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仙都 > 第十七节 红泽铁树
    深渊之中,血气为本,祭炼镇柱须消耗海量血气,多多益善。南疆浩瀚,魏十七乃外来客,人生地不熟,没头苍蝇乱撞,白费力气尚在其次,运气不佳,保不定一头撞上铁板,反惹麻烦。他虽自恃手段了得,也不愿与九头蛇之辈正面硬抗,有李穿山打探消息,兽王作脚力,可省去他不少工夫。
    李穿山亦是明白人,对方露出些许姿态,似有亲近“深渊之子”的意向,实属难得,他自然竭力玉成其事,对魏十七关照的事十分用心,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不,应当说一主二仆齐心协力,各司其分,事情就好办了,李穿山虽然不是南疆土生土长的地头蛇,隐匿行踪打探消息却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去不过数日,没费多少气力,便寻得一头好猎物。
    距浡泥湖三千里之遥,有一片红泽林,乃是红泽铁树萌蘖气根,独木成林,笼罩方圆百里之地,蛇虫匿迹,寸草不生。红泽林中栖息了一头魔兽,当地土人唤作“肉布袋”,日常以红泽铁树气根为食,啃上七十年,嘴里淡出鸟来,这才离开红泽林,四处搜寻血食,放开肚皮吃个饱。南方之主山涛麾下有一将领,鬼迷心窍打这魔兽的主意,趁它离开老巢,率精锐围而攻之,结果全军覆灭,无一幸存,那“肉布袋”吃得盆满钵满,心满意足回转红泽林,连头带尾不足三日,这是它千余年来最短的一次“出游”。
    至于土人为何叫它“肉布袋”,却是由来已久,原来那魔兽模样极为古怪,无头无肢无筋无骨,却似一坨烂肉,腥臊腐臭,中人欲吐,贴着地皮滑来滚去,遇到血食只一包一裹,任你铜头铁臂钢筋铁骨,三头六臂金刚不坏之身,须臾也化作一滩血水,什么神通手段都施不出,直如装进一只柔韧不坏的布口袋。不过那“肉布袋”虽然厉害,等闲不出红泽林,只要不巴巴地送上门去,退避三舍,也不至为祸。
    李穿山将“肉布袋”的异状徐徐道来,言简意赅,甚有条理,魏十七微微颔首,觉得此人尚且可用。不过提及南疆土人,却令他有几分诧异,入深渊游历这些年,除却魔物魔兽外,从未听闻“土人”之说。魏十七随口多问了几句,原来南方之主山涛宅心仁厚,麾下伤残孱弱的兵卒,并不作炮灰消耗,而是命其解甲归田,择一膏腴之地驯养血食,打造兵器,供兵卒所用,聊以养命。彼辈得南方之主庇护,不在刀头上挣命,血气日益衰竭,沦为等而下之的“土人”,直如奴仆一般。好在山涛一言九鼎,麾下将领如臂使指,极守规矩,层层约束下去,倒也没什么人故意去找“土人”的麻烦。
    魏十七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人,心中颇不以为然,四方之主岂有心慈手软的角色,什么宅心仁厚,那些伤残孱弱的兵丁,养着浪费口粮,杀了也没多少血气可夺,将彼辈变作“土人”,不过是废物利用,榨干最后一滴油水罢了,还得了个好名声,易地而处,他也会作同样的选择。不过那位南方之主显然是深渊主宰中的异类,魏十七暗自警惕,这样的对手,是要打起十二分小心,决不可疏忽大意。
    李穿山地行引路,扭扭腰点点头便遁出千丈,时不时探出头来,挥动小胳膊在前引路,九瘴兽王清闲了数日,终于派上用场,抖擞起精神,足踏五彩瘴气,风驰电掣紧随其后,一路奔向红泽林。
    行了大半日,绕过小半个浡泥湖,径直往西南飞遁,行不多时,遥遥望见百余头魔物瘫坐于山林间,一个个衣衫褴褛,血气衰微,四仰八叉晒着太阳,毫不掩饰身心的倦怠。这种倦怠,是对生命本身的倦怠,已经渗入骨髓,宛如行尸走肉。
    魏十七按下兽王,悄无声息落在山丘之上,李穿山从他身旁破土而出,眯起小眼睛看了半晌,压低了声音指指点点道:“那便是山涛大人从兵卒中剔出的‘土人’,瞧他们的行色,十有八九是躲避红泽林中‘肉布袋’的捕食。”
    七十年光景匆匆而过,气色不对劲,那魔兽行将离开红泽林,饥肠辘辘寻找血食,土人背井离乡,仓皇远遁,这当儿是躲得越远越好,以免沦为一滩无知无觉的血水。对魏十七来说,却再好不过,若那魔兽躲在老巢内缩头不出,反有些棘手,红泽铁树毕竟是一株独木成林的妖树,两相联手,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便是魏十七亦不愿贸然深入。
    歇了片时,稍稍回复了气力,那群土人挣扎着爬起身来,三五成群,彼此扶携,再次踏上了逃生之路。前途漫漫,不知去往何处,彼辈只知道离红泽林越远越好,一旦被那“肉布袋”撵上,绝无生还之理。
    待土人消失于山林深处,魏十七跨兽王投红泽林而去,瘴气翻滚,无移时便遁出数百里,视野尽头露出黑压压一线密林。九瘴兽王下意识放慢遁速,抽动鼻翼嗅了良久,一缕腥臊腐臭的气息忽然钻入鼻孔,醍醐灌顶,有如实质,胸口为之一堵,肠胃翻江倒海,腹中余食直奔喉咙冲去。
    九瘴兽王忙不迭屏住呼吸,竭力压住恶心,四肢摇晃,身躯有几分僵硬,魏十七伸手在它后脑一拍,星力荡漾,将那一缕作恶的气息扫除,兽王长长舒了口气,如释重负,趁着星力未散,加紧向前飞遁。红泽铁树岿然不动,根扎大地,舒展万千气根,将生灵一扫而空,汲取精气滋养己身,独木成林,占了方圆百里之地,已是极限,只要不靠近十丈之内,不会惊动气根,暴起伤人,只要小心屏息,当无大碍。
    又行了一炷香光景,李穿山跳出地面,不敢出声,唯恐惊动魔兽,一个劲打着手势,示意那“肉布袋”随时都可能出现,须得小心提防。魏十七按在兽王后颈,命其降下地面,仰头望去,红泽林近在眼前,千枝万叶绿浪滚滚,无数气根交织得密不透风,直如连绵起伏的山岳,横亘天地间,死气沉沉。
    李穿山鼻孔里塞了两团泥,九瘴兽王以双爪按住鼻孔,神情紧张,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