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秋风起又剑气至 > 第三十四章 小的被欺负,大的出面
     太和山近日封山了。

     山脚贴出告示,称闲杂人等一律不许上山,包括同道之人也不得上山,需提前传书才行。这倒是苦了那些上山想烧香图个心安的百姓们,有些人大老远跑到太和山山脚,却看到这样一个告示,不免有些心寒。

     事实上,太和山很少封山,而且时间也不长。可这次封山却是已经封了整整一周,甚至还没有结束,老百姓们得到的消息是说山上在搞祭祀大典,说是太和山在祭祀那位真武大帝。可又有消息流传说山上的老神仙们正在闭关修炼,据说是江湖上魔教行事愈来愈嚣张,太和山这些老神仙准备出关为民除害了。

     魔教只是民间的叫法,它其实是个门派,全名叫恩怨谷。位于西月帝国境内,可此派之人偏偏喜爱出没于元庆帝国。恩怨谷的人传说会巫术,门派里的人手持一根木仗,木仗一挥,面前的人都会神魂颠倒,不知所措。

     这倒不是恩怨谷被称为魔教的原因,而是因为恩怨谷性格古怪,嗜杀戮,喜爱杀普通老百姓。江湖传言,他们手持的木仗需要以血来滋补,因此恩怨谷最爱屠戮百姓,才得此魔教这样的称号。

     至于为何不去杀害那些习武之人,民间传言的是魔教的巫术只对普通人作用明显,对付习武之人效果倒是一般般。

     而西月王朝对恩怨谷的态度很模糊,每次打着要去剿灭的旗号,但是派兵却不过两三千,在谷外弄弄阵势,将领再吼个几句,结果不到一天便打道回府。不过好像每次去了也有效果,至少在当月里,恩怨谷屠杀百姓的次数减少了许多,不过仅限于在西月境内。

     可元庆帝国不一样了,恩怨谷本就不是自己疆域里的门派,可偏偏还喜欢在自己境内屠杀老百姓,因此皇帝是下了死命令,说在他的版图里,见到恩怨谷的人,见一次杀一次,因此各个州县都留有京城派来的高手。

     可是恩怨谷的人神出鬼没,他们的踪影十分难寻,便是京城的高手也奈何不了他们。恩怨谷的人头脑狡猾,京城的那些高手人都找不到,而根据探子来报,他们是分成小队作战,战斗力强不说,还喜欢专门猎杀落单的百姓。

     而且,这段时间,猎杀的百姓数量是越来越多,甚至比京城派人来之前杀的人更多。

     因此元庆帝国境内的百姓终日惶惶不安,从各地上书京城小书房的奏折愈来愈多,皇宫前朝的小房子里讨论得也愈来愈激烈。

     小房子里依旧是中间一张大桌子,两旁摆有几把椅子的格局。

     身坐右手边第二把椅子的胡子花白的老人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那个倚靠在墙角的男人也是一脸没睡醒的样子,不过还好眼睛倒是睁着的,不像椅子上的那个老人眼睛都已经闭上了。

     屋内还有手拿长笛的男子,手捧一本古书的男子,不过很明显都在玩弄自己手中的东西。

     坐于左手边第四把椅子的胖子此刻是心急如焚,每次都想站起来说些什么,可一想到这几个月小房子里的人德行,他又忍住了。

     这小屋子里面就没几个正常的人,睡觉的睡觉,心不在焉的,带着一捆书的,手拿长笛的,真的是全是怪人。

     好在胖子这几个月已经和他们看似打成一片了,对于每个人的脾气几乎也有了一定了解,因此胖子能沉住气不开口说话。今天这个会是那位正在椅子上打瞌睡的老人组织大家一齐来的,一般来说,这件小屋子里平时不会有这么多人,顶多三两个就差不多了,今天却来了五个人,不过还是有人未到。

     椅子上的老人本就是昏昏欲睡的样子,如今却是真的睡着了。老头一睡着,这屋子里的人也都没了言语,大家都各做各的,没有人起来第一个说话。

     胖子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边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终于过了两炷香的时辰,老头才从梦中醒来,还不忘打了个呵欠。他揉了揉眼睛,略微地看了看小屋子里的人,脸上丝毫没有尴尬的表情,他一边清了清嗓子,一边说道:“那咱们就开始吧。”

     小屋子没有一个回答的声音。

     老头见怪不怪,自顾自地说:“秦碌为,你第一个说。”

     那个视线还在窗外的胖子冷不惊打了个寒颤,他扭过头,一脸茫然地望着老头。

     老头眯着眼睛,不说话。

     秦碌为只得慢慢地站起身来,递给一个求饶的眼神给老人,并且低声道:“陆老,您这是让我说什么呢?”

     那位依旧眯着眼睛的老人顿了顿,开口说道:“那间小书房正在讨论的事儿。”

     秦碌为还是满头雾水,什么小书房正在讨论的事儿?皇上的小书房里天天讨论的事儿这么多,我怎么知道是哪件事?

     旱灾?不对,已经解决了。丰古镇的事儿?也不对,那个镇上的事儿有专人负责,轮不着我们插手。还是说那位户部尚书上书请辞的事?

