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穿越之安意人生麻麻不哭免费阅读 > 第六百八十二章出现意外
    大家更是清楚,今日贵客盈门,全是因为神女大人的关系。

    对于自家长辈的到来,祯御他们几人倒是没有一点儿反应。

    “你们几个也出去看看。”

    见这几人四平八稳坐在那里,安意就忍不住出声。

    几人情不愿的出去迎接家长辈。

    不一会儿,大厅就热闹起来,互相问安后,突老大人带着儿孙们去外院,只留女眷在内院大厅说笑聊天。

    “老姐姐,今日相看的是哪家千金?”

    大家吃茶闲聊,因着几家关系好,詹老夫人就开口问。

    “是哩!老姊妹不声不响就找着合适的孙媳妇儿了!”

    福缘公主也跟着玩笑,打趣突老夫人。

    “哪里,也是才张罗,是宣文侯的孙女,就看两家能不能成。”

    突老夫人嘴上说的谦虚,可这样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

    “是宣文侯府的姑娘!是哪房的?”

    福缘公主听了微皱眉头,便又开问。

    安意看她神情,觉得这里面有事儿。

    难不成这宣文侯府有什么故事?

    若是这样,没道理突老夫人会不知!

    安意心里胡乱猜测,一时间,就脑补了一出古代内宅大戏。

    “是二房嫡女,公主可是听到什么风声不成?”

    给孙子找媳妇儿,可不能马虎,尤其是这些有头有脸的大家族。

    显然,突老夫人问这话时,心里也格外担忧。

    生怕这姑娘品行不好,污了他们门楣,也带害了突焕容的名声。

    “宣文侯府大房没女儿,二房有两位,不过庶出的大姑娘已经出了门子,三房也有两位姑娘,也都没及笄……”

    “公主说的不错,今日相看的就是二房的这位嫡姑娘——刘沐莲。”

    突老夫人说这话时,看了眼已经紧张的变了脸色的大儿媳,也忍不住暗自出了一口气。

    看来今日这事,要有变故。

    突老夫人心里这样想,面上还是一副淡定,看来是个经过事儿的老人。

    “上月我去寺院上香,偶然遇到一对年轻男女互诉衷肠……”

    福缘公主说到这儿,便停下话。

    至于后面的话,或是不好意思再说,或是已经很明了。

    听闻这话,突老大人脸色一变,面带怒容。

    只是一瞬,她又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来维持礼仪。

    “公主殿下,那女子可是刘沐莲?”

    大夫人猛的站起来,白着脸问福缘公主。

    手中搅着帕子,胸口不断起伏,以及咬牙切齿的模样,可见大夫人被气的不轻。

    同感。

    给儿子千挑万选,挑了个认为很好的姑娘。

    结果,这姑娘却私下里与外男有来往,而且还在寺院被人撞见!

    可想而知,大夫人此时多气愤。

    就是安意听着也很意外。

    就是在男尊女卑的古代,女孩子若是背着家人与外男接触,哪怕是纯友谊,若是被人知晓也会坏了名声。

    更别说这位刘姑娘,还有外男互诉衷肠,而且被福缘公撞见,这确实不是好事。

    也是两家关系好,若是别人,想来福缘公主也不会提起此事。

    毕竟,这有损女子闺誉。

    可眼下没外人,福缘公主也顾不得这些。

    此事趁没开始,早早说清楚对两家都好。

    “我倒没看见长相,只听那男子唤莲儿,至于是不是这位刘沐莲小姐,实属不好定论。”

    福缘公主说出这话,只为了心安,可也不敢乱自妄言。

    “定是她没错!”

    大夫人气红了双眼,一屁股坐下,拿帕子抹眼泪。

    心里觉得膈应,总觉得被人欺负受委屈。

    她儿子那么好,可刘家竟然敢对着他们,企图把这样的女子塞给儿子。

    看着别人往儿子脑袋上扣屎盆子,哪个母亲能容忍。

    爱子心切的大夫人,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安意是现代人,可也觉得这事儿不好办。

    毕竟是古代,女子名声坏了,一辈子就毁了!

    至于这位刘小姐,她不做任何评价。

    “此事没定论,还是不要声张的好。”

    福缘公主对着怒气冲天的大夫人嘱咐。

    “公主殿下您可能不知晓,宣文侯府的几位姑娘名字都不同,也没按字排弄,只有这刘二名字带莲,她……她……”

    剩下的话,大夫人气的实在说不出口,只一个劲儿的用帕子擦眼泪,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多大委屈。

    不过话说回来,可不就受了大委屈吗?

    孩子是娘的心头肉,他们受委屈,当娘的可不加倍难过!

    “若不等他们上门见见再说?”

    大夫人的话让福缘公主无奈。

    今日这事说出来她虽安心,但也总是个是非。

    当然,她不怕这些。

    “只能当做不知,等见过人,打发有了再说。”

    詹老夫人听了也觉得糟心。

    凭心而论,这事要是搁他们家,也够气人的!

    “不成,不许她们进门!”

    大夫人红着眼,甩着帕子就怒喊。

    “成何体统?都快当婆母的人了还这般炸呼,快与你詹伯母道歉!”

    大儿媳这么大声反驳詹老夫人的话,突老夫人就冷着脸呵斥她。

    “詹伯母见谅,侄媳实在是糊涂了才这般无礼,不是成心对您老不敬,我儿这般好,她们怎能……怎能这般……”

    大夫人一时失了态,跪怕在詹老夫人膝头痛哭出声。

    “儿女都是债,你的慈母之心我怎可不知?今日之事你纵使心里再不快活,也要忍着走完这过场。不为别的,只为突家的脸面,还有宣文侯府的脸面。”

    詹老夫人无奈的轻拍大夫人的后背,边安慰边讲轻重。

    越是世家大族越看重门楣脸面,就是亲事不成,也不能得罪人。

    突老夫人听了这番话,看着詹老夫人眼里都是感激。

    “老姐姐说的没错,亲事成不成还吃不准。我们今日只是小聚看看而已,其余事回头再说。”

    突老夫人一锤定音,今日这事已经有了结果。

    大夫人听闻,心里也松了口气,但还是觉得跟吃了苍蝇似的恶心。

    “你快下去梳洗一番,这样让人看着不好。”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见大儿媳冷静下来,突老夫人就催她下去洗漱打扮。

    确实,她一脸忧心,且红肿着双眼见客实属不妥。

    “实在失礼,恕妾身洗漱一番再来赔罪!”

    听了婆母的话,大夫人告罪便下去。

    “让神女大人见笑,此事……”

    突老夫人也闹了个没脸,总觉着对不住安意。

    拉着老脸求她来,结果出了这事!

    “老夫人客气,此事谁也想不到?不过也是好事一件,毕竟只是相看而已!”

    “还是神女大人长得透彻,可不就是好事么?”

    福缘公主笑着大赞,一时客厅里的气氛也松快不少。

    “可不是?若是两家定好,那才叫麻烦!”

    詹老夫人说着就对突老夫人一笑。

    一笑,把突老夫人给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