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九十四章 勾魂针
    “快,拿金针来。”

    秦家老太的状态不容乐观,这恶化的实在是太快了一点。

    宴毅一伸手,马上,一旁就有人把金针送到了他手上。

    宴毅呼吸急促,开始行针,额头之上,渐渐冒出了一些冷汗。

    “天啊,勾魂针!”身边的人震惊的道,几乎失声,瞳孔都收缩了一下,不禁喃喃自语。

    整个宴青药铺里,掌握‘勾魂针’的人,除了宴老爷子,就只有宴毅一个人了!

    可见宴毅的医术之高明!

    “师兄,勾魂针太冒险了吧?”

    “是啊,这风险是不是太大了一点!”这些人呼吸急促,你一言我一语的道。

    宴毅深吸了一口气,当下沉声的道,“没办法了,老太太命在旦夕,只能冒险一试了。”

    勾魂针,晏家的独门绝学,一旦用出勾魂针,即便是在生死关上的人,也能活活救下来。

    故名为,“勾魂针”!

    可是这个风险也太大了一点,勾魂针的成功率不到一成,一旦失败,就无力回天了。

    可是,眼下老太太心率,呼吸都在飞速下跌,已经容不得宴毅思考了。

    宴毅必须冒险一试!

    宴毅一发狠,金针直接从老太太眉心刺入,刺入进去七寸深!

    这是死穴,却也是生之穴,一个人的精气神就藏在这里,一旦被刺破,就会精气外泄而死,但要是因此刺激到了精气,也能让死人复生。

    这一针,可谓是最为冒险的。

    整个病房里所有的护士呼吸急促,一动不动,就安静的看着宴毅下针。

    这太冒险了,如果失败了,恐怕整个宴家的招牌也会被因此砸掉。

    鬼门关!

    一针刺下,秦家老太的脸色明显变的病态的红润了一些,如回光返照一般。

    但宴毅丝毫不敢大意,因为这一切只是假象。

    如果救不回来,秦家老太必死无疑!

    “心率开始上升了!”

    “呼吸也开始平稳!”

    “各项指标也开始上升了!”

    “……”

    这些小护士一个个惊呼道,开始给宴毅报数据,真是神乎其神啊。

    宴毅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把一个将死之人,硬生生从死亡的边缘,活生生的给拖回来!

    “宴小神医实在是太厉害了。”

    “太厉害了,不愧是宴小神医,这是起死回生啊!”

    “……”

    这些小护士一个个惊呼不已,面红耳赤,看着宴毅,崇拜到了极点。

    反而是宴毅,一脸的平静,像是没听到一样。

    他的注意力,还全部在秦家老太的身上。

    “大呼小叫什么?”推开门,宴忠渠走了进来,脸色一沉,呵斥了这些小护士一眼,“大惊小怪的,别影响到阿毅救人。”

    呵斥了她们一句,这些小护士才一个个低下头去,不敢言语了,宴忠渠走到宴毅身边,呼吸急促,沉声的道,“怎么样?”

    秦家的人还在门口虎视眈眈,这一旦出了问题,他们怕是今天一个都走不出这个门。

    宴忠渠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实际上心头还是紧张的。

    “完了。”

    宴毅突然喃喃了一句,一针下完,秦家老太的脸色一下由红润直接转为了苍白,整个人的脸色飞快就跌落了下去,最后变的透明的像是一张纸一样。

    本来都要睁开的眼睛,也一下直接闭了上去,并且,一股死气从她的脸上冒出来,弥漫整个人的脸。

    死期将至!

    宴毅颤抖着手,几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上的金针也直接掉在了地上。

    “我失败了!”

    ‘勾魂针’失败率实在是太高了,他行针渐渐偏差了一丝,就导致秦家老太气律不稳,出现了强烈的波动。

    最后,直接裂开!

    宴毅脸色苍白,难看到了极点,这样的结果,是他无论如何也万万不能接受的。

    “完了,老太的心率开始下降。”

    “呼吸也开始下降。”

    “心率掉到零了!”

    “……”

    病房里忙做了一团,女护士一个个惊呼不已,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慌作一团。

    可是无济于事,到最后,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率表掉到了底,秦家老太彻底闭上了眼。

    完了。

    失败了!

    宴青药铺里,一些病人们还在探头探脑,张望不已,一个个好奇到了极点,宴青药铺里这么大的动静,这还是极为罕见的。

    不知道宴小神医现在怎么样了。

    “刚才那老太太,进去估计病的不轻啊,已经奄奄一息了。”

    “是啊,也不知道能不能救的回来。”

    “嘘,那可是宴小神医,这天下哪里有他医不好的人?你们就看着吧,一定手到擒来!”有病人对宴小神医无条件的崇拜,信心满满。

    当下是拍着胸口,无限崇拜的道。

    “先生,您看怎么样?”

    病房门口,何逊混在人群里,低声的问周小昭道。

    周小昭摇了摇头,“宴毅一定治不好,不是吊不回秦家老太的命,而是他处理不了巫毒,那巫毒太深入骨髓了,而且十分之隐蔽,宴青在估计看的出来,他,那概率就低了。”

    “只不过希望他不要用什么‘勾魂针’,因为那会激发那巫毒深入骨髓,变的更加的隐蔽。”

    “之前只是难治的话,被他那么一弄,有概率就治不好了。”

    “不过,也就是更棘手罢了。”

    对此,周小昭还是有一点把握的,不说多,只是更费时间。

    “恩。”何逊点了点头,他对周小昭还是无条件的信任的。

    几乎就在两人说完话,宴毅和宴忠渠两个人走了出来,脸色苍白,后背已经全湿了,都是汗水,人都站立不稳,要不是背后有两个小护士扶着,两个人估计已经要倒下了。

    可怜这宴青药房里,曾经风光一时,不可一世的宴家两位神医,变成了这等样子。

    “两位大夫,我奶奶怎么样了?”秦家中年人,脸色很不好看,当下走上了前,沉声问道。

    语气中,透着一丝焦虑,和一丝杀气腾腾。

    秦家这一大帮子的人,都齐刷刷的上前了一步。

    这样的动静,宴毅的双腿更是软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