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一百四十章 颜来庆被骗
    下午三点,柳如是的身影出现在了寻青药房的门口,丁阿姨早就给她打扫好了医生办公室,周小昭也在办公室里等着。

    “柳神医,欢迎你加入寻青药房。”

    周小昭的脸上带着一丝喜悦,柳如是作为中海和宴青齐名的神医,这些年来都是作为一些权贵的私人医生,中海很多家医院都想聘请她,可没有一家医院成功。

    如今,她加入了寻青药房,给寻青药房带来的,远不止是生意这么简单,还有就是对于寻青药房知名度的提升。

    今天的柳如是,没有了第一次在宴青药铺的高调,那七个女药师也不见踪影,只有一个女药师还跟在柳如是的身边。

    周小昭还好奇问了一句,不过柳如是只是笑了笑,“我已经把那些人遣散了,现在我就是寻青药房的坐班医生,不需要那么多的药师助理,周先生,这位是我的弟子于婷,今后她可以作为我的助理,也来寻青药房上班吗?”

    周小昭点点头,柳如是的弟子,那肯定也精通医术,能来寻青药房对他来说也是好事,“自然没问题,柳神医,咱们药房刚刚成立,你现在就担任主治,以后有些什么疑难杂症,我们也可以共同探讨,至于你的这位助理,暂时就是住院医师吧。”

    寻青药房也是有住院部的,虽然只有简单的几张床位,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于婷的脸上也是露出喜色,她也知道周小昭是比自家老师更厉害的医生,连宴青大夫和自家老师都无法解决的病症都被周小昭解决了,所以能进入寻青药房,她就很满意了。

    简单适应了一下之后,于婷和柳如是就正式进入工作状态了,而且因为于婷的加入,工作效率也大大提升了不少,很多病情不是很重的病人,其实于婷都是可以解决的。

    周小昭看了一会,觉得很满意,便是自己离开药房,一个人回汤臣一品的别墅了。

    好像到现在为止,除了结婚纪念日那天,周小昭还没真正在自家别墅内住一晚。

    到了别墅之后,周小昭却意外看到一个女人忙碌的身影。

    是叶恬。

    这个女人好像在给自己打扫卫生?

    周小昭脸色微微动容,忍不住走了过去喊了一声,叶恬听到动静好像很慌张,连忙转过身,一脸不好意思,“周先生,你。。你怎么来了?”

    看到叶恬慌张的样子,周小昭忍不住打趣,“怎么了?我自己家我还不能来了?你这么慌张,是不是在我家做什么坏事了?”

    叶恬脸色绯红,也知道周小昭在跟她开玩笑,好看的眸子翻了翻白眼,“我只是想替周先生你打扫一下家里卫生而已,毕竟谁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过来住。”

    这话也是让周小昭心头一动,叶恬并不知道自己今天会来别墅,也就是说她不止一次帮自己打扫别墅了?

    这女人,有点意思。

    周小昭毕竟骨子里还是一个孩子,现在撞见叶恬对自己这么好,心里也是暖暖的,他忽然忍不住问了一句,“对了,这周六晚上,你有什么事情吗?”

    叶恬听到这话,脸上顿时一喜,赶紧说道,“没事,怎么了?周先生,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周小昭点点头,“周六晚上我要去参加一个酒会,在游轮上,你陪我一起去吧。”

    “好的,没问题,我那天有空的。”

    听到周小昭的邀请,叶恬顿时露出欢呼雀跃的表情,这是不是代表着自己已经初步得到了他的认可呢?

    “嗯,那你慢慢打扫吧,我先上去睡一会儿。”

    周小昭看到叶恬这个样子,也忍不住笑了笑,随即就一个人上了二楼,至于叶恬,则是一个人继续打扫起卫生来,一边打扫还一边哼着歌,十分开心的样子。

    。。

    周六,下午。

    颜家,颜来庆这两天总感觉有些心绪不宁,刚刚他又给自己的老领导打了一通电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老领导一直没有接。

    毕雅丹坐在沙发上,看颜来庆闷闷不乐,也是忍不住问道,“老颜,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耿司长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吗?”

    颜来庆正好心里不舒服,冷哼一声,“可能耿司长是在忙吧?毕竟人家是大人物,不可能像是我们这些人一样,有那么多时间的。”

    “那几天的收益怎么还没到账啊?”

    毕雅丹只是一个家庭妇女,心态没有那么好。

    其实这也不是心态不好的缘故,而是颜来庆这一次,赌得太大了。

    原本颜来庆就已经凑到了两百万,加上周小昭那边给的五百万,七百万投资已经是不小的一笔了,可颜来庆依旧觉得不够,甚至还借了高利贷,靠着七百万的现金加上房子,颜来庆直接接了一笔一千万的高利贷,时间就是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这笔一千万的贷款本息和就会达到一千三百万。

    这对于颜家来说,可不是一笔小钱。

    当然,如果这一千七百万颜来庆能翻番赚,自然是不会亏的,扣除周小昭和贷款的钱,也能赚个一千多万。

    可除了第一个星期,耿司长通过私人账户转来了两百万的分红之外,已经好几天没有消息了。

    这一下,颜来庆和毕雅丹夫妇才有些慌了。

    “你难道不信任耿司长?一千多万,在我们看来是一笔很大的钱了,但对于耿司长来说算什么?就是哪个大老板,每年孝敬他的钱,都不止这么多!”

    颜来庆被问烦了,忍不住对着毕雅丹声音大了一点。

    毕雅丹也不敢反驳,那个耿司长她也见过,作为铁道部的高层,人家随随便便一个项目,获利都是上千万,的确没必要为了一千多万坑他们家。

    “不行我打电话到耿司长办公室问问吧。”

    颜来庆也有些急了,拿起电话本找了一会儿,打通了司长办公室。

    可刚聊了一句话,颜来庆便将电话摔在了地上,满脸苍白,“耿司长。。被人查出贪污,人已经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