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行走江湖的说书人 > 第六十三章 道左相逢
    北方的冬天,寒风刺骨。一场大雪过后,就是终久不化的皑皑白雪,到处一副冰天雪地的样子。

    这样的天气非常不适合在外边行走,因为那很容易就会让你葬身在这冰天雪地之中。

    不过生活在关外,你需要去适应这样的天气,毕竟这里一年中几乎有一半的时间都是这种样子。

    “怪不得人们都想往关内跑,相比起来,这里就是莽荒之地啊。”

    一身青布长袍的陆飞看着到处一片雪白的景象,心中忍不住感慨。

    不过燕郡之地靠近山海关,还不算是太寒冷荒凉,真正再往北的辽东郡,那才真的是人迹罕至呢。

    而天下五帮中的铁心堡就在辽东郡最北方的岭山府。

    由此再往北就彻底成了蛮荒之地,生活着许多异族之人,他们时刻都在想着南下进入大秦繁华之地,而铁心堡就是阻挡他们的第一道防线。

    一直向着东南方向走了大半天的时间,陆飞才看到了前方官道旁出现了一些散布在雪景中的零星房屋。

    满面寒霜的陆飞来到了路边一个草木搭建的院子前,看着大门处挑着一个酒馆的招牌,直接推开了篱笆大门,走了进去。

    掀开厚厚的门帘进入屋内,却是看到在狭小的空间中,稍显拥挤的放着几张桌凳。

    一对中年夫妇,此时正在忙活着,看到了进门的陆飞,那汉子顿时热情的走过来招呼。

    这店子虽小,但也有一些山中的野味,所以陆飞也要了几个小菜,两个大包子和一壶烧酒。

    此时外边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所以来往行人不多,就算是很多商队在这种时候都停了商路,所以这里虽然靠近官道,但却没有多少客人。

    一壶冒着热气的农家烧酒,入口酸涩,如一道火线一般顺着喉咙而下,进入腹中之后顿时一股热气升腾,让陆飞感觉到瞬间浑身舒畅。

    不过就在陆飞自饮自酌的时候,突然门前的布帘再次被人掀开,然后就是一股寒风冲进屋内,让屋里的中年夫妻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转头,正好看到了一个一身白色劲装少年走了进来。

    陆飞眉头微微一挑。

    如此天寒地冻的天气,这少年竟然穿着一身单衣,看来也是个实力不俗的青年才俊。

    要知道,陆飞一身至阳的九阳真气护身,也不敢像对方一样就这么只穿一身单衣就在外边乱跑……

    少年看了看屋内的情景,目光在陆飞的身上一扫而过。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陆飞依然感觉到了对方在看到自己时候目光之中有了些许变化。

    “老板,先烫一壶酒过来给小爷暖暖身子!”

    少年找了个位置坐下后,立刻喊道。

    “得嘞,这位少侠您稍等,马上就来!”

    ……

    这白衣少年的到来似乎是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样,没过多长时间,接二连三的又来了两拨人,一时间倒是把整个小酒馆给坐了个满满当当。

    不过最后的这两拨人身上都是带着刀剑,一看就是江湖人打扮,而且陆飞明显的感觉到这些人到来之后,整个酒馆内的气氛就变得诡异了起来。

    此时的场中,也就只有酒馆老板夫妇两人,见到这种天气也有这么多来客,倒是心中有些欢喜。看来今天倒是能赚到不少钱了……

    陆飞一直坐在自己的角落里默默地吃着自己面前的饭菜。

    虽然此时酒馆里人不少,倒也没有小说中那些狗血剧情的有人前来争桌子什么的麻烦事。

    不过场中的形势倒是一眼可见。不管是第一拨一身血腥气的三个狰狞大汉,还是第二拨的两个头戴斗笠的白衣人,他们的目标都是那位白衣少年。

    这倒是让陆飞有些好奇。

    这些人虽然此时都隐藏着自己的气息,可凭陆飞的眼力,还是能够看得出他们都不是庸手,应该都是通脉境的武者。

    可为何这么多实力不俗的武者,都要找那白衣少年的麻烦?

    心中有了好奇,所以陆飞倒是也没有着急吃完饭离开,反而是不紧不慢的开始慢慢观察场中的这些人。

    那白衣少年自然也不可能发现不了这两拨人都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可对于这种情况,似乎毫不担心,依旧悠然的大口喝着自己杯中的烧酒。

    当最后一杯酒被他喝干之后,手中酒碗重重的被他放在了桌子上,发出了嘭的一声。

    然后陆飞就发现那本来就虎视眈眈的两拨人瞬间刀剑出鞘,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把少年包围在了中间。

    陆飞心中再次有些惊讶。

    这少年看起来似乎没有多厉害的样子,可竟然能够让这五个通脉境武者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看来对方也不像是表现的那么无害啊。

    “哟,各位大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还动刀动枪的,也不怕把人吓坏了。”

    面对寒光闪烁的刀剑,少年依然面不改色的调笑道。

    “哼!宗倔,把你手中的那幅图交出来吧,不然,可别怪我们出手狠辣!”三人中一个脸上带着一条半尺长刀疤的中年冷冷道。

    随着他的声音,他身边的两个同伴也都各自向前一步,隐隐的对少年逼了过去。

    “哟,这不是狼山上那三个废物兄弟吗?听说一年前你们狼山三大寨都被雪剑派的大师兄岳流云给挑了,我还以为你们三个废物也被人家给杀了呢。”

    叫做宗倔的少年看着对面三人,一副不屑的表情说道。

    “怎么,捡了条命之后还不老实,又给什么人当狗了?”

    “你找死!”旁边一个听了这话顿时大怒,手中大刀一挥就准备冲上去,不过被那刀疤老大给拦住了。

    刀疤老大看了看对面两个斗笠人,沉声道:“两位,虽然我们的目标都是这宗倔,但我想两位也知道,这宗倔滑手的很,我们不如先练手抓住他拿到那份图,然后你我各拓印一份,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两个斗笠人沉默了一下,然后点头同意了刀疤老大的提议。

    见到双方竟然达成了联手的协议,少年的眼中顿时一阵波动,虽然面色不变,但心中却是有些焦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