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鬼手神医:王妃请上位 > 第1165章:我喜欢他
    萧九君循声望去,便看见了阿姜。

    那个曾经与萧氏寸步不离的仆妇,正穿着素衣。

    她双手紧紧握着衣袖,憔悴了许多的脸上,颧骨高高凸起,深刻的皱纹不自觉的颤抖,眼窝发黑,一双黑眼珠中隐隐泛着血丝,表情十分狰狞。

    萧九君扬了扬眉,一点儿都不意外的样子:“哟,终于认出我来了?”

    阿姜死死盯着萧九君举起的玉佩,瞳孔紧缩,咬牙切齿道:“是你,原来真的是你,是你勾结了冷千沉的儿子,害死了掌门和夫人!”

    语气笃定,恨意入骨。

    萧九君冷冷笑了笑:“哦,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

    阿姜道:“我亲眼看见了!那天,我亲眼看见你和冷枫,还有陆平洲的大弟子进了密室,而后,冷枫抱着你出来了,其他人却没有回来。

    我亲眼看见冷枫点了一把火,烧了整个密室,还有密室上的荒院。”

    萧九君不由皱眉。

    看来,冷枫那天也是受的打击真的太大了,善后做得如此马虎,居然还留下了阿姜这样一个证人。

    他身形一动,落到了阿姜面前,盯着她道:“你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了?”

    夕阳下,男子背对着夕阳,投下瘦长的阴影。

    阿姜被那阴影笼罩下来,克制着后退的冲动,咬牙道:“你这种没人性的畜生,原来也会害怕这些?

    你怎么敢呢?”

    她冷笑着一字字,“燕——长——宁!”

    萧九君的目光骤然冷了下来,一把扣住阿姜的咽喉,重重把人压在了岩石上。

    他杀气腾腾地看着阿姜:“别叫我这个名字,我姓萧名九君,只是萧九君,也只有这一个名字!”

    阿姜喉中溢出了破碎的笑声:“萧九君?

    你改了名字又何如,那也抹不去你出身于燕家,身体里流着燕家血脉的事实!你这个魔鬼,禽兽,掌门是你生父,夫人是你生母,你怎么下得去手!”

    萧九君一扬手,甩开了阿姜,冷笑:“燕家的人?

    这些年,燕家不是只有一个儿子,燕青临不是只有燕长华一个儿子吗?

    你们燕家所谓的二公子,早就死了,不是吗?”

    阿姜的后脑撞到了岩石上,当即头破血流。

    她却毫不在意身上的伤口,扶着岩石站稳,歇斯底里地瞪着萧九君:“你果然还记恨着夫人和掌门,当初他们把你送走,不也是没办法呢?”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再说了,你不也好生活到了现在?”

    萧九君紧紧攥着手心里的玉锁,隐在阴影里的脸扬起,目光漠然道:“呵,为了自己活命,把年纪五岁的我,送给江湖人臭名昭著的要疯子试药,我居然还能活到现在,真是命大!”

    “当初离开虚云山的时候,我就发过誓,这辈子,与燕家的所有人再也没有半分关系,他们的死活,我为什么要在乎?

    你说我记恨往事,存心陷害你们夫人和燕青临,还真是太高看自己了。”

    “若非又回了虚云山,本公子早就不记得世上还有这么一家姓燕的人了。

    恨?

    本公子要操心的事情多的很,没有多余的感情分给你们燕家。”

    或许当年他是恨过的,但是后来,他觉得恨这种感情,放在燕家人身上都是多余。

    恨,说明还在乎。

    但他,不在乎!燕青临贪图药疯子拿出来的丹药,这样的生父他不要;而生母,他的生母,应该是萧氏给自己那个替身,提议把他送走的,却是萧氏。

    仇人之子,难怪那么狠得下心?

    可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好,也保护不了孩子的母亲,他同样不需要!而其他人,就更加无所谓了,他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不在,那就干脆彻底撇干净吧,从此之后,他只是萧九君,无根无家的萧九君。

    燕家的人,若不曾碍了自己的路,他就当他们不存在,若他们碍了他的路,他也不会留半分情。

    不同于冷枫对亲人无条件的维护,萧九君对亲情的所有期待,从很小的时候就消磨干净了。

    哪怕燕青临是他血缘上的生父,燕长华和燕凝算是他的兄长和幼妹……在他的心中也没有半分位置!萧九君从来都是这样的人。

    冷血,无情,偏执而极端,风流多情,倾倒世人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张坚冰寒石般的心。

    唯一的例外,除了小姐,便是冷枫。

    小姐给了他另外一次新生,在他最为绝望的时候,从那老疯子手上,将他救下来,教会了如何他在这个无情的世上,好好活下去的。

    而冷枫……是他罩着的人!是他的!若是有人碍了他的路……萧九君盯着阿姜,杀心渐起:“阿姜,告诉本公子,密室里的事情,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我和燕家的关系,你真的只是凭玉锁猜到的吗?”

    他自己什么都无所谓,但冷枫不想坏了与燕凝的关系,他就替他杀干净知情的人,他不想冷枫知道他和燕家的关系,那猜到这一切的人,也都得死。

    阿姜的神情僵住了。

    她也没想到,当初那个被人宠得无法无天的二公子,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他说他不在乎燕家。

    这不像谎话,但有些地方不对劲。

    是了,既然不在乎,为什么还要试图封锁消息,一副要杀了所有知情人灭口的样子?

    “你要封了所有人的口,是为了那个冷枫对不对?”

    阿姜目光大亮,脸上浮现出不正常的古怪,“你不在乎燕家,但你在乎他。

    你重伤昏迷的时候,反复叫冷枫的名字,你怕他知道你的真面目,怕他知道你是个冷血无情,连父母兄妹都不在乎的怪物,怕他知道你其实是他的仇人之子!”

    “哈哈哈,原来你,也有害怕的事情!你会遭报应,我诅咒你,这辈子都只能和他做仇人……”阿姜凄厉地大笑起来,发髻早已松散,被肆意流淌的鲜血浸湿成结,散乱地披在身上,厉鬼般可怖。

    萧九君微微俯身,又扣住了阿姜的脖子。

    他眯眼盯着她,深邃的眸子里燃烧着黑色的火焰,唇畔笑容诡异:“不错,我的确在乎他。

    而且,不只是在乎,我喜欢他,爱他,想和他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这辈子,我头一次这么在乎一个人。

    我一定会得到他的心,从此再也不分离。

    所以,所有挡了我前路的人,不管是谁,都得去死!”

    “怎么样,我这个答案,是不是让你更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