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九章 陈天南
    欧式风格的别墅,才走进去几步,马上就有一个佣人过来,把一双拖鞋送到了周昭的脚边,陈平带周小昭上楼,别墅有四层,陈老爷子就在顶层。

    咦,我什么时候耳力,目力变的这么厉害了?才走了没几步,周小昭有些吃惊。

    自己的听力似乎变的异常的强大,在这个别墅每一层,有几个守卫,自己都感觉的清清楚楚。

    每一层共有六个,明面上两个,暗中四个。

    陈家的别墅,还真是戒备森严。

    “大哥,你带这人上来干嘛,难道我们陈家的别墅,已经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来了吗?”陈平三弟,陈学先走了过来,和他媳妇两个人,阴阳怪气的看着陈平。

    陈学先,陈家老三,和陈平不一样,这个陈学先从小聪明伶俐,举一反三,却心术不正。

    陈天南一怒之下,把他斥出,到国外留学深造去了,今年才刚刚回来。

    而陈平,则是家里的长子,为人稳重,早早就接手了家里的产业。回国的陈学先,对继承了家业的陈平十分不舒服,趁着老爷子病倒了,和他明争暗斗。

    但是陈平一直在忍让他。

    “这人穿的这么穷酸,不会是什么农民工市场上找回来的吧?”陈学先媳妇,一个贵妇扇着鼻前的空气,皱着眉头,好像从陈凡的身上,释放出很多恶臭的味道一样。

    “大哥,你也真是的,怎么能让这种人进我们陈家的大门呢?”

    “这是周康先生,我请来给父亲看病的。”陈平面无表情,解释的道。

    “看病?”贵妇一脸夸张道,“大哥,我没有看错吧,就这样的人还会看病?”

    陈平脸上闪过一丝怒意。

    “大哥息怒,不过这个人,我看就没有必要了。”陈学先笑了笑,“我刚从国外,请回来了‘陶知’老先生。”

    “陶知?”听到这个名字,陈平脸上闪过了一丝惊容。

    “那是。”陈学先笑了笑,“陶知老先生是很忙的,受聘于国外几家大型的医疗研究机构,和耶鲁大学,一般都见不到他人,我也是花重金,托了很多关系,才把陶知老先生给请了回来。”

    “这陶知很有名吗?”周小昭在一旁傻愣愣的问道。

    “哈哈哈。”陈学先一阵大笑了起来,“大哥,你请来的这个人可真有意思,竟然连‘陶知’老先生都不知道,还敢说自己会看病,真是笑死我了。”

    陈学先一脸的嘲讽,也不知大哥发了什么傻,真是救人心切,犯傻了,什么样的人都敢请回来。

    这一次,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好,好啊。陈学先一头一阵快意,陈平这是自己出了昏招,那就怪不得他了。

    陈平黑着脸,感觉自己要爆发了,耐着性子解释道,“‘陶知’,杏林界的泰山北斗,四大国手之一,但是常年不在国内,国内三成的医生,都只是他的学徒。”

    “哦,这么厉害啊。”周小昭惊了一下,没想到这人还挺有名的。

    “这天下学医的,就没有不认得陶知先生的。”陈学先讽刺,“大哥,你这不会是被什么下九流的小骗子给骗了吧?咱们陈家丢点小钱不要紧,但要是被人家说,我们当家的掌门人,这点眼色都没有,那我们陈家可就颜面扫地了。”

    “你。。”陈平捏紧拳头,勃然大怒。

    “名气大和一定看的好病,这可不是一回事。”周小昭说完,一头就钻进了病房里,陈平两个人都来不及阻拦。

    病房里,病床上一个耄耋老人,头发花白,身材瘦削,面灰肌瘦,鼻腔上挂着呼吸机,身上贴满了测量脉搏的机器。

    陈天南紧闭着双眼,整个人一动不动。

    一个头发银白色,面容清癯的老人,坐姿端正,两根手指搭在陈天南的脉搏上。

    “阴蛊入体。”

    周小昭就看了一眼,陈天南的面颊之上,有隐晦不清的黑气,直接辨认出了陈天南的病因。

    这是一种很罕见的病,周小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知道的。

    只是自己一看到,类似的很多知识,一下就进入到自己脑海里了。

    “你干什么?!”陈平勃然大怒,一下就闯了进来,拉住周小昭的袖子,就要拖出去。

    “这个病,我能治。”周小昭大声的道。

    这可是一千万,周小昭说什么也不能放弃。

    “什么,你说你能治?”陈平愣了一下,松开了周小昭的手。

    “是,这个我能治。”周小昭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年轻人,学了几年的医,就在这口出狂言。”银白色头发的老人睁开了眼,怫然不悦,“医者有云,‘望闻问切’,你就是看了一眼,连诊脉都没有,也敢说自己能治?那你倒是说说,你看出了什么?”

    陶知很是生气,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一点医德也没有?

    “陈先生,我爷爷在看病,能不能请你们把一些闲杂人等给请出去?”一个女生不悦的道。

    周小昭这才注意到,在陶知的背后,还站着一个女孩。

    这女孩一米七的个子,亭亭玉立,充满了书卷气,19岁上下,像个小明星,周小昭看着都晃了一下眼神,这女孩长了一张初恋脸。就算是生气的样子,都是那么的好看。

    看周小昭傻愣愣的看着自己,陶蒹葭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心头越发不舒服了一些。

    “大哥,你请来的这人怎么回事,要是耽搁了老爷子看病,这水担待的起?”陈学先愤怒,在背后尖叫的道,“来人,把这个人给我拖出去。”

    周小昭着急,自己要是被拖出去,这个陈天南就死定了。

    陶知已经站起来,还是施针了,“来,银针。”陶知手掌一摊,一枚银针就已经落在了他手上,陶知开始行针,“病人这病实属古怪很罕见,恕老头我也看不准确,不过,心肺黄焦,肾气衰竭,我用这银针调养,起码能恢复一些病情。”

    几针下去,陈天南的身子突然颤抖了起来,一张口,“哇”的一下呕出一口鲜血,紧闭双眼,脸色灰败,病情竟然一下就加重了。

    滴滴,滴滴,病房里,拉起了一阵医疗设备警报的声音。

    波浪线的心率线,开始直线下降。

    “怎么会这样。”陶知大惊失色,手都颤抖了起来,吓到脸色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