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军九始乱终弃后团宠她翻车了 > 第122章 什么情况?
    第122章什么情况?

    骆经赶过来的时候,刚好听到颜焱说的话。

    他忍不住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暗道这位小祖宗八成是被其他选手欺负了,要是被自家那个冷面大魔王知道,他指不定吃不了兜着走。

    连忙走过去,拿出自己专业的金牌经纪人气势,刚要开口,颜焱就看见了他。

    “骆哥,你来得正好。”颜焱低头在手机上操作一番,然后抬头说:“我把刚刚的录音发给你了,你看看在不影响决赛的情况下怎么处理处理才好。”

    已经拿出护犊子气势的骆经背脊一僵,“……好。”

    小祖宗这是心里有主意了还是没主意把事情交给他来处理?

    不行不行!这事儿千万不能让那位阎王知道,要是被他知道了,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

    颜焱现在在关键时刻,事情闹大了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王琳玉认识骆经,知道他在倾颜娱乐的身份与地位,也清楚他金牌经纪人的实力,脸上一时间一青一白地,畏惧一闪而过,硬撑着没退怯,满脸倔强,“骆先生,颜焱德不配位,真的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您当她的经纪人真的太屈才了,我都不忍心让她破坏您的风评!”

    骆经:“???”

    你怕不是对他和颜焱之间的关系有什么误解?

    而且你只脑回路是真的诡异啊!

    骆经一言难尽。

    相比骆经的无语,颜焱倒是冷静了不少,看了眼墙上大银屏显示的时间,算算也快到她彩排了,也懒得再这里折腾。

    “骆哥你不用管她,多说无益。”

    骆经点头,“好,具体情况我了解了一下,你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

    王琳玉脸色难看,看着骆经愤怒极了,“骆先生,我句句属实,真的是为了你好!你别被颜焱这张整容脸骗了!我亲眼所见颜焱被金主包养,从豪车下来!她都敢明目张胆的坐金主的车来录节目,为什么我不能说?”

    金主?豪车?

    骆经是见过颜焱开一辆红色跑车去公司的。

    可是颜焱是什么人?

    冷肃的白月光啊!

    冷肃又是什么人?

    别说跑车,颜焱就是想要天上的月亮那都不是问题!

    不过,骆经也总算是明白这个小姑娘怎么就那么笃定颜焱被包养。

    便好心的解释说:“王小姐,你误会了,那是颜焱自己的车。”

    “误会?!她自己的车?开什么玩笑!”王琳玉满脸不信。

    谁也敲不醒装睡的人。

    骆经放弃和这个小姑娘沟通。

    刚巧,莫菲菲带着工作人员过来了。

    是节目的副导演秦历易。

    原本还偶有细细讨论的声音瞬间消失,纷纷安静下来,静观其变。

    秦历易本来就忙得很,碍于邱水深的面子被莫菲菲硬拉过来就已经很是不悦,路上听完莫菲菲的描述后,毫不怀疑惹事的人是谁。

    于是一过来立即阻断王琳玉准备开口卖惨的话,严声呵斥道:

    “王琳玉,这里是节目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撒野的地方!如果你对其他选手有任何不满,请你走正规渠道投诉举报,否则请你私人恩怨私下处理。要是影响了节目正常运行,我随时可以取消你的参赛资格!”

    王琳玉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委屈不已,“不是,导演,这明明不是我的错,您怎么只骂我一个人?明明就是颜焱——”

    “你还敢提?是谁先惹是生非的需要我问在场的目击者吗?我再强调一遍,谁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惹是生非,一律按退赛处理!”

    掷地有声地话音落下,众人看颜焱的眼神就变了。

    王琳玉委屈地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掉,偏偏秦历易已经扭头离开,根本不理会她。

    而颜焱也拉了卫宝罗和邱水深,对骆经说:“骆哥,我们先去录播厅了。”

    骆经点头,“好,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

    等颜焱三人已离开,骆经也立即拿出手机查看自己收到了录音,不看还好,一看才发现颜焱还附属留言了。

    颜焱:小姑娘不懂事,口头警告就好。

    骆经只觉得自家这位小祖宗绝了,被人诬蔑骂了那么难听的话竟然还不生气,这是什么人间圣母玛丽苏……咳!

