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三十七章 周森
    周小昭不善的眼神盯在绿毛身上,被周小昭这么一盯,绿毛一下慌了,“你还想干嘛?”抱着手里的钱,不断的往后退。

    “你跟我来。”周小昭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往角落里拖去,绿毛被吓的一阵乱叫。

    旁边,周丫丫也被吓的脸色苍白,丁阿姨连忙捂住了她的眼睛。

    拖着这个绿毛,一直到了一个角落里,周小昭盯着他,“是谁派你来的?”

    “没谁派我来。”绿毛惊慌了一下,连忙道,“就是你爸欠了钱,我来收债的。”

    “你不老实。”

    重生过来,周小昭觉得自己有了很大的改变,不管是心态,思维方式,还是力量上,都有了巨大的改变。

    以前作为一个高中生,看不出的问题,周小昭现在一眼就看出来。

    “看来你不肯老老实实的说了。”说着,周小昭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金针。

    “你想干什么?”看见周小昭摸出的这根金针,绿毛脸色微微一变。

    医术可医人,自然也可害人,但害人,为的是惩恶扬善。

    周小昭现在就掌握着‘害人之术’

    手掌一动,金针在指尖,周小昭向着他脖子上刺了下去,这一招,名为‘魍魉针’,一针刺下,绿毛浑身一震,一开始还没感觉到什么,周小昭手指一拧,绿毛就痛不欲生,惨叫着倒了下去,浑身抽搐了起来。

    绿毛脖子上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一直到脸颊上。

    绿毛双手疯狂的抓着自己身上,好像要把自己身上的肉活活的给抠下来一样。

    绿毛惨叫声不断。

    周小昭蹲在地上,默默的看了好一阵,这才金针一拧,绿毛那痛苦万状的感觉才消失,绿毛一脸惊恐,爬了起来,像是见了鬼一样看着周小昭,身子不断的向后缩。

    “我这金针,三天会发作一次,除非我替你解开,否则你就会像之前那样,痛不欲生。”

    “你考虑一下吧。”

    “你。。你还懂医术?”绿毛有些恐惧,被周小昭盯的没办法,只能说了,“城东开发区,陆哥叫我做的。”

    “哪个陆哥?什么事?”

    绿毛结结巴巴,“韩家,有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想开发这边的一片房区,想低价拿下这边的房子,所以就让陆哥办这个事。”

    “陆哥是韩家下一个小混混头子,这一片的大哥,他策划的这个事。”

    “他派人诱骗周森去赌钱,让他越输越多,好赔的他们倾家荡产。”

    周小昭不禁用力的捏了捏拳头,“也就是说,我即便把这笔钱还了,也无济于事?”

    “差、差不多吧。”绿毛结结巴巴的道,一脸的畏惧,“你是知道的,真正的赌鬼不管这些,在陆哥那,还有四五万的外债,这笔债,还会继续利滚利下去,几天就是一大笔钱。”

    “就算全还了,那个周森也会继续赌的。。。”

    “别打我。”说到最后,绿毛已经尖叫了起来。

    周小昭深吸了一口气,“你走吧。”韩家,也就是四大家族的韩家?中海市有几大家族,其中韩家就是其中之一,在陈天南之下。

    这个事情涉及到韩家,就有点棘手了,不过也是小事。

    绿毛屁滚尿流的就跑了,周小昭有这样神出鬼没的医术,让他印象太深刻了。

    处理完绿毛,周小昭就回去了,在家门口,周小昭脸色一沉。

    “把这钱给我,我也是这家的一份子。”家门口,一个瘦瘦长长的男人,在和丁阿姨争抢那个袋子里的钱。

    “你疯了,这是给女儿上学用的,你也不看看,女儿已经瘦成了什么样子了。”

    “我不管,这钱你得给我!”周森咆哮的道。

    爸……

    门口在争抢带子,瘦瘦长长的男人,就是周小昭的亲生父亲,周森!

    从小周森就很少在家,动辄打骂周小昭和周丫丫。

    只要一回家,不是醺酒,就是打人。

    周小昭眼睛通红,冲了上去,“这钱不是给你的!”周小昭一把用力的推开了周森,周森一个踉跄,差一点跌到在了地上。

    嘶拉一下,袋子破了,掉了一地的钱。

    周小昭也顾不得去看,而是先检查丁阿姨的手,丁阿姨手上两道血痕,触目惊心,被周森刚才抓出来的。

    周小昭眼睛一下就红了,有些心疼,赶紧给丁阿姨按了几下。

    几个穴道一按,这个血才止住了。

    还没等到周小昭松一口气,跌到在地上的周森就尖叫了起来,“快来人啊,有老师在打人了,有老师在打人了!”

    周小昭捏了捏拳头,“闭嘴!”喝了一句,周森才不敢吭声了。

    看着这个欺软怕硬的周森,周小昭头痛到了极点。

    “你还有脸回来拿钱,这么多年了,你有照看过这个家吗?丫丫生病发烧40度的时候,是谁背到医院里去的?”

    “你有尽过当父亲的半点义务吗?还有,你不是酗酒,就是出去赌博,你还有什么脸回来?”

    周小昭眼眶都有一些红,一口气把心头的不满全部发泄了出来。

    周森哑口无言。

    仔细看自己父亲,周森四十岁上下,脸色苍白,颔下还留着一些胡须,一看就是酒色过度,被掏空了身子,白白长了一副一米九的个子,周森爬了起来,在地上搂了几沓钱,这就跑了。

    周小昭捏了捏拳头,也没有去追。

    转头,周小昭问道,“你们没事吧?”

    “谢谢周老师。。”丁阿姨才说了一句,周丫丫歪着脖子,好奇的看着周小昭,“周老师,你是怎么知道那些事的啊。”

    丫丫发高烧,昏迷那天,是周小昭背着她一路狂奔,淋着雨送到了诊所。

    这种事,知道的人应该不多吧。

    妈妈也好奇的看着周小昭。

    被这二人的目光盯着,周小昭有些无地自容,又不好解释,只能道,“我听一些人说的,最近议论你们家的人挺多。”

    “哦,这样啊。”丁阿姨点点头,看着周森跑开的样子,一脸的疲惫和失望的样子。

    “丫丫,你跟我来。”鼓足了勇气,周小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