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军九始乱终弃后团宠她翻车了 > 第104章 抄不完别想回去
    第104章抄不完别想回去

    刚放好手机,就听到一声爆炸怒吼。

    “颜焱!!!”

    她心吓一跳,回头便看见利丰怒气冲冲地朝她走来。

    “你竟然把我的玫瑰花剪了!!你竟然敢!”

    颜焱暗道不好,一边收起手机抱着花稍稍后退,“老师,这花都这么大了,留着做什么!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再说——”

    利丰一靠近,立即亮出了手中的教鞭,又凶又狠的打断她的话。

    “你还敢振振有词!你不知道这花我废了多少心思才养活——”

    “那也不能影响到咱学弟学妹们的校园生活不是?这花太茂盛了得适当修剪!”

    颜焱警惕地后退,小眼神儿瞟了瞟,默默寻找自己的最佳逃离路线。

    “胡说八道我的花哪里影响到——”

    “您身高一七零当然影响不到,但您看我这种一七八的,经过都得弯腰嗷嗷——老师你还真打啊!疼死我了!”

    利丰哪里看不出她的小心思,一个冷笑踱步上前,堵住了她的路,教鞭啪的一声打在她手背上。

    那教鞭特殊定制,打着疼,实际上一点儿也不会伤到。

    颜焱还是十分敬职敬责的做出痛不堪言的反应,并迅速选择了第二条逃跑路线,边跑边喊:

    “老师您这打人的毛病怎么还没改啊!这鞭子也太过分了!”

    利丰此时完全没有教授师者的形象可言,拎着教鞭就追了上去,怒吼道:“知道疼你还敢乱剪我的花!哪里跑!站住!你还敢躲是吧!”

    她跑的更快了。

    “当然得躲啊!但老师我得声明,玫瑰花我是用心修剪的昂!你看我剪得多好看!啊啊!!”

    “好看?!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擅自动我的花!谁教你的这样!”

    “你是我老师你不知道谁教的吗!再说老师我给你剪了几十朵玫瑰花呢!你看看,我这些,都是给你的!”

    ……

    眼下还没到下课时间,路上行人几乎看不见,颜焱跑得十分畅快,利丰追得也甚是舒爽。

    在虎口拔毛/教育学生的日子也还挺刺激。

    龙一野解决了板车问题回来后,看到的正好是利丰拎着教鞭狂奔追逐颜焱的画面。

    画面感实在他刺眼,他贼怂,第一时间躲到了花圃后面,蹲下身体将自己隐藏起来。

    然后拿出手机,当个没有感情的偷拍者。

    说出去可能没人信,那个拿着鞭子追人毫无形象可言的长者竟然是中戏院泰斗级别的教授。

    还有那个被追着打追着骂的漂亮得一塌糊涂的女人,竟然是他流量小生的学姐,刚刚还与他一起合作愉快过!

    龙一野嘁嘁摇头,拍了几张照片后,身份互换一下,若是被利丰追的人是自己……估计要上热搜。

    尽管现在还没有下课,但这里是主校道,坐在教室里的同学们只要稍稍扭头一看,就能透过主校道两侧的树荫看到他们追赶的画面。

    并且……

    颜焱手中的玫瑰花实在太扎眼了。

    原本还打算跑完中戏院一圈的颜焱,万万没想到半路被戴着红袖标的值班教导主任拦了下来。

    理由——

    “同学,你胆子不小,偷花偷到音乐系去了啊。”

    颜焱无语凝噎,想走也不敢走,只好直呼冤枉,“老师我这明明是主动劳动,替园艺工人们减轻负担。”

    已经追上来的利丰气喘吁吁地,一手撑着膝盖一手指着颜焱,冷笑:“兔崽子跑啊!把花给我!自己去抄校训去!一百遍!!抄不完别想回去!!”

    颜焱:“……”

    一、一百遍,众所皆知,中戏院校训校订本拇指头那么厚。

    教导主任诧异不已,主动过去帮扶了一把利丰,视线则停留在颜焱身上,“什么情况啊利教授。”

    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追着学生跑,全然不顾师德,还只是简单罚抄校训?

    利丰冷哼,毕竟是学音乐的,太懂怎么迅速调整自己的呼吸,很快就恢复平静,直起身,“颜焱,我学生,今天一回来看我就给我把我的玫瑰花剪了!不揍一顿她都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

    教导主任恍然大悟,看向颜焱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兴致勃勃,“就是你们系盛玉楼那棵扎人的玫瑰花啊!同学你有胆量!可以啊!”