    他面色一正,扭头对王琳玉说:

    “王小姐,来龙去脉相信不用我多说什么,我们颜焱心好以大局为重,只是给与口头警告,但是你诬蔑颜焱造谣生事是铁铮铮地事实,如果你不主动向颜焱道歉,我们会依法追究相应的责任。”

    “你!我没说错!别以为你们用节目组压我我就会怕你们!如果我的资格因此被取消,我一定会发微博揭发这件事情!我们走着瞧!!”

    冥顽不灵。骆经太清楚这种小姑娘的想法了,除了天真她不做其他想法,便点点头表示了解,“既然如此,不日律师函将会寄到你手中,祝你好运。”

    走了两步,骆经想起另一件事情,回头又补充一句,“也欢迎王小姐在网上曝光这件事情。”

    说完才抬步离开。

    原本事发地很快就只剩下王琳玉一个人。

    在众人眼中,就是王琳玉孤零零的一个人,面对一群人,被欺负的话都说不出口,脸上的泪水显而易见,把她的妆容都弄花了。

    一时间激起不少人的同情心,靠过来给她送纸巾,安慰道:

    “擦擦眼泪吧,彩排很快就开始了,哎哟你哭什么,又不是你的错!”

    “是啊,你都知道人家有金主了还惹她干什么,像他们那种人,总会遭报应。”

    “你也真是太冲动了,有什么事情非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说。事情闹大了影响节目录制,指不定真可能会被取消参赛资格。跟资本家斗,哪个能斗得过。”

    “可、可就是看不惯颜焱那副自恃清高的嘴脸!一个整容被包养的,凭什么拿第一名,还在我们面前耀虎扬威,我才不想向资本家低头……”

    “好了好了,不哭了啊,快去补一下妆,待会儿就要彩排了,彩排的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没有了。”

    ……

    王琳玉很快被众心捧月般拥护回化妆间,谁也没注意到,走廊尽头,一行人停在那里,为首的男人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身后一群西装革履的男男女女面面相觑,却也没敢多问,连忙跟上。

    “余总,这边就是我们第三录播厅,采用了多媒体多功能新科技技术,能打造出3D的舞台风格效果,音响音质也采用了进口的LJ设备,这边是表演嘉宾入场入口……”

    负责解说的工作人员的手势一指,下一秒,脸上的笑容僵住。

    因为面无表情地男人显而易见的皱起眉,满脸不悦。

    什么情况?

    有人表演嘉宾入口的工作人员使了眼色,可惜工作人员正在拦想进入录播厅的选手们,并没有注意到。

    与此同时,刚刚补了妆容的颜焱三人走到录制厅表演入口,却没能进去,被门口的工作人员拦住。

    为了保持各自选手表演的神秘,只有轮到的人才能进去彩排。

    除了他们三人以外,还有两三个选手也被拦在了门口。

    邱水深提议,“算算时间,应该准备到我们了,我们干脆就在这里等吧,清净一点!”

    颜焱自然没有意见,卫宝罗手心还红着呢,更加没有意见。

    三人走到一旁在不影响过道行人的位置站着等待。

    卫宝罗还在愤愤不平,“那个王琳玉真的脑子有坑!没核实过的事情就到处嚷嚷,还闹到正主面前!我真是服了这种人,你们说她这样的是怎么活到现在的?竟然没有被人怼死?”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这种事情啊以后会更多,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就对了。还有宝罗,下次你可别再动手了,在娱乐圈就是要忍耐,除非你已经称王称后,可以硬抬杠!”

    邱水深习以为常,抬手撸了撸自己的一头红发,吹了个口哨,十分笃定地说:

    “等着瞧吧!这种人是出不了道的,太单蠢容易被人当枪使。”

    “……虽然但是,如果她出不了道,肯定会拉颜焱来挡枪!颜焱,你怎么那么惨啊!”卫宝罗抱着颜焱的手臂一阵蹭,还真别说,她和颜焱站在一起,身高十分搭配,脑袋刚好就能搭在颜焱肩膀处,立即兴致冲冲地说:“颜焱你看咱俩身高是不是特别搭?要是被咱们的cp粉看到了,肯定要嗷嗷叫!”

