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军九始乱终弃后团宠她翻车了 > 第121章 把你赔给我如何
    第121章把你赔给我如何

    “肃哥!肃哥!到您了!肃哥?”

    工作人员奔走的脚步姗姗止住,被推开门映入眼帘的画面惊艳到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临时搭建的帐篷中温度偏高,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子紧闭压抑的闷气。

    帐篷中央,男人半倚靠在高脚凳上,两条大长腿随意放着,垂眉低首,唇边勾着似有若无的笑。

    男人五官轮廓本来就深邃迷人,加上今天妆容主题是危险深色系,黑白间隔分明的西服因他的姿势而微微咧开胸肌露出大半轮廓,危险又充满诱惑,将俊美体现的淋漓尽致。

    画面被打断后,男人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眯了眯,缓缓抬头,语气冷淡,令人听不出半分情绪。

    “麻烦稍等。”

    “好、好的!”

    即便已经走到了内娱无人可及的地位,男人也从不端架子,礼貌教养极好。

    工作人员战战兢兢地放下帐篷帷布弯腰退出去,重重松了一口气。

    这位影帝人好是好,就是天生演反派的,吓人!

    忽然,模模糊糊地低沉男声似有若无地传出:

    “悠悠,你确定要接受我的惩罚吗……”

    工作人员蓦地瞪大眼睛,只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秘密,连忙捂住耳朵拔腿就跑。

    要是被知道了,会杀人灭口吧!!

    ——

    颜焱发誓,她说接受惩罚真的没有其他意思。

    作为在大院里长大的姑娘,从小接受的是半军事教育,理念就是做错事情就要接受惩罚,弥补错误。

    偏偏……

    冷肃:“什么惩罚都可以?”

    颜焱:“赔钱还是送礼?违背侠义道德的事情我可不干。”

    冷肃:“把你赔给我如何。”

    颜焱:???

    她敏锐的嗅到危险的味道,立即炸毛浑身警惕。

    颜焱:“这算什么惩罚,算了,我以后对你好点,慢慢弥补就好了嘛!”

    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那头的冷肃沉默了一会儿,才回来一条文字消息。

    冷肃:真不该给你发短信。

    颜焱:为什么?

    冷肃:这种事情,应该当面谈。

    当面谈……

    当面说复合……

    那、那多不好意思啊!

    估计她都不敢开口!

    颜焱耳根儿发软,只觉得室内的空气都变闷了,连忙跑去阳台呼吸新鲜空气。

    颜焱:不跟你说了,我练习去。

    冷肃:嗯,等我回来。

    颜焱没再回复过去。

    她将手机放在玻璃工艺桌上,自己走到阳台扶手边,俯视外面的高楼大厦,缝隙间穿插的绿荫道路,嘴边的笑容怎么都止不住。

    真想让幸运永随啊……

    如今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爱情事业也算双丰收。

    老天爷是不是看不过去她以前受的苦,现在在换着法子弥补她……

    ——

    次日,便是《寻找大明星》决赛的日子。

    颜焱一大早就和骆经碰面,一同前往录播厅。

    自从知道颜焱就是自家那位冷面阎王的白月光朱砂痣后,骆经对颜焱已经开始进入放养式状态,不敢管,也不敢不管,只能战战兢兢处理好颜焱的每一件突发事件,为她筛选安排最好的资源。

    颜焱说她自己准备节目表演不需要请指导老师,骆经虽然担心,但也放而任之,就是实时把握进度,对表演质量严格把关。

    而事实也证明,身为冷面阎王的白月光朱砂痣,怎么会差,颜焱这段自编自舞的表演简直看呆了他,激动得一宿都没睡,好不容易才盼到正式录制节目的这天。

    他要颜焱惊艳出道,用实力打那些黑粉们的脸!

    决赛节目下了重金,给每个选手都指定了化妆师,造型师也根据他们每一个人的要求准备了合适的造妆。

    邱水深和卫宝罗老早就到了化妆区等待,看到颜焱来,立即热热闹闹凑过来,也不问她要表演什么,就像是朋友见面一样,说一些没有营业的话,讨论一些琐碎的八卦话题。

    有邱水深在,三人一同使用同一个化妆间,说话什么的也没有太多顾忌。

    说着说着,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提到网上的热搜。

    “颜姐,网上的那些黑子的评论你千万别当真,那些都是收了钱的黑子,根本不管真相是什么,就是死咬着黑你。”

    “就是,我以前也被黑粉黑过,真的他们编的那些黑料,连我自己都没想到那些黑料的主人公竟然是我自己!”