    颜焱:“……谢谢老师夸奖。”

    她大胆猜测所有人都对那棵玫瑰花有意见,只是碍于利丰的威严,都是敢怒不敢言。

    “夸奖?这是夸你吗!花给我,快点!磨蹭什么!”利丰直接冲她伸出手。

    她磨磨唧唧地,将一大把玫瑰花都递过去,还不死心,“老师,您要不再回去看看?仔细看看咱们盛玉楼门口,是不是比以前宽敞大气优雅多了?我敢打赌,就算是美术系的老师们过来看到都会说好。”

    一旁的教导主任闻言乐了,“真的假的?我过去瞧瞧,不过先说好,要是剪得不好看怎么着?”

    “剪得不好的话……那就让它再长长,长长也能——我这就去抄校训,老师们再见。”

    颜焱在利丰威胁视线中,乖怂遁走。

    叹息。

    当好学生真的太难了。

    她明明就是在为民除害,怎么还要罚抄校训呢!

    当然,没人能理解她的痛苦。

    虽然颜焱并不知道,她一离开,利丰立即一改之前,满脸笑意地看着怀中含苞待放的鲜艳玫瑰花,眼底隐约浮出一层淡淡湿意。

    教导主任见了,疑惑一闪,“老利啊,你这……”

    “等了这么多年,可算是等回来了。”利丰满足地闻了一把玫瑰花香味,可惜玫瑰花太多,香味太浓,反而十分刺鼻,让他鼻子发痒,只想打喷嚏。

    “……?哦!!刚刚那女同学就是当年赠你玫瑰花树的那位啊!叫什么名字来着?!”

    “颜焱。她叫颜焱!15届编剧班的毕业生!”

    引以为傲的,自豪的说:

    “也是我收的弟子,我的学生。”

    教导主任恍然觉悟,随即露出欣慰的笑容,“恭喜!”

    利丰脸色的自豪光芒万丈,差点儿没亮瞎教导主任的眼睛。

    另一头,颜焱气哼哼地,还没有走到音乐系的教学楼,就遇到了龙一野。

    龙一野跟做贼似的还紧张兮兮地左右确定利丰没在,才说:“颜学姐,怎么样啊?老师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生气过后就好了。”一看到他,颜焱脑海中迅速想到了一个主意,便兴奋道:“走啊小学弟,帮我抄校训去!”

    龙一野:“……?”

    他可以拒绝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以。

    但问题来了。

    校训怎么抄,抄哪儿去。

    颜焱一身轻,而龙一野根本不是个会带本子和笔的人。

    于是等利丰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两个得意门生一左一右站着守在办公室门口,戴着帽子戴着口罩,活像谈恋爱被抓到的小情侣。

    路过的学生们看到了,还忍不住探头探耳讨论一番,猜测这两人是谁。

    当然也有见识过颜焱一身穿着打扮的新生,想上去打招呼又没有那个胆量。

    利丰冷哼,心道这两个兔崽子又在这儿给他丢人现眼了。

    当然,忽略每个学生看到利丰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的怪异好奇的眼神的话。

    “你们两个,给我进来!”

    “是,老师。”两人异口同声。

    颜焱后一步进去,哪知前脚还没有踏进办公室门口,后脚手机铃声就响了。

    她迟疑片刻,猜测谁给她打的电话,到底没忍住,说:“老师,我接个电话。”

    刚打算坐下的利丰动作一顿,语气微变,“接!”

    颜焱没注意到这点,又退出办公室。

    来电人是莫言。

    颜焱捏了捏眉心,心道今天的母校之旅只怕要止步。

    动作则毫不迟疑地接起电话。

    “余先生在北城环高吊桥上被人跟踪,便衣们没跟上,颜颜,我一个人可能不行。”

    莫言那边传来极大的风声。

    能让她打电话到颜焱这里,那就表示情况真的危急。

    她当机立断,吩咐莫言发送位置等她电话。

    回到利丰的办公室,她脸上的严肃还未来得及退去。

    “抱歉,老师,我有些突发事件要处理,要先回去了。”

    “你!!”利丰瞪眼,气急。

    只是气急过后——

    利丰一口气卡住,他撇过头,声音郁闷,却很认真,“我已经等不了第二次玫瑰花茂盛开放,你自己看着办。”

    利丰是个十分重感情的人。

    即便没有人告诉她,她也知道,盛玉楼那棵玫瑰花无人敢剪,原因八成与她有关。

    如今利丰已经这么说,便更加肯定了她的猜测。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这句话虽然不适合形容她和老师的关系,但意寓却是一样。

    利丰在等她回来。

    好好的学生,说不见就不见,多年过去,一点消息都没有。

    利丰还说过,当她是他的半个女儿。

    女儿不见了,当父亲的,怎么能不急。

    于是颜焱也做出自己的承诺。

    “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我向您承诺,不会再有下次,不辞而别这种事情,不会了。”

    利丰沉默了三秒,才摆手,“赶紧走!”

    算是应允了的意思。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颜焱也朝一旁一头雾水的龙一野点点头示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