     秦碌为一时间想了许多,可是偏偏没有哪件事感觉是值得讨论的。

     那位手拿长笛一直放在嘴边,却未曾吹响的男子见秦碌为一言不发,不忍看他尴尬,好心提示道:“那个什么谷。”

     秦碌为听到后,这才恍然大悟,他笑着递给长笛男子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缓慢说道:“据各地长官来报,近段时间,恩怨谷的人开始慢慢增多起来,并且行事也不再蹑手蹑脚,反而有时候会在城里面用巫术屠杀老百姓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偷看小屋子里的人表情,可惜什么也看不出,他只得继续,“我推测,此事不仅仅是恩怨谷在作怪。”

     “原因有几点:第一,前几年我在黄州当通判的时候,就曾发现了有不明身份的人在城中杀害百姓,一个月内夜晚里连续死了五名男子,死法都一样,身上无伤口,死的极其安详,脸上毫无痛苦之色。当时那几个案子调查起来毫无线索,因为没有人看到凶手,并且死的那几名男子也没有仇家,均是普通老百姓。我耗费了半年的时间来调查,甚至还专门派遣了官兵伪装成百姓在夜里独自走路,以寻求再次碰上那些人,可是却再也未遇上。”秦碌为慢慢地讲述,小屋子里人依旧心不在焉。

     他继续道:“事后那个案子不了了之,因为的确找不到凶手,时至今日都未结案。可就在前几周,我发现奏折上所说的柳州,梅州,落安城等地又出现几起类似案子,死法都一样,而且死的人越来越多。另外还有目击者看到,杀害百姓的人,人手一只木仗。我这才推断出,前几年在黄州,杀害百姓的人就是恩怨谷的人。”

     那位倚靠在墙角的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他出声打断了秦碌为的讲话:“行了,讲重点。”

     秦碌为那个肥脸上的肉略微抖了抖,露出个微笑对着那个男人点了点头。他大声道:“为何前几年恩怨谷在一个小小的黄州里杀几个百姓,便没了踪影?而如今他们在帝国里各个地方便是连续杀害几十人,却依旧未逃,虽说京城里的高手也追踪不了,可是他们的探子通过分析得知,恩怨谷的人一直在周围,并无离开。而如今,他们的底气何在?”

     秦碌为一个一个的追问,终于让老人略微打起了点精神。

     那个老人直视着秦碌为,开口道:“哦?看来你是觉得西月帝国的人在背后支持了?可是西月帝国离我们这么远,怎么支持?”

     秦碌为看见老人的目光后,不躲不闪,沉声道:“或许,现在的恩怨谷就是西月帝国,西月帝国就是恩怨谷。”

     此话一出,便是那位手拿长笛的男子也把长笛放下。他将长笛放于桌上,起身站起来,轻声道:“此话怎讲?”

     秦碌为见他们终于来了兴致,心中不免有些高兴,于是声音也大了几分:“我们回过头想想,前几年我们在州里或是在更小的县里,连高手都没有派遣,但恩怨谷那时候却不敢在一个地方连续作案,原因为何?”他一边说,一边把桌上的图纸展开,右手拿起一支笔。

     胖子拿起笔,开始涂涂画画,嘴里还继续道:“你们看,如果把以前恩怨谷的人比作一个成年人的话,那么前几年他杀害百姓的时候,就好比欺负小孩。可这个成年人很是小心,欺负了小孩子后,还要怕背后的家长来找他们算帐,于是他们就做贼心虚似的跑掉了。不过这些小孩子的家长并没有来找他算帐,甚至连面都没有出现。”

     说话的这一阵功夫,秦碌为寥寥几笔勾画出了一个成年人的模样,虽说只有头像。

     “可是,在这段时间,那个干坏事的成年人行事愈发地嚣张,而这些小孩子的家长似乎忍不住了,纷纷来到小孩子面前,就这么出现在明面上,摆明了告诉那个成年人,我家小孩子并不是没人管,还有我这些家长。”

     秦碌为说着说着叹了口气:“不过奇怪的是,那个欺负小孩子的成年人现如今已经看到了这些家长,按理说会忌惮几分才对,可反而还变本加厉,甚至当着家长的面欺负这些小孩子,这行事较前几年果断了几分,而胆子也要比之前要大了不止几分。你们想想这是为何呢?”

     那个手捧一本古书的男子将书合上,看着秦碌为说道:“你是说,那个成年人其目的并不是欺负欺负小孩子这么简单?而就是为了引出家长?”

     秦碌为点了点头,不过又摇了摇头,他看到刚刚那个说话的男子一脸茫然,于是笑着说:“那为何前几年那个成年人不这样做?为何前几年不再行事大胆几分,岂不是更好引出家长来?不过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当然,我认为那个成年人的目的并不仅仅只是引出家长,而是还要当众羞辱家长,甚至是连同家长一起欺负。”

     话音一落,倚靠在墙角的中年男子终于不再继续依靠,他走上前来,一把夺过秦碌为的笔,也顾不上后者的目光,拿起笔便开始书写。

     小屋子里的人也不说话,就看着那个中年人尽情书写。

     半炷香时间。

     那位中年人写出了西月帝国近段时间消失的三十八名高手。

     个个都有名字,甚至有些名字后面还有境界。

     此份名单上最低的修通八层,最高的...境界不详。

     秦碌为看得目瞪口呆,其他人面无表情。

     这小屋子里的人,真是...此番德行啊。看来要这个小屋子属于我,还是得花费点心思啊。

     胖子望着窗外,嘀咕着肚子有些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