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一百零四章 比物质我更富有
    “原来是小史啊,快进来。”颜若晴妈妈热情的不得了,脸上几乎要笑出一朵花,“哎,别换鞋子了,用不着。”

    “别阿姨,鞋子还是要换的。”史延侠人还是很精神的,高挑的个子,阳光帅气,难怪那么招惹喜欢。

    工作又好,收入又高,在毕雅丹眼里,当然是不二的贤婿人选了。

    “对了阿姨,我进来的时候,看见小区门口停着一辆布加迪威龙,这是谁的车?”史延侠好奇的道,“买的起这样的车可不多吧?”

    “这一辆车,2500万呢,我就见我们区域总经理有这么一辆车。”

    毕雅丹脸色微微一变,两千五百万的布加迪威龙?

    “这个不知道。”毕雅丹一笑,摇了摇头,“快进来坐吧。”

    看见颜若晴,史延侠热情的走了上来,“若晴,我去你们单位找你,都没看见你啊。”

    “对不起,那是我故意避着你。”颜若晴面无表情的道。

    史延侠脸色一僵,却连忙的道,“没关系,没关系。”

    “额,这位是?”他顺着颜若晴的身子,看见了坐在她旁边的周小昭,颜若晴正挽着他的胳膊,这两人无论怎么看,这个关系都很不一般。

    周小昭带着金丝边框的眼睛,手腕上一块名表,身上还穿着一身名牌的西装,史延侠脸色僵住了。

    范思哲?

    他隐约认出来,这好像还是手工定制款?一件十几万?真品吗?

    史延侠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个,颜若晴的同学。”毕雅丹毫不留情的揭穿道,“工薪族,一个月几千,为了拒绝你,叫过来伪装自己男朋友的,你别看他人模狗样,我估计,这一身行头都是我女儿买下来,租给他穿的。”

    毕雅丹冷笑的道。

    “原来是这样。”史延侠松了一口气,看来颜若晴还是在乎自己的嘛。

    “朋友。”史延侠递过来一沓钱,“这里是五千,应该够你一个月的工资了,你走吧,不要在这里瞎参合了,我还有话要对若晴说。”

    说着,史延侠深情款款,看向了颜若晴,眼神里还带着一丝无辜和哀求,“若晴,你说你即便讨厌我,也用不着用这种办法吧。”

    “我当然是不介意,但是叔叔阿姨看了会生气啊。”

    “你别叫的这么亲热。”

    周小昭突然打断了他,“另外抱歉,你们好像弄错了一件事。”

    周小昭一只手搭在颜若晴的腰肢上,“我可不是颜若晴请来男伴,我,是颜若晴的男朋友,请你不要叫什么‘若晴’,对她尊重一点。”

    “请叫‘颜小姐’”

    “什么?”

    史延侠大惊失色,周小昭来真的?

    “颜若晴,你在开玩笑?”毕雅丹脸色一下就沉下来了,“你找这种玩意当你男朋友?”

    “小周啊。”颜若晴父亲,颜来庆放下了手上的抱着,沉着脸,“我不管你是真的还是假的,有些事,我开诚布公和你说一说。”

    “伯父,请说。”周小昭平静的道。

    “一,我们颜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之家,但也讲究一个门当户对,我现在开的公司,正在青黄不接的时候,颜若晴的出嫁,能决定我是不是再往上爬一爬。”

    “二,我们嫁女儿,绝不会没有要求,你穿着女儿租来的衣服,连自己一点事业都拿不出来,凭什么娶我女儿?”

    “靠你的一点花言巧语吗?”

    颜来庆冷冷的道。

    “伯父。”周小昭摇了摇头,看了一旁的颜若晴一眼。

    颜若晴咬了咬自己的红唇,脸色明显不太好,周小昭算是知道的,她这个性格是怎么来的。

    “颜若晴不是你们的交易品。”

    “伯父你公司如何,无论如何,也不会是成为出卖颜若晴的交易品。”

    “其次,就算有一定的物质,那也需要考虑颜若晴自己喜欢不喜欢。”

    “你是在教训我吗?”颜来庆脸色一下就沉了,有些愤怒和难堪,“我混江湖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

    “这位朋友,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史延侠冷声,“你连物质都给不了,拿什么说能给颜若晴幸福?”

    “若晴,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史延侠不想再忍下去了,这会就要狠狠打一打周小昭的脸。

    说着,他拿出了一个盒子,再打开,精致的盒子里,装着一块钻戒。

    “DR钻戒!”毕雅丹难以置信,惊呼一声,“这一款钻戒还是手工定制款,要二十多万吧!”

    “DR钻戒,一个男人凭借自己的身份,一辈子只能定制一款。”颜来庆看到这个钻戒,一下都动容了,“若晴,看来小史真的很在乎你啊。”

    “若晴,为了你,二十万不算什么。”史延侠道。

    看到父母,史延侠,又这样围着她,颜若晴不甘到了极点。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在他们的考虑之中,永远就没有我在意不在意这一条吗?

    颜若晴咬到嘴唇都要流出血来。

    “你说,你拿什么和小史比?”毕雅丹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小史的成就,你连他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他随便干一个月,顶的上你一年的工资。”

    “就这样的钻戒,你要不吃不喝工作十年才买的起。”

    “我问你,就你的收入,你拿什么给若晴幸福?”

    “你能带她出去旅游吗?”

    “你能带她出一次国吗?”

    “以后孩子的教育,衣服,尿布,哪一样不是钱?”

    毕雅丹气势汹汹。

    毕雅丹每说一句,就感觉颜若晴的五指攥的更紧了一些,周小昭都为颜若晴而感到一丝愤怒。

    “毕阿姨,你说的可真有道理,字字句句,连一个字都和颜若晴没关系。”

    “看这个样子,连以后孩子的尿布,衣服,玩具,都要比颜若晴幸福不幸福,更加的重要了!”

    “你说那么多有什么用?”毕雅丹插着腰,气势汹汹的道,“钱呢?你拿的出钱来吗?”

    “好。”

    周小昭冷声,已经不愿意再听这些人说下去了。

    “我身上这些衣服,都是范思哲手工定制款,十万一件,这种衣服……,没的租!”

    “外面的布加迪威龙,也是我的。”周小昭把一把钥匙拍在了桌子上。

    “既然你们非要问,那我就告诉你,比物质,我更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