    “放心,我不太喜欢逛微博,很少看的。”

    “诶?那你的微博是你在管理吗?我前几天关注了你的。”

    “不是,号是骆哥帮我申请的,也是他那边在帮忙管理。”

    “那也不错啊!反正我现在就单纯将这个软件当做是营业需要,平时有什么事情还是发在朋友圈。”

    “哎,我朋友圈都被我刷屏刷的大家都想把我屏蔽了。颜焱,你朋友圈好干净,一条信息都没有啊竟然!”

    “我也很少发朋友圈的。”

    “那多浪费资源啊!你看我们这些做明星的,成了公众人物后,以前的朋友都不能经常一起见面联系了,多发发朋友圈刷刷存在感,也向关心我们的人报一下平安,还能记录自己的真实心情,多好的平台不是?”

    邱水深和卫宝罗费了不少苦舌劝说了一通,才劝颜焱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

    是他们三人挤在一起笑意盈盈看镜头的合照,现场请骆经帮忙拍的。

    颜焱也算是个文案瞎,就简单发两个字:

    ——决赛加油。

    邱水深和卫宝罗连忙同步发朋友圈,得亏他们之间暂时还没有共同好友,否则就是要霸气刷屏了。

    他们做好造型等待彩排的空档,也遇到其他选手过来打招呼,其中也不乏有人言语间各种含沙射影,颜焱对付这种事情都腻了,简直连开口都懒,全部无视处理。

    但邱水深和卫宝罗就不是了。

    两人都是十八岁的青春烂漫的年纪,性格多少还有些冲,这不,颜焱还没反应过来,就起了肢体冲突。

    “你说什么??你是眼瞎还是怎么着?分不清是非对错?网上那些黑子的话你也信!”

    “我眼瞎?我看眼瞎的人是你吧!一个被格尔峰玩烂的货色,勾引金主才拿下的第一,你要当舔狗就当,还不让人说了?”

    “你!你竟敢污蔑人!!你太过分了!”

    “还有更过分的呢!谁还不知道颜焱就是个炒假学历炒单身人设翻车的糊咖,还在这装什么清高!真脏——你敢打我?!”

    “我打你怎么了?你爸爸妈妈没教好你,我作为路人帮忙管教管教!”

    “你!!邱水深!听过一句话吗!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

    颜焱在跟冷肃发消息。

    冷肃已经下飞机,正在过来录制节目的路上,需要抓紧时间准备造妆。

    之前倒是没有多想,眼见距离正式录制节目还有两个小时不到,届时冷肃依然会坐在导师席上,观看她的表演。

    光是想想,她就浑身不自在。

    大学时她也有参加过不少比赛,冷肃也有几次坐在台下看她表演,她台风又稳又飒,根本不知道紧张为何物。

    但时隔多年,他们分开那么久,又只是通过手机简单的沟通复合。

    怎么想怎么别扭。

    她还在纠结,以至于注意到身边起了争执时,已经来不及阻止,连忙放下手机站起身拉开他们。

    等候区出现片刻的混乱。

    卫宝罗冲动之下,甩了排在第六名的女选手王琳玉一巴掌。

    四周原本在各自准备的选手们一时间都将目光聚集在他们这边,窃窃私语起来。

    备受关注后,身为受害者的王琳玉立即嘴巴一扁,一边捂着脸哭一边委屈大声道:“卫宝罗,我只是忍不住说了两句,你就扇我巴掌,你是不是嫉妒我排在你前面?”

    卫宝罗虽然心里多少有些害怕大家伙儿的关注,但一想到自己有理有据,没道理怂了,便比她更大声的反驳道:“我才没有嫉妒你呢!是你先侮辱我们在先,你没凭没据就诬陷颜焱,还骂我和水深是舔狗,我妈从小就教育我谁欺负我我就得大胆反击回去,你说,我不扇你扇谁?”

