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军九始乱终弃后团宠她翻车了 > 第17章 你家大少爷于我意义特殊
    第17章你家大少爷于我意义特殊

    她回头看了眼工作牌上写着金牌导购员刘彩洁字样的小姐姐,有些哭笑不得,“我今年二十八岁,可能驾驭不了这个年纪的款式。”

    “……啊?您、您二十八岁了?真看不出来,我还以为您十八岁还是大学生呢!”刘彩洁面色一松,这回才真正发自内心的笑起来,带她转到另一边的柜台,“那给您推荐这几款……”

    颜焱挑选着,那边的对话也在继续。

    “可怜的人是你,陈太太,未经证实的事情我劝你还是嘴下留德,小心哪天祸从口出。不见得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年轻的时候当别人小三破坏别人家庭,上年纪了又自艾自怜被丈夫婚内出轨,左右不过是报应。”

    “你!!我称你一声龙太太是看余总的面子,自己都是狐狸精一个还好意思在我面前自恃清高?!”

    颜焱将几套合适自己尺码的套装放到刘彩洁手中的篮子里,忽然耳边又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好听男童的声音。

    “妈妈,我想吃冰淇淋。”

    “嗯,对面有家冰淇淋店,你先自己过去点冰淇淋,妈妈买好了衣服就过去找你。”

    “好的,妈妈,那我先过去,你快点啊。”

    “余小正,跟你陈阿姨说再见。”

    颜焱脚步一顿,疑惑不已的回头。

    隔着几个柜台,衣着大方妆容得体的余太太正好微微弯腰,与她面前的小男孩儿说话。

    那面容颜焱有些眼熟,但不太确定。

    “陈阿姨再见~”

    小男孩儿听了妈妈的话,侧身朝另一头戴着貂毛披肩、浓妆艳丽的陈太太鞠躬道别,可以看出礼貌和家教十分良好。

    倒是被礼貌对待的陈太太脸色难看,见小男孩儿离开店门,立即怒不可歇地指着余太太骂道:“魏倾城!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明明恨我入骨,面上还装成一副高高在上慈悲万家的丑陋模样!!”

    魏倾城,还真是她熟悉的人。

    只是这两人……说是仇人倒也不太像,一个不予理会,另一个则追着不放。

    有缘遇到,是不是要上去打个招呼为好?

    颜焱缓缓将手中的套装挂回原处,迟疑片刻,还是选择走过去。

    一旁的刘彩洁见状,以为她因为隔壁客人的话生气了,连忙也跟上去道歉,“客人,很抱歉给您带来不好的购物体验,您——”

    颜焱回头看了她一眼,从包里拿出银行卡递给她,“麻烦你帮我把刚刚那几套装同款各拿五套打包起来。”

    “……啊?好、好的。”刘彩洁一愣一愣的,抱着篮子拿着银行卡明显没能反应过来。

    颜焱刚走近,就听到魏倾城语气平静的回答说:

    “陈太太,既然嫁入豪门,就该拿出豪门该拥有的品格,阴阳怪气、颐指气使的言行举止只会体现出你的家庭教养有问题。并且你说得对,我是恨你当年不要脸破坏了我爸爸妈妈的婚姻,但我分得清轻重。言尽于此,陈太太,你慢慢逛。”

    “你——”

    “小梦,帮我把这些都打包起来。”

    “好的,余女士,照旧送到长岛湖别院是吗?”

    “对,麻烦你们了。”

    咄咄逼人的陈太太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魏倾城不痛不痒,甚至都没在她眼中激起一片水花。

    颜焱忍不住勾唇一笑,哪知笑意还没散开,就被陈太太的举动吓一大跳。

    只见陈太太一脚踢向身边的临时宣传玻璃架,那玻璃架脚被她尖锐的高跟鞋踢得摇摇欲坠,下一秒整个架子都朝魏倾城倒了过去。

    太危险了。

    被玻璃砸到不是闹着玩儿的!

    颜焱来不及多想,一个跨步过去伸手将魏倾城拉开。

    砰!