    颜焱无奈的摇头,却也没推开她,忽的目光不经意看到一旁录播厅入场口的小吧台上摆放得乱糟糟的鲜花应援牌,一旁还有贴了分类标签的篮子。

    明明就有分类的篮子,怎么还乱糟糟的堆成一堆?

    横竖还没到她们彩排,便拖着卫宝罗一起过去,随手分类将鲜花应援牌放进对应的篮子中。

    经历过几天同练习相处的卫宝罗秒懂,齐齐摇头道:“颜焱你这洁癖简直了,跟你一起同住肯定非常幸福,都不用收拾家务!”

    邱水深也是见识过颜焱爱干净的毛病的,过来和她们一起收拾的同时,也忍不住佩服她,“我也认识了一个有洁癖的朋友,但是他的洁癖是他对自己身体的洁癖,也没见他把自己家收拾得有多干净。”

    “我可能比洁癖严重一点,我这是强迫症,看不得脏乱。”她浅笑,经她手整理的物品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不出片刻便整整齐齐的,使得整个小吧台赏心悦目了不少。

    卫宝罗敬佩不已,“厉害厉害!不过,看不得脏乱的话,那得多累人啊!什么都要收拾。”

    “习惯了就好,哪里累。”况且,她这些年一直住酒店,很多事情根本不用自己动手。

    收拾好小吧台,三人又退回边缘等待。

    谁也没注意到这一幕落入远处的一行人眼中。

    还不等工作人员思考是什么惹得男人不高兴,男人就已经率先转身离开,连录播厅都没进去参观。

    惹得大伙脸色大变,立即惶恐跟上,最后悄悄退出一人,黑着脸大步朝门口的工作人员走来,劈头就骂道:

    “不是让你们长点眼色了!你们倒好,眼睛长天上了?那么大一群人看不见?!余氏集团余总亲自过来视察的通知早就发下去了吧?你们长没长脑子!!”

    负责门口的两名工作人员被骂得一头雾水,刚想开口解释,就被怼得哑口无言。

    “少给我找借口,要是因为你们两个坏了公司好事,你们就等着被辞退赔钱吧!真的是气死我了!待会儿让你们经理到我办公室一趟!”

    说完便小跑了离开,跟上刚刚的视察团。

    被骂了一通的两名工作人员欲哭无泪。

    “你刚刚有看到人吗?我怎么没看到?”

    “我也没有啊!那个余氏集团的余总长什么样我都没见过,而且刚刚我们一直在忙,认真工作还能被骂,我、我真是无语了!”

    “赶紧跟经理说一声,刚刚那个骂我的是秘书处的吧?”

    “好像是秘书处的,我在职工栏见过。”

    “快快快,我给经理发信息,你先顾一下门口。”

    “好,你说仔细一点儿啊!我可不想真的丢了工作还要赔钱”

    ……

    一人继续负责门口工作,另一人则拿出手机低头发信息。

    颜焱耳尖儿,自然听到她们的对话。

    余氏集团的余总……

    是余夏年吗?

    她有些不确定,想了想,拿出手机给莫言发了条询问信息。

    莫言不出一分钟给就给了她回复。

    莫言:根据行程显示,余先生现在确实应该是在华源大厦视察工作。

    还真是余夏年啊!

    颜焱将手机放好,暗道真巧。

    也不是余夏年过来这边视察什么工作,她记得没错的话,余夏年的公司主体金融生意,内娱并没有涉及。

    不过……

    余夏年该不会会来观看节目录制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她心头一紧。

    虽然但是,她还是没太敢和余夏年会面。

    她瞒着余夏年的事情太多太多,对这个叔叔,她是愧疚最大的,也是最害怕见他。

    而且,冷肃也在这里,如果让冷肃知道她和余夏年的关系……

    那是什么修罗现场?

    颜焱想都不敢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