    原本还云里雾里观望的人们才恍然大悟,明白这个瓜是怎么回事。

    “我侮辱你们?还没凭没据诬陷颜焱?她做了什么谁不知道啊!不就是仗着自己的脸勾搭金主吗!我都看到她从金主的豪车上下来,怎么,还不让人说了?”

    金主?豪车?

    众人下意识将视线都移到颜焱身上,指指点点地声音各大了些,有色目光也时不时在颜焱身上徘徊。

    大部分人都听说过颜焱的黑料,持有观望吃瓜的心理,也没想过去当面找人求证。

    估计也就王琳玉胆子大,直接骂到正主面前,还闹出事来。

    而作为正主的颜焱简直大开眼界。

    她算是看明白了,就算她不想惹事,麻烦也会主动找上她。

    刚刚她就不该无视王琳玉,而是应该直接把人忽悠走。

    不过,眼下忽悠也不迟。

    颜焱拍拍卫宝罗的手让她冷静,又示意邱水深帮忙安抚,才走到王琳玉面前,借着身高的优势,俯视她,一字一句道:

    “我记得你叫王琳玉,今年二十六岁了吧?二十六岁,算算也大学毕业工作一两年了。怎么学识有了、阅历有了,却把脑子给丢了呢?”

    王琳玉脸色难看,“你敢骂我!!”

    她无辜的眨眨眼,“讲道理,我刚刚哪个字骂你了?这样吧,我这里有几个成语倒是可以教你,你可听好了,是非不分、见风使舵、断章取义、造谣生事,你要是记不住我也没有办法,毕竟……脑子没了。”

    “你!你敢说我诬蔑你?谁不知道你和格尔峰有一腿?现在格尔峰倒台了就立马找到了新的金主!怎么,你敢做还不敢认了?”

    颜焱都忍不住被这小姑娘的脑回路给弄笑了。

    卫宝罗忍不住推开邱水深站了出来,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你哪只眼睛看到颜焱和格尔峰那种人渣有关系?!还金主!!一把年纪思想那么龌龊!”

    邱水深眼见事态发展越来越严重,只好叫来莫菲菲,让她去叫人过来处理。

    哪知刚回头,就听见颜焱说:

    “王琳玉,这种事情我只提醒你一遍,第一,我和格尔峰那种人渣没有半毛钱关系,第二,你所谓的金主豪车我自己都不知情,光凭你刚刚那些张口就开的话,我就能告你诽谤造谣。”

    王琳玉不仅没有退缩,反而鄙视十足地抬高下巴,胸有成竹道:“好啊!你告啊!真当我是法盲呢!有本事你立即告我!看看是我诬陷你还是你本来就是个烂货!”

    没得救了。

    颜焱微微垂眸,将手机从外套口袋中拿了出来,调出录音功能后,将屏幕对向王琳娜,说:“既然你那么强烈要求,行吧。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我录下来。”

    “录就录!!你炒学历立单身人设翻车,勾引格尔峰不成又勾搭了其他金主,我亲眼所见!”

    王琳玉几乎是不做思考就说了出来。

    颜焱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定位这个小姑娘了。

    一旁的邱水深也是,看着王琳玉仿佛看着一个智障。

    持以同情目光看着王琳玉,颜焱忍不住给她最后一次机会,“你能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吗?要是不能,我可以——”

    “大家都是成年人,为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怎么?你怕了?”

    行叭。

    颜焱叹气,“既然你能为自己的言行负责,那我也只能将这段录音交给节目组,由节目组处理这件事情。如果你还不知悔改,我就直接交给律师。”

    “节节目组?”王琳玉脸色微变,刚刚的气势弱了几分,“你出尔反尔?不是说要去律师那里告我诽谤?!我说的都是事实!随便你告,但是你扯到节目组是几个意思?!”

    “小孩子都知道在班上被同学欺负了要先找班主任再回家告诉家长,我在节目组被人诬陷了当然要先请节目组处理。”

    颜焱理所当然地说着,按下录音暂停键,然后保存。

    “王琳玉,本来决赛了我也不打算惹是生非,这里有多少人对我持有色眼镜看我、我也清楚,但我低调做人做事不代表我好欺负。既然是你要求我保留证据告你诽谤诬陷,那我答应你就是,等我的律师函,不用客气啊~”

    ?  ?接到通知,27号上架,叹气,上不上架感觉没差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