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一百一十章 我真是疯了,竟然相信了你
    苏惜月蒙了一下,肩膀明显微微有了一些颤抖,可是她还是没有回过身来,“我知道苏小姐对自己感到了一些绝望。”周小昭走到她身边,背对着她,坐在了床榻边,这个距离已经有些危险,过度亲密了一些,可是周小昭不以为然。

    “给自己一个机会,毕竟没有多大的成本,不是吗?”

    苏惜月沉默了。屋子里安静了一会,看苏惜月没反应,周小昭站了起来,一心想求死的人,周小昭是治不好的。

    “你们先出去。”苏惜月安静了一下,沙哑的道,苏惜月的病情确实很严重了,说话的时候,嗓子里有蛇信的声音。

    发出人类的声音,似乎对她来说也有些困难了。

    苏家家主深深看了周小昭一眼,伸手缓缓关上了门。

    “家主,怎么样了?”苏麻山几个人走上了前,沉声的道。

    “人进去了。”苏家主沉声道,“能不能救人,就要看天命了。”

    苏洛城冷哼一声,“望月山的真人来了都束手无策,我倒想知道,这个周康能有什么本身!”

    门内,只剩下了周小昭和苏惜月两个人,周小昭转过了身来,微微欠身,“冒犯了,请苏小姐给一只手臂我。”

    苏惜月犹犹豫豫,才从被窝里伸出了一只手,一眼看去,触目惊心,整个手臂上全部都是青色的鳞片,密密麻麻,粗略看去,几乎看不到一片完好的肌肤,长在处子的肌肤上,十分的可怕。

    周小昭接过手去,手按在脉搏上,苏惜月的手冰冰凉凉,这个触感,十分的冷,快没有人类的温度了,周小昭把脉了一会,确实,苏惜月的脉搏降的很低,不是异常,而是渐渐开始接近于蛇类。

    “先前那些神医们进来,苏惜月如果脉象有任何的问题,一定瞒不过他们的眼睛,从这个脉象上来判断,这确实不是一种‘病症’”

    周小昭独自暗暗喃喃。

    周小昭已经有几分猜测。

    “你看够了吗?”苏惜月突然收回了手,一脸俏红和愤怒,怒视着周小昭,周小昭猛然看去,不禁微微一愣,苏惜月早已扭过了头来,盯着周小昭,这是一张很漂亮的脸。

    只是可惜,这会看去,却不能用漂亮来形容,而是可怕。

    恐怖!

    大片青色的鳞片,长在了她的脸颊上,几乎是毁容了。

    蛇女也不及她十分之一的恐怖。

    满头的秀发已经全部掉落,只剩下了稀疏的几缕,连头皮上,也长满了可怖的青色鳞片,很难想象,堂堂云城苏家苏惜月,正在承受着这样的折磨,而整个苏家束手无策。

    看到周小昭如此年轻,苏惜月早就绝望了,双手抱着自己的头,捂住自己的脸,手还在抠着自己身上的鳞片,鲜血淋漓,呜咽大哭,“我变了,我似人非人,似鬼非鬼,我现在就是一个又老又丑的怪物,呜呜呜。”

    “你知道吗,我曾经很好看的,云城一枝花,炎夏十大绝色榜第一,说的就是我,我却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个样子!”

    “我没脸见人了,我恨不得死了算了。”

    “我未婚夫见了我一面,他是陈家的天才,他曾经那么爱我,可是现在却对我避之如蛇蝎。”

    “一个月前,他派人到我云城苏家来退婚,退婚。。哈哈哈。”苏惜月凄凉的笑着,“还是派人来,我就那么不堪吗,以至于让他来见一面都不肯了吗。”

    “你说,我是不是丑八怪,你说?”苏惜月猛的抬起头,眼神猩红,舌头分叉,像是蛇的信子,这张脸可怕到了极点。

    好多医生,在看到她的这张脸,就已经被吓到了魂飞魄散。

    苏惜月从一开始的自卑,到自暴自弃,到最后,甚至以恐吓,捉弄这些医生为乐,苏惜月又哭又笑着,可是她从周小昭的眼里,看到的仅仅只有怜悯,“苏小姐。”

    周小昭平静道,“您说这些,完全没有意义,另外,您贵为苏家大小姐,能对您下这个手的,恐怕非比寻常。”

    苏惜月呆了,脸上的泪都凝止了,呆呆看着周小昭许久。

    她是何等聪慧的一个人,只是自暴自弃了而已,她一下听出了周小昭话语之间的玄机,“你什么意思?”

    他自然不是在问这话里之意,周小昭低头道,“我能治。”

    苏惜月瞳孔放大了一些,接着再放大了一些,整个人坐起来半个身子,无法置信的看着周小昭,整个身子都开始有了一些细微的颤抖,“你说什么?”

    “我在说,我可以治。”周小昭平静的道。

    狂喜骤然一瞬间席卷了苏惜月,她并不是那么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但是长久的绝望,折磨透了她的耐心,周小昭的下一句话,一下浇灭了她这个狂喜,“我只是说,我能治,但并没有说,可以痊愈。”

    “您明白吗?”

    苏惜月一下冷静了下来,周小昭的意思是,周小昭看出了她的病症在哪,也可以治,但并不能治好。

    “你能治到什么程度?”苏惜月带着一丝颤抖的语气道,死死的盯着周小昭,她被困了太久了,哪怕有一丝改良的希望,不,哪怕只是不继续恶化下去,都可以!

    “病情不再恶化,头皮褪去鳞片,秀发重新长回,舌根恢复柔软,可以正常说话。”

    “身上蛇毒,去除四成,鳞片掉去大半。”

    “足够了!”苏惜月狂喜到了极点,“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不在乎你会怎么想我。”周小昭道,“但是,我不会砸自己的招牌。”

    “你,什么招牌?”

    “寻青诊所。”周小昭平静的道。

    苏惜月喃喃了半响,困惑的皱起了眉头,摇了摇头,“抱歉,我没听过。”

    “是的,开业刚刚几天,这是在下的第一单生意。”周小昭微微一欠身,“但是我相信,以后它会闻名天下的。”

    苏惜月自嘲一笑,满脸疯癫,我真是疯了,会相信一个只开业一天的人。

    也许,这就是走投无路的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