提点几句,引起其余围观者惊羡的目光。

    对于马夫这等封王强者,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想得到他的一两句的提点,但小银和林风不过数番交手,马夫已经提出了不少优化的地方,有这样一位“教官”辅导,修为能不快速提升吗?

    这些日子以来,演武场上的氛围火热了不少,像蓝凝蝶、陈栀橘她们,也是时不时地过来找林风和小银求虐,久而久之,修为也是颇有提升。

    如今的古旭国里,一股由皇室向凡人传播的尚武、尚法的风气,正在以一种恐怖的正能量大势席卷整个国家,并且像是时代的浪潮一样涌入道野,令得一些大小宗门纷纷习武修法,彼此之间切磋联谊,好不活跃。

    一些心存歹念之辈,在这样的时代浪潮下,不得不或归隐深山,或老老实实安分守己地生存了下去。

    不论是古旭国内,还是道野之中,大的小的宗门都像是雨后春笋一般拔地而起,而在这些宗门之上,文宗以超然物外的姿态,端坐于诸宗之间。

    在这段时间里,凝天境宗主涅老人宣布退位,新宗主由远离宗门的林风担任,并且将宗主继位大典无限期延后,直至林风归宗的那一刻再举行。

    合剑宗云芒剑祖愁白了头,也是隐居深山,将宗主之位暂且交给了年轻的剑十四。如今的剑十四,整个人儒雅之气大减,取而代之则是多出了许多凌厉感,剑一的死对他打击颇大,也让他剑心拔萃,化懒散为专一,踏入了云剑之境。

    剑十四的道法,也由原本的青芒术真正地成为了《青芒云剑术》。剑十四成为了新的青芒剑子,但他却放弃了这个称号。

    “合剑宗,自始至终,唯有一位‘青芒剑子’,我纵使成为首席,也依然是剑十四。”

    剑十四亦如获新生,只是这般蜕变,青芒剑子却是看不见了。

    剑十四时常会坐在剑锋之巅的广场上,抚摸着那个本属于剑一的蒲团,久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