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五章 我们离婚吧
    “宴先生,别急着走啊,留下先吃个饭。”丁阿姨有些错愕,却留不下这个宴毅,宴毅说什么也要走了。

    “宴毅不亏是宴先生的高徒啊,高风亮节,救了人也不图名,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林家荣看了周小昭一眼,这样道。

    “是啊是啊,这样德才兼备的年轻人,真是不多见了。”

    周小昭被林晚晴拉到了身边,林晚晴都有些抬不起头。

    被周小昭这么一闹,她又再一次成为被奚落的对象,林晚晴感觉自己很丢人,自己就嫁给了这么一个人。林晚晴后悔到了极点。

    今天要来吊唁,这周康果然没安好心。

    “别说了,还不嫌丢人吗?”林晚晴拉了拉周小昭的袖子,看周小昭还想辩解什么,她恨恨的瞪了周小昭一眼。

    “要不是今天宴毅出手相救,你就闯下大祸了,你知不知道?”

    林晚晴跺着脚,气愤的道。

    林家荣在旁边,看到嘴唇扬起,这个周康在林晚晴的心里,大概印象再一次一落千丈了吧。

    “周老师看来是执意认为是自己的功劳啊,那正好,119的人马上到了,咱们当面问一问他们。”林家荣道。

    “不了,我们也有事,先回去了。”林晚晴如坐针毡,哪里还丢的起这个人。

    “周康,我们回去。”

    “啊,这……”

    “回去!”林晚晴恨恨的一跺脚,瞪了周小昭一眼,周小昭没办法了,被林晚晴一路拉着下了楼,校董一片哄笑的声音,林晚晴感觉屈辱的脸上都要滴出血来。

    一切,一切都是因为周康,因为周康。

    哎。

    周小昭叹了口气,算了,林老师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周小昭也不是那种非要出风头的人。

    一路上,林晚晴低着头回去,“回家。”

    打了一辆出租车,林晚晴脸色霜寒,周小昭也不敢招惹她。“我们家还欠二十几万,我得想办法把这个钱给填上。”

    “还有,妈妈和妹妹哭的这么伤心,我一死,家里就没有一个男人当顶梁柱了,我必须要经常去陪陪他们。”

    周小昭捏了捏拳头,心里这么想着,突然之间,就觉得有些堵得慌。

    “周康。”

    车子里,林晚晴突然沉闷的道。

    “啊?”

    “我们离婚吧。”林晚晴撇过头去,望着车窗外,不让周小昭看到她的眼泪从脸颊上流淌下来。

    她从小万众瞩目,是别人口中的“好孩子”

    听话,学习成绩优异,又上进。

    到了学校里,更是耀眼的新星,不知道多少人追求自己。

    可是回到家,父母之命,让她嫁给了周康,就是因为周康的父母以前对自己家有恩。结婚三年,她越发觉得屈辱,人生都灰暗了。

    学生爱戴她,学校里,她能力也出众,可是一切的一切,唯一的污点,就是这个周康!

    周康的存在,让她喘不过气,今天,更是让她要爆发了。

    “啊?离、离婚?”

    周小昭一下就结巴了,忽然觉得也好,让林老师离开周康这个渣男。

    但想了想,这渣男现在就是自己啊。

    借着别人的身体,把别人家庭给拆散了,周小昭总觉得怪怪的。

    看周小昭不吭声,林晚晴心头悲凉一笑,不再吭声,总是这样。又是这样!周康真不算个男人,无非就是图谋她长的好看,图谋他们家的钱。

    离婚,她已经提过很多次了,唯有在这一点上,这个周康死活不肯同意。

    还是个男人吗?

    是男人,就学会放手,好吗?

    这些咆哮的声音,憋在林晚晴心头很久,却始终不说出。

    “晚上,我爸爸生日,你表弟也会来。”林晚晴看着窗外,轻声的道,伸手擦了擦脸颊上的泪。她从来不指望周康能发现这个细节。

    “你表弟在教育局当上科长了,你表现好一点。”

    “……”

    车里沉默了下来。

    “哦。”

    周小昭还在想着家里的事,没有发现林老师复杂的心理。

    。。。

    “滴嘟,滴嘟。”

    刺耳的鸣笛声响起,咚咚咚,几个白衣护士冲上楼,手里扛着担架,挂水,“病人在哪?病人在哪呢?”

    “病人已经醒了。”林家荣赶紧迎了上去,语速飞快的道,“宴大夫的门徒刚刚路过,把人给救了。”

    说着,林家荣添油加醋,把刚才的事情给说了说。

    “哦?”护士里,走出来一个唐衣老人,一看见这个人,校董这些人都纷纷震惊了,“孙大师。”

    “孙大师,您怎么来了?”

    “在医院里今天没事,闲着跟出来一起看看。”孙圣淼淡淡的道,“听说病人病情严重,估计赶不到医院,我就跟过来了。”

    还真是?

    他们心头一惊,想起了周小昭一开始说的话。

    要来不及了!

    林家荣脸色也一变。

    孙圣淼,海清医院专科专家,主任医师,有四十多年的临床经验,名誉享遍中海市内外,真正的权威。副校长走了出来,“孙大师,不知道这个事情。。”他把宴毅和周康救人的事,都说了说。

    宴毅走的太快,他心头已经起疑了,但也不觉得周康能有那样的本事。

    “宴大夫的药是神奇,这个我见过,服用一粒药下去,立竿见影,治起这个病,不难。”孙圣淼摸着胡须道。

    这些人才松了一口气,孙圣淼道,“但是,吃药下去,到人胃部,起码五分钟才会见效,哪有这么快的,听你们刚才说,服下药之后,才十秒钟人就醒了?”

    “不可能,宴大夫的药,反应没那么神速。”

    一句话,这些人全傻眼了,“你们说,之前那年轻人用一根缝衣针做针灸?”孙圣淼呼吸急促的道,“快仔细说给我听听,那手法是个什么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