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一百零一章 当我男朋友
    “颜若晴?”

    看到门外这个人,周小昭很是惊讶。

    穿着翠绿色的裙子,校花颜若晴站在门口,看见周小昭,脸色一红,“不请我进去坐一下吗?”

    “额,请进。”周小昭连忙道,打开了门,颜若晴一边走,一边看去,整洁的屋子,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

    “药铺?周康你还会这个?”

    “是啊。”周小昭搔了搔自己的后脑,“来这有什么事吗?”

    旁边,何逊端来了一杯茶。

    颜若晴噗嗤一笑,“没什么事我就不能来看看你了?”这话说的,周小昭脸色一红,颜若晴这么噗嗤一笑,一时如百媚绽放一样。

    周小昭看的都直了眼。

    “上次的事,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

    “啊,那个啊,都过去好久了。”周小昭摆了摆手,苦笑的道,“没什么的,我也是信手为之。”

    “信手为之?其实那可不容易呢。”

    顿了一下,颜若晴道,“其实这次找你来,我确实是有点事。”颜若晴捧起了茶杯,有些局促,目光东张西望。

    看的出来,她这会有些吞吞吐吐,脸色甚至都有一抹绯红。

    “我想请你,……当我的男朋友。”

    “噗!”

    周小昭一口茶喷了出来,何雨龄刚刚打开门,切了一叠水果,想给客人送出来,猛的听到这个话,一下脸色绯红绯红的,“对不起对不起。”

    何雨龄一下关上了门,退了回去,心口一阵乱跳。

    刚才那小姐姐是谁?好漂亮。

    她是来找周先生当男朋友的?何雨龄脸色有些古怪。

    “不,不是的。”看见这个动静,颜若晴也知道自己说错的话,连忙摆了摆手,“是假装男朋友。”

    “你知道的。”颜若晴脸色一红,“我年纪也不小了,我爸妈都一直催着我相亲,然后这几天,又给我下死命令了。”

    “我实在是没哟办法……”

    “哦。”周小昭一开始确实是被吓了一跳。

    想了想,周小昭沉声的道,“那你也确实该找一个了啊。”

    看着周小昭炯炯的眼神,颜若晴莫名心虚了一下,轻叹了一口气,眼底有一丝哀怨之色,“哪有这么好找啊。”

    “不至于吧。”周小昭苦笑了一声,“你那么好看,追求你的人应该不少吧?”

    “追求者吗?”颜若晴挽了挽鬓角的青丝,“这倒确实不少,不过,他们无非也就是图我一个好看来的,不值一提。”颜若晴笑了笑。

    周小昭哑然,颜若晴这么看,眼光还挺高。

    “可是你确实很好看,不是吗?”周小昭沉吟了一下,“颜小姐,你觉得什么是感情?”

    “感情?”颜若晴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道,“古人云,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汉有司马相如为爱大胆追求卓文君,唐也有唐玄宗,为红颜一笑而倾国。”

    “感情就应该是相濡以沫,男女之间,灵魂的交融。”

    “做不到纯真,也就谈不上感情。”

    颜若晴说的很灼灼,语气斩钉截铁。

    “我明白了。”

    周小昭点了点头,颜若晴的感情观,更加的理想主义一点,更加柏拉图式一些,“所以,你觉得那些接近你的男士,都是别有所图,目的不纯。”

    “目的不纯,也就谈不上什么纯真的感觉。”

    “这个自然是。”颜若晴点了点头。

    她还挺骄傲的。

    周小昭不禁摇了摇头,从表面上,这还真看不出来。

    “你的观点,让我响起了一部电视剧里的台词。”

    “什么台词?”颜若晴好奇的道。

    “电视剧朱元璋里,朱元璋当时还拜在义父郭子兴门下,他和郭子兴的儿子郭天叙,同时喜欢上了马皇后,郭天叙在和他父亲说这个事的时候,他父亲郭子兴就批评他。”

    颜若晴竖直了耳朵,一脸好奇的听着,周小昭就捏着自己的嗓子,模仿郭子兴那痛心疾首的样子,“你那是喜欢她吗?你那是馋她的身子!”

    “你下贱!”

    颜若晴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颜若晴咯咯咯笑了一阵,又觉得这有失淑女形象,连忙又硬憋了回去,一本正经的道,“我觉得说的挺对嘛。”

    “恩,可是你应该也知道,司马相如曾经一度抛弃卓文君,甚至还想要纳妾,让卓文君写下了那首著名的十字诗。”

    周小昭拍着桌子,缓缓的道,“一别之后,二地相悬。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

    “七弦琴不可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

    “而唐玄宗召见唐玉环,他们初次见面,也不过是留下了那一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再往后,就是‘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周小昭哈哈大笑,“难道说,唐玄宗也是杨玉环一见钟情,而不是‘馋她的身子’不成?”

    “你,你狡辩。”颜若晴脸色涨的一阵通红,“司马相如到底是守护卓文君到了最后,唐玄宗晚年凄怨,才有了‘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美谈。”

    颜若晴怒视着周小昭。

    “好。”周小昭点了点头,“再往前,古代婚嫁,皆讲究门当户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哪怕是我们父母一辈,在婚前,往往连一面也没有见过。”

    “难道他们婚后不幸福,一直不恩爱吗?”

    “你。。”颜若晴变了变色,“历史上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拆散的情人不知多少,婚后也有大量夫妻不合的。”

    “社会统计,相亲后结婚的人,离婚率只有自由恋爱的三分之一。”

    “那么,自由恋爱的人,感情哪去了?”

    颜若晴呆了半响,咬着自己的下唇,盯着周小昭,“你想说什么?”

    “很简单啊。”周小昭道,“男女相吸,荷尔蒙是最先的一步,渐渐在有相互了解,灵魂交集,最后,才可能诞生出超越性吸引之上的感情。”

    “你,这是在胡说。”颜若晴气鼓鼓,撇过了头去,周小昭也觉得挺好玩,难得这样的校花大小姐还有这样的一面。

    “好吧,就当我胡说。”周小昭道,“我也就是逗逗你,这个挡箭牌的苦差事,我干了。”周小昭一脸‘为难’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