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一百零八章 青色鳞片
    “巫医鬼王?”周小昭把这个名字暗暗的给记下了。跟着苏洛城去了,一栋别墅的三楼,这边,里三圈外三圈全是人。

    各路名医云集在这,林胜男带周小昭在这停下,沉声道,“我们就在外等着。”

    周小昭探头朝里面看看,里面的人,大部分是一些胡须花白的老医生。

    想来,没有一个无名之辈。

    “看来今天没有我要出手的样子了。”周小昭耸了耸肩,自己到这来,还真就是一个凑数的了。

    “没有最好,先坐吧。”林胜男找了一个地方,拉着周小昭坐下,她带周小昭来,无非就是来凑一个人头的,表达她的一分心意。

    “林胜男,你已经好几个月没回来了。”一道阴冷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林胜男抬起头看去,一个高高瘦瘦,面容阴鸷的男人,盯着林胜男,这男人四十岁上下,眉毛很浓,周小昭看了他一会,心头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煞气缠身。”

    煞气缠身?

    这男人眉宫呈现黑色,这是亡灵怨气的样子,周小昭看的分明,死在这人手里的人恐怕不少,才会有这个样子。

    林胜男脸色微微有些铁青。苏麻山毫不掩饰自己眼神里的贪婪,上下盯着林胜男。

    从她的脸上,再到胸口,一直到双腿,眼神都丝毫不放过。

    林胜男浑身一阵不自然,稍稍扭动了一下身子。

    “林胜男,我都说了,你跟着叶子尘,不如跟着我。”苏麻山伸出猩红的舌头,在自己嘴唇上一舔,让人十分不舒服。

    “你不可侮辱子尘先生。”林胜男站了起来,脸色冰冷,“你永远不会明白,子尘先生究竟是何等的地位和存在。”

    叶子尘?

    周小昭眉毛微微一挑,周小昭曾经听说,林胜男是被一个大佬给包养的,难道说,这个包养她的人,就是这个叫‘叶子尘’的人?

    周小昭觉得这个名字很飘逸,不像是凡俗之中的人。

    “嗤。”

    苏麻山不屑的嗤笑了一声,凑到了林胜男的耳边,“我盯上的人,没有能逃掉的。”苏麻山冷笑一声,然后转身离去。

    周小昭扭头看去,林胜男的脸上并无太大的愤怒之情。

    “他是谁?”周小昭忍不住问道。

    “苏家的事,劝你少打探。”林胜男闭上眼,“这对你并没有好处,要知道,底层人活着的诀窍,就在于少一些好奇心。”

    “不过,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林胜男睁开了眼。

    “苏麻山,苏家老七,这人心狠手辣,阴险狡诈至极,而且无恶不作,他曾经盯上了我,对我动手动脚,在酒里下药,幸好我及时察觉,逃了出来,最后,我一连半年没有回苏家。”

    “哎,要不是这一次惜月病了,我都不肯回来,可惜,还是被这人给撞见了。”

    “他敢动你?”周小昭有些诧异,林胜男是多么霸道的一个女人,周小昭是心头有数的,敢动她的人可不多,可苏麻山就是动了,还让林胜男一点脾气也没有。

    “小姐,大小姐醒了。”从病房里,传来了一阵惊喜的声音。

    然后,有几个医生和苏家的人就进去了,不一会,这些人就又脸色黯淡的走了出来,交头接耳,脸色凝重,再说着一些什么。

    “看这个样子,多半是失败了。”林胜男摇了摇头。

    “怎么,大小姐的病很奇特吗?”

    “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描述。”顿了一下,林胜男叹了口气,“总之,这个病十分之古怪,也十分之奇特,从来没有人见过,惜月本来是一个十分漂亮的人,出了这个事之后,人就变的自卑了起来,也不愿意见人。”

    “哎。”林胜男唏嘘,“苏家前前后后,给她派了不知道多少的名医,让人给她诊治,可惜,看上去却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成效。”

    “这一次,估计也是失败了。”

    “唔。”周小昭不禁点了点头,苏家这个样子,看上去是急了。

    “本来,以苏惜月的天分,是有希望拜入望月山下的。”

    说到这,林胜男抿了抿唇,没有再说下去了。

    望月山?周小昭暗暗沉吟,记下了这个名词。

    “让老夫来试试吧。”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巫医鬼王站了起来,满头银色的头发,脸上长满了一片又一片,铜钱大小的黑色斑,十分的恶心,可是这个老头一站起来,却没一个人敢小看,“鬼王,那就拜托你了。”房间门口,一个中年人抱了抱拳,脸上满是忧心忡忡之色。

    看这个样子,他就是苏家家主,苏惜月的父亲了。

    “你给我描述一下苏惜月的病情吧,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周小昭说道。

    “你。。?”林胜男扭头,看了周小昭半响,最后顿了顿,还是说道,“也行,苏惜月的病很古怪,从一年前开始,她的身上开始长出了一些青色的鳞片,苏家派人去给她看了,医生做了手术拔除,苏惜月痛不如生,被拔掉的鳞片那,血流不止,就好像一开始就长在她身上,和她融为一体的一样。”

    “不但如此,苏惜月那鳞片又渐渐在伤口处长了出来,毫无变化,医生找人去化验,发现那是蛇的鳞片。”

    “苏惜月从那之后,身上的鳞片一天增长几片,渐渐变多,一开始苏家还派医生给她拔除,到后面,除了弄的苏惜月浑身是血,奄奄一息之外,并无太大的成效。”

    “而且,这根本不治标也不治本,苏家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就放弃了。”

    “可是无论用何等方式去检查,苏惜月这个病都好不了,也查不出任何的问题,苏惜月身体十分健康,指标也异常的正常。”

    “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三月后,苏惜月身上的青色鳞片开始长到脸上,最后背部也是一大片,血液里开始查出蛇的毒素。”

    “可是,这毒素还是融化在苏惜月的血液里,不分彼此。”

    “从脸上长出第一片鳞片开始起,苏惜月就开始不出房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