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九十五章 柳神医
    “我、我已经尽力了。”宴毅脸色都白了,他才二十几岁,整是风光的时候,从来没碰到过这么大的挫折。

    秦家人的惊天怒火,他几乎是可以想象的到。

    完全是因为他冒险使用了“勾魂针”,才导致了秦家老太太的直接去世。

    这个过错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大到他完全承受不起。

    宴毅膝盖已经软了,在不停的发抖,“秦家老太,……去世了。”

    说到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宴毅已经带上了一丝哭腔。

    “什么?”秦家人难以置信,整个人的身子都晃动了一下,嘭的一下推开了宴毅,宴毅跌翻在了地上,头磕在了墙上,头都磕破了,鲜血不断的流了出来。

    秦家人气势汹汹,直接全部闯了进去。

    “喂,你们在干什么?”

    大厅里,看到宴小神医被推翻在了地上,这些病人们纷纷都不干了,全部站了起来,指责着这些秦家人。

    “你们疯了吧,竟然推宴小神医。”

    “就是,你们这些人怎么回事,有没有半点尊医重道啊!”

    “……”

    大厅里的病人嚷嚷的道。

    可是宴毅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一下。

    秦家二十个保镖齐齐面向大厅,上前了一步,拦成了一道黑色的城墙,一位管事阴沉着脸,走出来了一步,“我们家老太太出事了,请你们闭嘴。”

    “什么,老太太出事了?”

    “难道是宴毅治死人了?”大厅里这些人也慌了,一个个低下头去,不敢再吭声了,唯恐被秦家的人盯上。

    “出事了!”周小昭脸色一变。

    秦清荣大步流星,床进了门去,整个病房里的护士都哭做了一团,跪在地上,一个个抬不起头来。

    “奶奶!”

    秦清荣一下扑到了病床前,可惜,秦家老太已经一丝呼吸都没有了,脸色灰败。

    探了一下,甚至已经没有心跳。

    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嘭的一下,一脚踢开了门,秦清荣愤怒到了极点,重新闯了出来,揪起宴毅,上前啪啪就是两耳光,整个人脸都被抽肿了,高高肿起了一圈。

    “你不是说你能救下的吗?”

    秦清荣咆哮的道,语气像是要吃人一样,眼眶里都布满了血丝。

    宴毅脸都被打肿了,全是血丝,低着头,不敢抬头。

    秦清荣深深的吸下了一口气,转身,摆了摆手,马上就有几个黑衣保镖走了出来,开始驱赶药房里的病人,沉声的道,“秦家办事,请在场的所有人,立马离开宴青药房。”

    “秦家办事,请在场的所有人,立马离开宴青药房!”

    “……”

    重复了三遍,宴青药房的病人开始陆续离开这里。

    宴毅脸色灰白到了极点,和宴忠渠双双跪在地上,这一次完了,闹出大事来了。两人满脸淤青,满目全非,低着头。

    我不会死吧?

    宴毅的眼眶里都储满了惊恐的泪水。

    秦清荣背负着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远远的,没一个人敢靠近,不难想象,秦清荣的身躯里究竟藏着多爆炸的愤怒之感。

    “哎,宴青药房这一次是完了了啊。”

    “是啊,治死了谁不好,偏偏治死了秦家老太,这么大个事,哪怕是不关门,从此也要招牌臭了。”

    “……”

    “你们还站在这干什么?”两个保镖走向周小昭和何逊,“请出去。”他们注意到,这两个人从一开始就站在这,并没有动。

    听到动静,他们两个也还是站在这里。

    “再不救要来不及了。”

    周小昭走出来了一步,沉声的道,“让开,放我进去。”

    “什么?”两个保镖难以置信,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当下脸色一沉,伸出了手,推搡着周小昭,“我们说过了,请你出去,我们……”

    “我说,秦家老太还有救!”

    周小昭大声的道,一句话,这两个保镖直接傻眼了,愣在了原地。

    “她还没死,还有一口气,再不放我进去,要来不及了!”

    推开这两个人,周小昭大步流星就走了进去,几个保镖不知道该不该拦周小昭,听到这声音,秦清荣闻声看来,走来的是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带着金丝边框的眼睛,人很清秀,文雅,还有一些瘦瘦弱弱。

    “你是说我奶奶还有救?”秦清荣脸色一沉,“你也是医生?哪家的?”

    “我不是哪家的。”

    周小昭沉声,“我只知道,再不放我进去,要来不及了!”

    “你在消遣我?”秦清荣的脸色狰狞到了极点,一瞬间像是要吃人一样,怒视着周小昭,“你可听清楚了,你要是救不下来人,你知道有什么后果?”

    秦清荣这会几乎是要爆炸,老太命悬一线,还被人救死了。

    这会却莫名其妙跑出一个人来,说什么还能救!

    这人要是在开玩笑,他不介意发泄一下自己的怒火。

    何逊有一些畏惧,他看到了秦清荣眸子里的一抹森然,这是吃人的目光,何逊上前了一步,“我们家先生医术很好的,让他试试吧!”

    “好。”秦清荣沉声了一下,“给你这个机会!”

    他死马当活马医了,让开了身子。

    “秦先生,你就相信这么一个陌生人。”突兀,一道冷清的声音响起,说着间,从门口,一行人缓缓走了进来,为首一个女孩,翠绿色的衣裙,带着一丝铃铛晃动着,叮铃作响。

    整个人身上有一股冷清的气质,让人不敢逼视。

    背后,七个女医师跟在她背后,全是年轻貌美。

    走进来的这女人,脸上蒙着一块面纱,身上穿着一身汉服。

    “柳神医?”秦清荣脸色微微一变。

    “怎么,秦家主不想让我试试?”走到了这边,柳神医开口,淡淡的道,声音如铃铛作响,十分的悦耳,“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宴毅用的是‘勾魂针’,想为老太吊一口命,只是失败了,不过这并非是无药可医。”

    柳神医走到周小昭身边,悦耳的道,语气十分的自信。

    周小昭不禁看了她一眼,她说的还真不错,就是这样。

    人走过来,周小昭甚至都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香味。

    很好闻,就像是茉莉花香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