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八十九章 周小昭的规划
    李希一拳,砸向周小昭的面门,沙包大般的拳头,在周小昭瞳孔里放大,抬起手,对轰了出去。玄冥篇的加持下,周小昭的力量有了极大的放大。

    但是这放大到一个什么程度,周小昭自己也不清楚。

    嘭的一下,拳头和拳头对撞在了一起。

    李希一脸的狰狞,旋即僵硬了下来,变为痛苦和扭曲。

    李希惊恐的瞪大了眼,接着,整个人的身子一下就腾空倒飞了起来,嘭的一下,砸在了墙壁上,整个墙壁为之一晃,李希一张开嘴,“哇”的一下,就是一大口鲜血呕了出来。

    李希双膝跪地,噗通一声,手臂直接软绵绵的塌了下来,断了!

    “哗”,一屋子的人惊恐的后退。

    这也太恐怖了,周小昭这是什么力量?一拳下去,这谁能抗的住呢?

    “还有谁?”周小昭冷漠的目光,一眼就看了过去。

    这些人瑟瑟发抖,齐齐后退了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陆哥脸色发白,整个人一阵不断的向后退去,周小昭面无表情,向着他走了过去,陆哥嘭的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脸色雪白。

    “我的背后,可是韩家!”陆哥惊恐的尖叫道。

    “得罪了韩家,中海市上下,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城西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但是周森的事,你再敢诱赌他一次,这只手,你就不要了。”

    说着,周小昭拉起陆哥的手,按在了桌子,周小昭抄起了一边的刀,一脸的狰狞,然后对着这个手掌,狠狠的砍了下去。

    “啊!!!”陆哥一脸惊恐,闭上了眼睛。

    “嘭”

    刀斩在了桌子上。

    许久之后,陆哥睁开了眼,裤裆里已经是屎黄一片,人已经吓尿了,刀砍在距离他手掌一寸的地方,再靠近一点点,他这个胳膊就没了。

    “听着,没有下一次。”周小昭冷冷的道,“再有下次,你失去的,就是整个手了。”

    “是,是。”陆哥几乎瘫软在地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周小昭扔下了刀,转身离去,一屋子的人都吓傻了,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周小昭走了出去。

    走出了这片烂尾楼,周小昭叹了口气,这会,背后的绿毛匆匆的就跟了出来。

    看着周小昭的背影,绿毛一咬牙,噗通一声,人就直接跪下去了。

    “干什么?”周小昭转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我不想还干了。”绿毛咬牙,“大哥,从此以后,我就跟着你!”

    “跟着我?”

    周小昭拧了拧眉,“但是我并不需要人手。”

    “没关系。”绿毛一脸坚决的道,“以后大哥去哪,我就去哪,大哥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让我上刀山,下火海都行。”

    “而且……,大哥,你不可能真的永远什么都不做的吧。”

    是啊。周小昭迷茫了一下,我该做些什么呢?

    对周小昭来说,这一阶段似乎是迷茫的,没有目的性的,毕竟周小昭灵魂里,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猛然接触到这些,周小昭对自己也没有一个规划和了解。

    周小昭点了点头,“回去,把绿毛剃了,然后明天早上六点,来……”

    周小昭愣了一下。

    自己上午,刚刚和林晚晴吵过架,怕是一时半会,林晚晴也不会同意自己回去,周小昭叹了口气,转了一下口风,“风临旅店来见我。”

    “还有,别叫我大哥了。。我不喜欢这个称呼,叫我……,先生就行。”

    “好……,先生。”绿毛一脸激动,再给周小昭磕了几个头。

    “起来吧。”周小昭蹲在路边,绿毛适时的给周小昭递上了一根烟,周小昭也不会抽,学着吸了两口,呛的自己一阵咳嗽。

    “我问你。”周小昭道,“我该做些什么呢?”

    “先生的话。。”

    绿毛低头,想了想,他也不是一个有大主见的人,但还是依着周小昭的思路,思考了一下,“我觉得,先生最大的擅长,就是医术吧,不如开一个药店?”

    “药店?”

    “是啊。”顺着这个思路,绿毛的思路一下被打开了,开始絮絮叨叨了起来,“对于先生来说,肯定是不缺这一点钱,但这却是一个基业,一个基础。”

    “你想,先生你有要安顿的人,不方便安顿,那怎么办呢,可以安顿到药店里去,打打下手。”

    “其次,明面上,只接待一些普通的病人,暗中,却可以接手一下大的单子,病人的单子。”

    “药店,以后可以只是一个据点幌子,也可以慢慢的扩大规模。”

    绿毛认真的道,“先生,您现在还是中海市一个受人尊敬的神医,但是神医,毕竟也只是神医而已。”

    “您没有自己的基业,到底也只是无根之水。”

    “是啊。”周小昭不禁喃喃了一句,眼睛跟着一亮。

    一些思路,慢慢的跟着拓展了开来。

    “我还有个事。”周小昭有些尴尬,把章梦妮和林晚晴的事,遮遮掩掩,大概的说了一下,“你分析一下,这事我该怎么解决?”

    “咳咳。”绿毛一听,有些尴尬,先给周小昭竖起了一条根大拇指。

    “您是说,您夫人发现她闺蜜怀上了您孩子?”

    “还一度闹的要离婚?”

    绿毛认真的道,“恕我说实话,您夫人没有直接和你离婚,已经算的上是对你有所依恋了,这个事情不是你的错了,先生你要等她先冷静了,过几天,就上门去和她好好说这个事。”

    “说自己是喝醉了酒,当时自己也不知道。”

    “另外,先生您是神医的事,也该和她坦白了。”

    “您之前是有什么顾虑呢?”

    “哎。”周小昭叹了口气,顾虑?还能有什么顾虑?当然是解释不清自己医术的来源,其次,‘周康’其实已经死了,这个事情不能告诉她,省的打击到她。

    绿毛道,“不管您有什么顾虑,恕我直言,哪怕解释不清,现在也比失去了林夫人的心要好。”

    “过几天,等她冷静了一下,上门,和她好好解释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