    玻璃架摔在地上支离破碎,不少碎玻璃飙到了她们脚边,惊吓得店内的人们发出的尖叫,连门口的经过的路人也纷纷停下瞩目不已。

    魏倾城惊魂未定,反应过来后才发现颜焱的存在,刚想开口道谢,就见原本在门口等待的青年大步走来。

    “颜颜,怎么回事——你受伤了!”

    为了方便试衣服,颜焱今天穿的是方便穿脱的连衣裙,裙摆长到膝盖上分,脚下依然也是方便穿脱的小单鞋。

    以至于空荡荡的脚腕处被碎掉的玻璃渣飞溅到,擦出了几道血痕。

    颜焱冲郑荣君摇摇头,指了指对面已经满脸煞白的陈太太,“我没事儿,这位女士受伤比较严重。”

    陈太太距离最近,刚刚那玻璃架就在她面前砸下,再往前半步,那玻璃就要砸她身上了。

    此时她呆愣愣地,显然被惊吓到了,连脚下被玻璃割破了一道长长血路都没发觉,更别提顺流而下的血已经将她脚上的白色高跟鞋染红了一小半,看起来十分吓人。

    “陈、陈太太,您流了好多血!店长!!”

    “你好总台,3A9号店请求派调医务人员,有客人受伤失血范围较大……”

    “小美、鹿鹿,接待客人到休息室休息!”

    “你们快些把这里打扫一下,小心别踩到了。”

    ……

    店长很快应声赶来,品牌店的店长基本都经过培训随时可以应对突发状况,很快就带领着店员收拾处理这个变故。

    而受到惊吓的陈太太也被商城特聘的医生带到一旁包扎伤口。

    慌乱过后,被邀请到休息区稍作休息的魏倾城原本还想找刚刚帮她的小姑娘,只是店里人来人往中,独独没了小姑娘和她朋友的踪迹。

    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却仍还牢牢记在她脑海中,难以忘怀。

    ——

    被郑荣君拉走的颜焱此时正坐在商城中的一家咖啡店里,她一手撑着下巴,有些无所是事的打量窗外整层商场的实景。

    郑荣君弯腰将她脚上的擦伤简单做了消毒擦拭,并贴上几个创口贴。

    “好了,回去之后先不要碰水,我晚点儿给你送保鲜膜,洗澡的时候用保鲜膜包着。”

    颜焱扫了一眼脚上那横竖不一的创可贴,无奈极了,“君大哥,就这点儿小伤口,倒也不必贴成这样,你不贴说不定明天伤口就自己愈合了。”

    她实在不认为这一点点擦伤还需要处理。

    况且店里还有其他人在看着,一个大男人蹲在她身边抓着她的脚,画面怎么看怎么不合适。

    偏偏郑荣君的脸色还是很糟糕,在她对面坐下,恼火的背后还藏着难以忽视的自责。

    “你该明白你在我们家里的地位,不论是我还是我爸爸,都是宁愿我们自己受伤也不愿你受伤的。当初大少爷他——”

    郑荣君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猛地回过神,坐立不安的连着换了两个姿势,最后双手紧张的放在桌上握成拳头,声音僵硬的试图补救:

    “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你记得首先要保护好自己,你这样受伤了回去被我爸爸发现,爸爸肯定要自责伤心。”

    颜焱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这副模样的原因,无非是以为提到了她的逆鳞,觉得自己说错话提起她伤心的往事,不由得笑了,“你不必在我面前提起你家大少爷那么小心翼翼,他在我这里,并不是不能提的存在。”

    他惊讶地看向她,没有预料到她会这么说,并且她面上尽是一派的轻松,不是强颜欢笑。

    “别这麽看我,我这几年别的没做成,心理建设倒是做得极好。你家大少爷于我……意义特殊,我虽然伤心,但还没到那种提都不能提的地步。人嘛,不都是活在当下,面向未来吗?况且……”

    她拿起勺子敲了敲咖啡杯边缘,陶瓷碰撞发出来声音十分清脆,让她的心情也变得愉快了许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