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十九章 何老师,你干嘛怕这个窝囊废?
    周小昭捏紧拳头,前所未有的愤怒,离开了这办公室,也好,林晚晴既然不信,那自己就让她信。

    这很简单,叫袁处长来,亲口和她说一说就知道了。

    走出门没几步,被冷风吹了吹,周小昭一下就清醒了过来,是啊,自己太上头了一点,何必这么认真呢。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这是一件不大的办公室,一共五张桌子,四个是办公室里的女老师,一张是何金平的。

    而周小昭的位置,则是在一个杂货堆上,连个正经办公的地方都没有。

    周小昭才推开门进来,这办公室里本来叽叽喳喳的这些女生,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周康,何老师让你赶紧把课备好,一会给他送去。”一个妆容精致的女教师,一下就站了起来,颐指气使,对着周小昭道。

    “他不会问我要的。”周小昭面无表情,也不搭理这个人。

    这女人叫曹明雨,办公室里一个精致的小资女,七分姿色。

    在办公室里,没少讥讽和挖苦周小昭,周小昭对她印象十分的差。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曹明雨一下就嚷嚷了起来。这个废物还真是变了,敢顶撞她了。

    周小昭也不搭理她,径直向着自己的位置上走去。

    何金平现在是自身难保,估计他马上就要接到自己被开除的通知,快要过来跪着求自己了。

    自己又何必和这些小人置气呢?

    “算了曹老师,别和这个傻子计较。”旁边几个老师抹着指甲油,阴阳怪气的道。

    “哼,这个吃软饭的现在还拽起来了。”曹明雨冷哼了一声,重新坐了下来。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这次‘陶知’大师从国外回来了,就来到我们中海市了。”

    “什么?陶知大师?就是那个炎夏杏林界的名手,陶知先生?据说我们炎夏三分之一的医生,都只是他的学徒啊,他现在人在我们中海市吗?”

    “是啊,这你们可就不知道了吧?”曹明雨眉飞色舞,还神神秘秘,讲着只有她自己知道的八卦,“这一次陶知大师来,就是为了给陈天南先生看病来的,而且据说陶知先生这次会在我们中海大学开一次讲座,陶知大师这次特别推崇一个后生,说他是杏林界的天才,后起之秀,据说,这次还会邀请他去!”

    “是吗是吗,陶知大师的讲座啊,那说什么也要去听听,对了,曹明雨你男朋友不是一个小富二代吗,让他弄几张票给我们啊。”

    几个女生讨好的道。曹明雨虽然为人势利,而且还显摆,但是不得不说,她长的确实有几分姿色,而且还榜上了一个大款。

    她那男朋友长的虽然丑,但是有钱啊,而且很有人脉,听说曹明雨还是因此倒贴的。

    听曹明雨这么一说,这些人一下就纷纷坐不住了,连忙嚷着要让曹明雨帮忙弄几张门票。

    “嗨,这个事情我早就问过了,但是你们不知道,这一共就一千张门票,卖的头一天,不到十分钟,就全部卖光了,现在中海市上下的高层,都出天价来买一张票,哪怕只是普通票,一张最后排的位置就炒到了一万五呢!”

    “什么?”这些人大吃一惊,简直惊呆了,“这么贵啊?”

    “那可不,而且现在网上是有价无市,根本没的卖,就算有钱都没有,还得有门路。”说着,曹明雨也叹气的道,“我男朋友去问过了,说不一定弄的到票。”

    “这样啊。”这些女生纷纷一片失望之色。

    “听说,‘林晚晴’也很想去看这场演讲,我估计林公子倒是会想法设法去弄一张票,谁让人家又有钱,又有人脉,而且还对林老师这么上心呢。”曹明雨突然拉长了一些声音,故意大声的嚷嚷道。

    这一屋子的女生立马嬉笑的向着周小昭这边看来了。

    她们谁不知道,这话就是故意来刺激周小昭的。

    而一般周小昭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陶知的演讲?

    想到这,周小昭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那里还有一张门票,是陶知给自己的特级vip门票,1号座。

    “这谁弄的?”才到自己那杂货堆边上,周小昭一下就愤怒了,整个人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捏紧了拳头,自己的书本,教案,被人随意的扔在了地上,上面还踩了七八个脚印。

    周小昭愤怒的向着这一办公室的人看去。

    这办公室里的女生还在嬉笑着。

    “看什么看,难道是我弄的啊,小心我把你眼珠子都扣出来。”曹明雨一拍桌子,嚷嚷的道。

    周小昭愤怒,这些本子上,分明一个个是一些纤细的脚印,一看就是其中一个人踩的。

    但是周小昭也没证据确切是谁干的。

    周小昭弯下腰,一个个把教案捡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把自己凌乱的东西重新整理一下。

    “你还不整理备课?何老师马上就要来了。”曹明雨双手插着腰,冷笑的看着周小昭。

    “他不敢。”

    “好啊,你现在敢这么和我说话,出息了啊。”曹明雨咬牙,“当下我叫我男朋友找人把你腿给打断了。”

    周小昭头也不抬,根本不理会她,嘭的一下,门就被人撞开了,只看见何金平一下闯了进来。

    何金平这会满头虚汗,身子发抖,整个人彻底怕了,一看见周小昭,“噗通”一声,他整个人一下就跪了下去,对着周小昭嚎啕大哭道,“周老师,……不,周先生,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我一家老小还指着我吃饭呢,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啊。”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一办公室的人一下就傻眼了,呆呆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何金平,简直以为自己看花了眼,这还是何金平吗,那么平日里对周小昭颐指气使的那个人?

    何金平一跪下来,啪啪,就向着自己的脸上抽,打的眼镜都掉下来了,脸上一片通红,嘴角都带着一丝血迹。

    一办公室的女生都傻了。

    周小昭翘着二郎腿,冷淡的坐着,“以前是我容忍你,不代表我以后也会容忍你。”

    看着这个自己曾经的仇人跪在自己面前,周小昭心头升起了一抹快意。

    “何老师你干什么,你快起来。”曹明雨呆了一下,不可思议,接下来冲上去,就要强行把这个何金平搀扶起来,冲着周小昭怒目而视。

    “你干嘛怕这个窝囊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