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行走江湖的说书人 > 第十章 捕快上门
    又是平常的一天,陆飞正在对着下边熙攘的食客们说着故事,突然从外面传来了叫骂声,还有一些人的惊呼。

    这让他顿时停了下来,然后皱着眉头看了过去。

    只见两个身穿捕快服饰的人正从门外闯了进来……

    因为陆飞每次开讲这一楼都是坐满了人,所以这两人冲进来的时候,难免让很多客人都拥挤到了一起,甚至还有摔倒的,这才会引起一片混乱。

    陆飞依然站在台上,没有动作。而一楼的姚管事早已经跑了过去,寻问具体情况了。

    “官爷,两位官爷,这是出什么事儿了?我们邀月楼是吃饭的地方啊,您们二位是不是弄错了?”

    不过让陆飞没想到的是,这两个捕快竟然丝毫不给姚管事面子,直接一把把他推开,恶狠狠的道:“少废话,敢阻拦大爷办差,砍了你也是白死!给我让开!”

    推开了姚管事之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两人直接冲着台上而来……

    只见一个手拿锁链的青年捕快一脸的凶神恶煞,看着陆飞,冷声道:“陆飞,你的事儿犯了,和我们走一趟吧!”

    看着两个凶神恶煞的捕快,陆飞不由得皱眉。

    “不知我所犯何罪?”

    “妖言惑众,迷惑人心!”

    青年捕快面色狠戾道。

    “不用狡辩,这里每一个人都是证人!”

    一声轻笑,陆飞心里倒是丝毫不慌。

    妖言惑众,迷惑人心?

    这大秦皇朝还有这种罪名吗?

    这种一听就知道是随意弄了个名头的事情,在场恐怕很多人都能明白。

    但,明白是明白,可这种事情却是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掺和进去的。

    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或者是底层的散修武者来说,大秦朝廷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

    虽然这两个捕快最多也就是淬体中后期的实力,但有着身上的这身官皮在,哪怕在场有一些凝血境的武者,也都是默默看着,或者是直接悄悄退走。

    “这是有人在故意找我麻烦了……”

    自己虽然刚来这个世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但这倚天屠龙记也说了一个多月了。

    如果真的说这个故事有什么不妥的话,那么他恐怕早就被抓走了。

    现在这个时间才有人跳出来,显然是得了什么人的授意。

    “嗯,我现在的身份不过是普通的说书先生而已,没有什么仇怨的话,肯定不会有人花钱找我的麻烦。”

    毕竟想要让这些捕快出手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没有上边捕头的首肯,这些家伙也不敢私自出手。

    “看来,那背后的家伙肯定花了不少心思。那么,最有可能的人,恐怕就是那个岳明轩了吧……”

    岳家在安平城势力不小,岳明轩身为岳家嫡子,如果真的是他出手的话,那么这城里的捕头也会给他这个面子。

    …………

    看到陆飞竟然一动不动的在哪儿发愣,旁边的青年捕快有些不愿意了。

    直接伸手就向着陆飞的肩膀抓了过去。

    不过……

    “咦?”

    竟然抓空了?

    这让青年捕快有些摸不着头脑。

    自己可是淬体后期的修为,从他了解的消息中,眼前这个家伙不过是个被家族放弃了的废物而已,只有淬体初期的实力,怎么可能逃得过自己的手掌心?

    最重要的是,刚刚他也没看到对方有什么动作啊?

    怎么会失手的?

    “难道是昨天的酒劲儿还没有过去?眼花了?”

    等他准备再次动手的时候,陆飞倒是率先开口了。

    “好,我可以跟你们走。不过我身负功名,除非是这功名被夺了,否则,你这枷锁,可用不到我身上!”

    虽然这个世界重武轻文,但对于大秦皇朝来说,文官治理地方,文人同样也是皇朝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但这个世界的主流就是练武,这就导致了读书人实在是太少了,能够考中功名的人就更少。

    所以朝廷特意颁布了一些对于读书人的优待条件,为的就是能够给皇朝培养出来更多的人才。

    ……

    听了陆飞的话,两人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点了点头,收起了手中的锁链,直接一前一后押着陆飞往外走。

    不过他们这行为倒是给了陆飞一些底气。看来对方虽然是要抓他,但却并没有想要把他置之死地的意思。

    不然他们早就直接动手了,那还管你是不是有功名。

    …………

    三人离开了,而整个邀月楼都炸开了锅。

    本来那些熙熙攘攘的听书的人,在看到了陆飞竟然被抓走了之后,瞬间一个个都跑的无影无踪,唯恐被牵扯进去。

    而那位姚管事,则是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像是丢了多少银子似的。

    不过这也差不多……

    陆飞被带走,就算是最后被无罪释放了,他也不敢再让对方在这里说什么书了。

    而且估计以后整个安平城也没几个人敢听他说书了……

    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巨大的损失。要知道,在之前的那一个月,他这一楼的进账可是比起往日来翻了一倍还多!

    此时这里唯一真正担心陆飞的,估计也就是和陆飞相处时间最长的小喜子了。

    此时他那一直都是笑嘻嘻的脸上充满了焦急之色,对着姚管事道:“管事的,这怎么办啊?陆先生被他们抓走了,我们该怎么办啊?”

    “我怎么知道?我也没有办法啊!”姚管事叹息着摇了摇头。

    “怎么会……管事的,不如您去求东家吧?东家一定有办法救陆先生的!”

    听了这话,姚管事顿时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脑袋上,目光冷冽的冷喝道:“胡说什么呢!东家是什么身份,怎么会为了一个穷说书的就出手!我看你是失心疯了!给我滚去干活儿去,再敢胡说,打断你的腿!”

    邀月楼身为安平城最大的酒楼,背后自然不会没有依仗。

    他们邀月楼的老板身份也真的不简单。

    不过,为了区区一个在酒楼说书的穷书生,姚管事可不敢去惊动老板。不然,恐怕连自己都得卷铺盖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