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六章 岳父的生日
    周丫丫一字一句,把周小昭之前的手法给说了一遍,之前她离的最近,看的也最仔细。

    “问命针,是问命针啊。”孙圣淼难以置信,呼吸急促,脸色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的潮红了起来,“问命针是记载于黄庭经之中,最为复杂的七种针法之一,这人竟然还有缝衣针,针头这么粗的针下手,这人技艺之高潮,简直匪夷所思。”

    “他在哪,我要拜此人为师。”

    “孙先生,这人就是我们学校一个废物,从来没学过医。”林家荣上前,忍不住说道。

    “闭嘴!”孙圣淼脸色一沉,怒斥的道,“是你懂还是我懂,他是废物,那你就是连废物都不是!”

    林家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救人的功劳,难道真的是这个周康不成?不可能,这废物十几年下来,从来没看见他有过什么本事。

    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个神医?蒙的,一定是蒙的。

    在场的人表情全复杂了,只有一个人呼吸变的急促了起来,“中海市首富陈天南,被怪病困扰已经有十几年之久了,请过无数的神医也救治不下来。”

    “现在据说重金悬赏,谁要是能治好他的病,他出一千万。”

    “我要是把这个周康介绍去,蒙蒙运气,要是成了,我以后在教育局里也是平步青云了!”

    “咳咳,老刘啊。”想到这,这人咳嗽了一声,对着之前那个副校长道。

    “袁处长。”副校长连忙点头哈腰。

    “马上把那个周康的家庭地址找给我,我急用!”

    。。。

    今天救下了妈妈,车子里,周小昭一路在胡思乱想,“我这一身的医术是从哪里来的?”而且周小昭觉得,自己懂的似乎远远不止一个医术。

    而是一些很驳杂的知识,教育,武术,等等,只是自己还领会不全。

    “这个给你。”

    “这是咱爸生日礼物,一会你送给他,记得说点好听的。”下车前,林晚晴对周小昭道。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个弥勒佛的玉佩,价值三千块,寓意“福如东海”

    哎,有什么用呢。

    看着周小昭,林晚晴心里失望,周小昭表弟当上了教育局的科长,爸爸肯定看周小昭,怎么看怎么失望。

    谁让自己这个丈夫,一点长处都没有,连场面上说几句漂亮话都不会。

    今天晚上肯定全是周小昭表弟的风光。

    “咱爸……”

    “好。”接过盒子,这是要代替周康去见岳父了吗?周小昭心里怪怪的。

    周小昭还是不适应和林老师过这种夫妻生活。

    林晚晴没再理会周小昭,下了车,这是一处高档的公寓,林晚晴父母家境很不错,书香门第,否则也教育不出林晚晴这样的女儿,“爸,我来了。”林晚晴进了门。

    “哼。”沙发上,林父用鼻孔哼了一声,冷漠的看了林晚晴背后的周小昭一眼,低头去看报纸。

    林父带着个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体制内一个小官员退休。

    “托袁处长的福,我们家阿随,终于胜任到教育局的科长了。”周随媳妇,浓妆艳抹,翘着兰花指,在吹捧周随道。

    林晚晴捏了捏拳头,这话分明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袁处长?”

    林父吃惊的道,放下了手上的报纸,“是不是教育局那袁承平,袁处长?”

    “就是袁处长。”周随媳妇,咯咯笑道,“他就是我舅舅朋友,在单位上,可欣赏我们家阿随了,这次我们阿随能上去,就是靠袁处长的提拔。”

    “那可真不得了。”林父脸上闪过了一丝惊容。

    袁处长在教育局里,可是很有实权的人物,能被袁处长青睐,那周随以后在教育局里还要平步青云,以后更加前途不可限量啊。

    “不错,不错。”林父满脸都是欣慰之色,拍着周随的肩膀道,“以后跟着袁处长,在袁处长的手下可要好好干。”

    “是是。”周随客气的道,还看了周小昭一眼,笑了笑,“表哥,今天是伯父生日,你有没有带什么礼物啊。”

    他故意讽刺周小昭,在林父这,他从来想不起这个事。

    而这这周康窝囊,他根本就不怕周康发火。

    “爸,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周小昭把林晚晴给自己的盒子递了出去,看到周小昭还真准备了,周随眼中闪出了一抹异色,林父接过来一看,一枚玉佩。

    “有心了。”林父淡淡的道,说着就把这盒子合上了。

    不喜欢?

    林晚晴心头咯噔了一下。“伯父,这是我给您带的礼物。”周随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盒子。周随媳妇在旁边笑着道,“我们阿随知道老爷子您喜欢手表,特意去外岛名牌店带来的呢。”

    “哦,劳力士?”林父惊了一下,打开盒子,一只亮光闪闪的劳力士。

    “这应该很贵吧?”

    “也不算贵啦,就七八万。”周随媳妇咯咯笑道,“只要老爷子您喜欢,怎么都好。”

    “好,好。”林父笑的眉开眼笑,“阿随真是有心了。”

    “你看看你,就不能像阿随学学?”一拍桌子,看周小昭蒙不做声站在一边,林父愤怒的道,“这么大了,还游手好闲,半点正事不做。”

    “去学校那么久了,半点成绩做不出来,要你干什么用?”

    “伯父没那么说表哥嘛。”周随笑了笑,“表哥好歹也是个老师。”

    “老师?他算屁个老师。”林父怒骂,“还不是靠我的关系进去的,没编制,没合同,就是个临时工,一个月一千两百块,能干什么?”

    林父越看越是生气,这人怎么就是自己的女婿呢?要是周随该有多好啊。

    林父一看到就来气。

    “呀,表哥在学校里还只是临时工呢?”周随媳妇装作很吃惊的道。

    林晚晴低下头去,脸上涌起了一抹殷红的血,肩膀都有一丝颤抖。

    “阿随啊,哎,他再怎么说,也是你的表哥,你看不如这样,你给他重新安排一个工作,你看看教育局里有没有什么空缺的?”林父忍不住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