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李家来人
    “周神医,这就是清荣之前和你说的那件,我们秦家收藏的西域鼎了,当初还是老头子活着的时候拍下来送给我做生日礼物的。”

    周小昭赶到秦家的时候,秦老太已经直接将鬼木王鼎拿了出来,周小昭细细地查看,也是暗暗点头,“没错了,老太太,这鬼木王鼎就是我说的那个。。”

    即便已经深藏秦家藏宝室很多年,眼前的这个鬼木王鼎依旧释放着丝丝的凉意,凭借着自身强大的感知,周小昭甚至可以感觉到每一缕爆发出来的气息都是邪佞的。

    “老太太,如果我猜测没错,这个鬼木王鼎应该就是你致病的原因,您可以想一想,您这个病情最先开始接触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秦家老太听到这话也是陷入了沉思,接着说道,“应该是老头子走了之后,当时我因为太过思念他,所以经常翻看一下他送给我的礼物,这个鼎是他最后一个送给我的礼物。。我当时还在鼎旁边呆了很久,这样也会中阴蛊吗?”

    周小昭微微摇头,“阴蛊是个比较神奇的东西,这件鬼木王鼎应该已经封存了很久,中间接触过他的人应该不少,可大部分人应该是没事的,应该是因为你还去过什么特别邪门的地方,沾染到了什么气息,才会催动鬼木王鼎里的蛊虫。”

    这也是周小昭之前没有忙着要鬼木王鼎的缘故,现在老太太的身体内,已经没了任何蛊毒的气息,所以哪怕长期接触这鬼木王鼎,也不会生那么严重的病。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老太太却是不太想要这个鬼木王鼎了,“周神医,反正我已经拿出来了,这个鼎应该还是值点钱的,不如我把它送给你,也算是我对你的感谢。”

    “老太太,您对我的帮助已经很大了,再提感谢的事情,我都不好意思来秦家做客了。”

    顿了顿,周小昭又是道,“不过既然您这么说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这鼎的确可能对我有所帮助。。”

    周小昭也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对的,刚刚近距离接触这个鼎,他竟是觉得内心隐隐有一股冲劲。

    秦老太见周小昭收下了鬼木王鼎,也是十分开心,连忙安排人将鼎运到周小昭指定的地方,周小昭最开始是想把这个鼎送到家里的,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担心会吓到林晚晴,再加上家里的位置不大,所以周小昭就让人将鼎送到汤臣一品去了。

    接收好鬼木王鼎,秦老太便要留周小昭一起吃顿午饭,周小昭不好拒绝,只好答应,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下人的声音,“老太太,李家家主李明祥想要求见您。”

    “李明祥?”

    秦老太听到这个名字微微皱眉,接着看了一眼周小昭,“周神医,据我所知,你和李家那几个少爷似乎有些不愉快,要不然老身拒了李明祥?”

    周小昭顿时无语,老太太对他也太过重视了一些,李明祥毕竟是李家家主,代表中海豪门的顶级人物,老太太就因为自己和李鼎天、李天沉的关系不好,就直接不给这位面子?

    这着实让周小昭有些受宠若惊。

    不过他也不想耽误老太太的事情,“没事的老太太,我也就是和李鼎天不太对付,李家的九少爷李默,和我关系还是不错的,没必要为了我和李家闹得不愉快,我出去溜溜,等您老和李家主聊完事情就好。”

    周小昭说完就自顾自出去了,人家秦老太给自己面子,那是对自己的感激,不过自己可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秦家身为江南四大豪门之一,虽比不上苏家,但也绝对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不放在眼里的。

    秦老太极为赞许地看了一眼周小昭的背影,暗自念叨,“倒是个好孩子,不过。。你可以不顾及自己的委屈,老身的命都是你救的,自然要为你讨个说法。”

    念叨完,老太太恢复了古井无波的神情,淡淡地吩咐道,“让李明祥进来吧。”

    周小昭出门就看到两个男人走了过来,一个年长的,一个年轻的,只不过年轻的这位正一脸恨意地盯着他,咬牙切齿道,“周康!你居然也在这里!”

    周小昭淡淡一笑,李鼎天这货的身体素质可以啊,被苏千军打一顿,居然这么早就出院了?

    李明祥听到儿子的念叨声,此刻也是停住了脚步,“怎么了鼎天?你认识他?”

    李鼎天咬牙切齿地哭诉,“爹,这个人就是周康!我的仇人!”

    原本作为李家继承人,李鼎天本人的素质是极高的,哪怕是面对仇人,也是有一份气度,但实在是因为他太敌视周小昭了,才会见到周小昭便如此失态。

    这一点,李明祥也颇为不满,“胡闹,这里是秦家,有什么事情,离开了之后再说。”

    教训完儿子,李明祥上下打量了一下周小昭,也不以为意。

    毕竟中海甚至江南,稍微有点影响力的二代和俊彦他都有点数,周小昭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陌生,所以李明祥也没有高看对方。

    两人和周小昭错身而过,不过周小昭却是露出一脸玩味的笑容,他似乎大概知道了李明祥为什么会来找秦家老太。

    。。

    秦老太的别墅正厅,李明祥和李鼎天身材笔直地站立着,而秦家老太端坐在自己的沙发上,神色平淡,“明祥,怎么今儿个想起来找老身了?”

    “秦姨,今日打扰,实在是有要事相求!”

    李明祥一脸严肃,直接拉着自己的儿子焦急地说道,“还请秦姨救我爸一命!”

    “什么?”

    听到李明祥这话,秦老太直接瞪大了眼珠,有那么一瞬间颇为失态,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轻声道,“说吧,乾申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按理说,他现在彻底放权给你,应该是共享天伦的时候了,怎么会有事要求到我?”

    李家老家主李乾申,是秦家老太爷生前的忠心部属,秦老太爷甚至将其引为自己的兄弟,老太爷在世的时候,李乾申是秦家的常客,对秦老太也是以嫂子相称。

    就连李明祥这一辈的李家人,称呼秦老太都是称呼秦姨,可见秦李两家当年的关系。

    不过秦家老太爷去世之后,李乾申也隐退了,两家的来往也随之淡了下来,毕竟秦家比起李家强盛了不止一个档次,李家小辈也不敢随意打扰。

    可纵使这样,秦老太深知,如果李乾申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就算是为了亡夫,她也是要拼尽一切帮忙的。

    听到秦老太这话,李明祥悲从中来,“秦姨,我父亲前日感染了重病,我们特地请了中海国手宴青大夫,他告诉我们,我父亲得了和秦姨您之前一样的病,如果想要治愈,只有请您联系为您诊治的医生才有一线生机。”

    “什么?”

    秦家老太听到这话也是拍案而起,“乾申手里也有鬼木王鼎?哦,不对,西域鼎?”

    李明祥和李鼎天听到这话也是一头雾水,不过想了一下,李鼎天忽然叫了一声,“西域鼎,爹,是您让我买的那个鼎吗?”

    父子互相看了一眼,接着齐齐一震,李老太爷的病居然是因为孙子买的西域鼎?这。。怎么可能呢?

    可更让两人震惊的是,秦老太却是露出玩味之色,“这件事,我暂时不能答应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