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晋无眠的狠辣
    在场的人几乎都是商界精英,太河制药真正的价值,虽然不是人人都能精确地知晓,但大差不差还是能猜到的。

    太河制药,如果一般人能在十亿以下拍到,那就是赚钱的。

    一些医药界的巨头,包括德力制药、三鑫制药以及晋天医药集团,最多在十二个亿左右拍下,勉强可以维持平衡!

    可开十五亿买下太河制药的人,不是哄抬价格,就是傻蛋了。

    十五个亿,买一家已经过气破产的药厂,这特么不是疯了吗?

    “这人谁啊?跟在秦少和陈董旁边,他有说话的权力吗?”

    “是啊,啥家庭啊,买太河制药,还花十个亿,我三鑫制药,他只要开五个亿,我就给他!”

    三鑫制药的老总薛斌让也是不怀好意地讥讽道,这一次他纯粹是陪着晋无眠来凑个热闹,根本没打算出价。

    可他还没嘚瑟几分钟,就感觉自己背后有一道凌厉的眼神,仿佛要将他穿透一般,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小心翼翼地回过头,正好碰到晋无眠那充满森然的眼神。

    卧槽!要完犊子了。

    薛斌让苦笑,接着便是坐了下来,犹如一个受惊了的鹌鹑,将自己的脑袋死死地低着。

    晋无眠此刻的脸色很臭,他感觉自己被周小昭架起来烤了。

    十五个亿,别说是家族,就算是他也不可能接受用这么高的价格买太河制药,在其他人看来,太河制药最重要的是那几十项的医疗专利,可在晋家来看,这些专利,他们不缺,甚至比太河制药还要先进。

    若非如此,他们怎么可能将太河制药挤兑到破产重组呢?

    他们看中太河制药的,只是他们在中海的渠道和影响力罢了。

    可这些,绝对不值十五个亿!

    晋无眠可以花十五个亿任性一把,碾压周小昭的叫价,将太河制药收入名下,这么做即便是晋家内部的高层,最多也只是会对他抱怨几句而已,毕竟这些年,他给晋家赚的钱,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可晋无眠不行,因为这是一笔生意,他理智的思维告诉自己,花十五个亿买下太河制药,对晋家来说,是一笔亏损的生意。

    既然注定亏损,那又何必继续?

    只是他不甘心,不甘心自己会输给周小昭,哪怕周小昭的背后有秦清荣和陈天南,他也未曾真正将对方看成对手。

    可现在,他注定要退了,“周先生,恭喜你,太河制药。。是你的了。”

    说完这话,晋无眠推了推手,而后毫不犹豫,直接走出了法院,他的秘书和三鑫制药的薛斌让,也是赶紧跟在后面。

    “好!那既然是这样,那就让我们恭喜远大集团以十五亿的价格拍下太河制药及其名下所有的产权!”

    耿飒也没想到这一场法拍会最终成交价格会这么高,愣了好一会儿才最终宣布了这个决定。

    陈天南面无喜色,毕竟十五个亿,已经超出了他的投资,哪怕周小昭还有两个亿,远大集团还欠银行四个亿。

    “不行我回去拿钱吧。”

    秦清荣赶紧说了一句,可陈天南只是回了一句,“秦少,你哪怕要回了四个亿,剩下的钱呢?药品的研发,还有太河制药的负债。。这些都还需要钱的。”

    提到这里,秦清荣也是沉默了,毕竟秦家就算全力帮助,能拿出的钱也不可能毫无底线。

    周小昭倒是微微一笑,“你们放心吧,剩下的钱我来解决,毕竟咱们。。还有一位股东呢。”

    作为晋家大少,晋无眠的座驾只是一辆奔驰S级,不得不说这有些低调。

    只不过今天,这位晋家大少丝毫没有在车上休息的意思,在飞速行驶的奔驰S级车内,晋无眠的助理于果正在不断地调查周小昭的信息,很快他扭过头说道,“晋少,根据我的调查,远大集团现在已经申报的药品名录是关于高血压药品和美容产品的相关信息,只是具体的成品还没有出来。”

    “高血压?降压药?美容产品?”

    晋无眠低吟了几句,这两种药品在晋天医药集团也是研发重点,而且晋天医药集团已经走在了行业前列,远大集团的人是真的疯了么?打算靠这两种药品和晋家抗衡?

    “既然是这样,那你帮我约一下列启阳,说我以三千万年薪聘请列教授为我们晋天医药集团的首席研发专家。”

    “列启阳?”

    薛斌让听到这个名字,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位可是国医馆的大国手啊,上京国济堂的首席坐馆医生。

    难道晋家的权势已经到了如此的程度?连列启阳都能请来?

    助手点头称是,然后就开始去联系列启阳了。

    “薛总,今天法拍会你有什么感想?”

    晋无眠见薛斌让一脸惨白,也是笑了笑,随即问道。

    薛斌让微微犹豫,接着很干脆地说道,“那个姓周的简直不自量力,江南之地,晋家才是医药巨头,他们远大集团算个什么东西?”

    “可惜。。我们不呢进入中海市场了。”晋无眠神色微微有些暗淡,不过很快,他便是拍了拍薛斌让的肩膀,“刚刚薛总似乎在说五个亿就可以买下三鑫制药?我出六个亿,薛总将三鑫制药让给我如何?”

    薛斌让快哭了,赶忙道,“晋少,我只是胡咧咧的,您。。您就当我是个屁,放了我吧,三鑫制药就是小门小户,配不上晋家的!”

    如果可以,谁愿意给别人打工,薛斌让的三鑫制药至少每年利润额也超过一个亿,区区六个亿,他怎么可能把公司卖了?

    “我没在和你开玩笑。”晋无眠神色淡淡地,然后直接一下子攥住了薛斌让的脖子,狠狠地将他的脑袋砸在了车窗上,一瞬间,薛斌让的脸上满是鲜血。

    “晋少!饶命啊晋少!”

    薛斌让疯狂地求情,晋无眠只是依旧神色淡然,“薛总,这生意。。你做不做?”

    “做,我做。。求晋少饶我一命!”

    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薛斌让的选择干脆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