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军九始乱终弃后团宠她翻车了 > 第98章 为什么识别不了?
    第98章为什么识别不了?

    利丰权当她沉默就是默认,说出来的话越发冷厉,“如果说不出来,那我只能请你离开,看你年纪不大,劝你少走弯路。”

    说完便对保安说:“公事公办,辛苦您了。”

    “应该的,应该的,还是利教授辛苦了!您请,我这就开门。”

    “多谢。”

    车窗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上升。

    女生满脸都写满了讽刺,小声嘀咕:“嘁嘁嘁,又一个被拆穿的,丢不丢人啊!也亏得利教授给你留了面子。”

    果然,是用陌生人的眼光看待她。

    颜焱心下一慌,哪里还忍得住。

    在车窗没有合上前,身体已经率先有了行动,突破了嗓音,规规矩矩的九十度鞠躬:

    “老师对不起我错了!”

    她低着头两耳轰鸣,心如擂鼓,心想好歹是说出话来了,只是不知道……

    “还会认错,怕了吧。”一侧的女生再次嘀咕。

    车窗蓦然停止上升,几秒冷寂过后,又重新落了下来。

    保安诧异不已,问:“利教授,怎么了?”

    利丰面色阴沉得可怕,盯着被挡在身份识别器后只隐约看到她鞠躬下垂的黑发一角,单手抓着方向盘,力气越来越重。

    半响。

    他扭头解开安全带,示意保安让开,推门开车,走了两步,又停下,在谁都所料未及前,开口命令:

    “你,站过去,验身份!”

    视线范围原因,女生以为利丰叫的是自己,立即紧张的解释说:“利教授,我验过身份了的,我这就进来!”

    鞠躬没敢动的颜焱刚想直起腰,听到女生的话,立即吓得胆子又缩了回去。

    哪知遭到了利丰的拒绝,“不是说你。”

    不是说那个女生,那就是……说她了。

    大庭广众之下,她不要面子的吗!

    颜焱尴尬的要死,知道今天的自己干了蠢事,八成都是因为大姨妈来情绪不稳定,智商情商都有所下降,还超级敏感……

    给自己出糗找了正当理由的颜焱勉强压下自己的尴尬,咬咬牙,徐徐站直身体,清了清嗓音刚想说话,突然听到利丰毫无掩饰其中怒气的声音:

    “少磨叽,站过去!”

    颜焱心吓一跳,肩膀都控制不住的缩了缩,哪里还管其他,“好!”

    她条件反射站好,迟疑了一秒,才一手摘下口罩一手摘掉帽子,微微后退几步,进入身份识别器的摄像头范围。

    滴——

    不出意外,是长长的一窜警报声。

    保安和女生看着利丰和颜焱,一头雾水。

    这不是明摆的事实吗?为什么利丰还要下车亲自纠错?

    忽然,女生猛地一拍手,激动道:“我想起你是谁了!你不就是那个蹭邱水深热度的素人颜焱吗!”

    颜焱:“……”

    她已经不敢再去看利丰的反应。

    她甚至可以想象此时利丰的心理:学生弟子不成气候到要蹭别人热度出名,这传出去像话吗!丢人啊!

    身份识别器警报声还在响,长长不间断的滴声十分魔性刺耳。

    颜焱说不失望是假的。

    终究是换了一张脸,只要她不承认,没人知道她是谁。

    尽管不知道利丰让她验身份的理由,但……

    再怎么失望,她也不敢表现出来。

    正当她难过之际,利丰那凶狠到极点的熟悉嗓音忽然响起,在她脑海中仿佛惊雷炸裂。

    “为什么识别不了?!”

    质问声中,还惨杂身份识别器的声音。

    滴。

    身份识别成功。

    挡在她面前的栅栏道闸应声开启。

    颜焱惊愕的抬头,便见利丰气急败坏地朝她大步走来,边走,边又重复的大声质问她:

    “为什么识别不了!!”

    颜焱鼻子一酸,喉咙也仿佛被堵住一样,嘴唇微动,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因为利丰眼睛红了。

    站在颜焱面前的利丰,肉眼可鉴的浑身颤抖,更别提指着她脸的手,一下子收成了拳头。

    长期因教学工作而养成的浑厚男高声因为哽咽而变得支离破碎。

    “怎么会识别不了。”

    怎么换了张脸,何丽娜为什么没有跟他提过。

    他特意调了今天的课,打算亲自去找自己曾经最得意的弟子的麻烦。

    可做梦都没想到,麻烦没找到,倒是在校门口遇到个被拦着的、被当做企图混入学校、心思不纯的,换个脸识别不出身份的……丢了多年的学生。

    可为什么会换了个人?

    声音没变,模样却变了。

    利丰将心中的震痛深深藏起来,猛地让手转移了方向,抹了一把脸。

    明显有水光闪过。

    颜焱心酸不已,愧疚与自责令她整个大脑都难以正常运转,张了张嘴,半响才挤出了一句话来,还结结巴巴的,“小、小师姐让我给老师、给您带了陈茶,说是二十年分的大红袍,您最爱喝的……”

    后知后觉地举起手中拎着的茶袋,哪知她刚刚顺手把摘下的帽子也拿在一块,帽子刚好挡住了半个茶袋,又连忙用另一只手拿开帽子。

    心痛无比的利丰见她这副呆傻的样子,一把眼泪都被火气挤了回去。

    他咬咬牙,声音还带着几分哽咽沙哑,但实在看不下去她举着茶袋的傻样子,一悲一怒地聚集在胸口,气得他差点高血压犯了。

    于是再多的言语,变成了——

    “给我滚进去!滚!!”

    都用滚了!

    这是为人师表该用的词吗!

    颜焱在心里诽谤着,但身体却很诚实,老老实实地躲开利丰,滚进去了。

    一旁的保安和女生早已目瞪口呆。

    拎着茶袋的颜焱进了学校后,竟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上了主校道。

    那仿佛被恶鬼追的背影,说是偷跑进学校的心怀不轨之人都不为过。

    偏偏,利丰已经迅速恢复正常,转身回车上,关车门落车窗扣安全带,动作行云流水的倒车掉头,片刻也消失在主校道上。

    除了那双令人心惊的红眼睛。

    “什么情况?!利教授真让那女的滚进去了?不是,利教授怎么这样啊!不就是那女的长得好看吗!我靠!真是什么不要脸的女的都有!二十年份的大红袍也敢送!这不是光明正大的贿赂吗!艹!不能忍!我要曝光他们……”

    女生满脸忿忿不平地嘀咕完,拿着手机一溜烟跑了。

    留下的保安越发一头雾水。

    是他本科文化没跟上?还是他理解阅读分靠的是物理拉的分数?

    为什么他听到的意思,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