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告辞
    看着给苏惜月治疗的时间不是很长,但配药的过程其实已经花了周小昭三五个小时的时间,所以等他从苏惜月那边离开,天色都已经有些黑了。

    林晚晴今天的校长会议也开了很久,周小昭从寻青药房出来的时候,她还回了一个信息说还要再开半个小时的会议。

    寻思也没什么事情,周小昭便准备去教育局接林晚晴,顺便在附近吃点东西,然后直接回家就完事了。

    这样的生活虽然看着平淡,但却是周小昭极为喜欢的,可能这就是宅男的理想生活吧。

    曾经他只能在课堂上看着美丽动人的林老师幻想,而现在,这位美女老师已经是他的妻子。

    这。。已经让他十分满足了。

    周小昭到了教育局没过多久,林晚晴就出来了,看周小昭换了一辆车,也是一脸嗔怪,“这是奔驰?你刚换的?怎么这么浪费?”

    虽然林晚晴对车子不是很了解,但奔驰车比较贵她还是知道的,她以为是周小昭药房赚了点钱就膨胀了,还是有些不开心。

    不过周小昭却是回答道,“这是一个病友送我的,实在没办法拒绝。。刚好咱们家不是有两辆车吗?以后我不能接你的时候,你自己也可以开车上下班了。”

    听到这话,林晚晴才没有继续纠缠着这件事不放,她也根本不知道这个在她看来内饰很好看,车里很香的是奔驰最昂贵的车型,而且还是秦清荣在奔驰总部的特别定制款,市场价值超过两百万!

    “对了,你是不是认识秦清荣秦大少?”

    忽然,林晚晴想起来白天和周随见面的事情。

    周小昭听到这话,差点没把反向盘给扔出去,不过他表面还是很稳的,风轻云淡地说道,“之前见过几面,秦家老太之前生病了,秦家把中海的医生都请了一圈,我也去过,和秦少聊过几句而已。”

    “这样啊?”林晚晴有点不信,“那为什么他要为了你,把周随从科长变成打扫卫生的保洁员?”

    原来问题是出在周随那边,周小昭心里有些明悟,赶紧解释,“那次主要是秦少刚好认出了我,想帮我说句话,没想到被周随骂了一通,不是因为我才对付周随的。”

    “那我的副校长职位呢?”

    林晚晴顺着问了一声,周小昭心道果然林晚晴怀疑到这件事情了,不过他也不打算直接说清楚,“你的副校长职位?不是陈校长安排的吗?怎么?和秦少有关?”

    “你不知道?”

    林晚晴一脸认真地看着周小昭,仿佛要从他的面部表情看出事情的真相。

    周小昭内心慌的一笔,但表面稳如狗,淡淡地道,“我真不知道啊。。秦少和青舟中学还有关系吗?”

    “算了,姑且相信你吧。”

    林晚晴看不出什么问题,她自己也觉得秦清荣这样的豪门大少,周小昭是很难和人家真正成为朋友的,也不可能让这样层次的大少做事。

    这样想着,林晚晴也不好说出周随的事情了,不过还是提了一嘴,“现在周随有点可怜的,本来还以为你认识秦少,可以摆平这件事情呢。”

    周小昭也想起来上次袁处长好像真的罢免了周随的岗位,没想到到现在还没有恢复。

    当然,他对周随也没那么大的怨气了,“我猜可能很快就好了吧,秦少那样的人物,说不定早就忘了,等到那个时候,周随应该就可以官复原职了。”

    周小昭虽然准备替周随开口了,但也没有直说。

    林晚晴以为周小昭帮不了忙,也只好附和道,“希望吧。”

    两人在附近的商场吃了一顿火锅,其实林晚晴很喜欢吃火锅,只是碍于一些女孩子都有的畏胖心理,再加上自身极好的自制力,所以很少吃。

    吃完火锅,两人也像真正的夫妻一般,在商场逛了一圈,然后回到了家里,路上,林晚晴也让周小昭讲述关于他身世的事情。

    其实她只是想更了解这个丈夫而已。

    奈何,周小昭扫遍了原身之前的记忆,都没有发现什么和周家有关的经历,只能将一些碎片式的记忆和林晚晴讲了一遍。

    当周小昭从林晚晴那边知道可能原身母亲家里那边派人过来寻找周康的事情之后,他心中也有了一丝丝戒备。

    原本他还以为周康可能家境一般,要不然也不会做了林家的上门女婿,可是听现在这话,周康真正的来历,可能非比寻常。

    至少能让一市领导陪同一起,这身份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给得起的。

    不过这也就是在周小昭的脑海里晃悠了一圈而已,毕竟他现在就是周康,以周康原身之前的记忆来看,不管是原身父亲所在的周家,还是原身母亲以及背后的神秘家族,这些年都没怎么参与过周康的人生。

    甚至连周康结婚的时候,周家都没有派人过来,足见他们对原身冷漠到了什么程度。

    一夜无话,因为林晚晴的亲戚还在,所以两人回家后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平静地度过了。

    第二天早上,将林晚晴送到医院之后,周小昭照例去了一趟寻青药房,没想到这一次,苏惜月、林胜男以及苏千军都早早在药房等候很久了,而且苏惜月这一次还没有蒙面。

    “我和家族说过了,今天我就回家族,继续参加望月山的考核。。”

    “恭喜。”

    周小昭淡淡地说了一句。

    苏惜月的脸上闪过一丝伤感,不过很快又恢复起来,“离别之际,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家族说了,你提前治好了我的伤势,除了这张银行卡外,你还可以提一些要求的。”

    这张银行卡是苏惜月的私人卡,里面已经提前存进了三个亿的现金。

    周小昭想了想,接着道,“那你把附近民房的产权给我吧,寻青药房很快要扩建了,我看看能不能把这附近连成一片,多给病人弄几个房间。”

    苏惜月很错愕,她没想到周小昭居然提了这个要求,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好,既然这是你的要求,那我答应了,胜男,这件事麻烦你了。”

    林胜男也是一脸公式化,“好的,苏小姐。”

    “那我走了?”

    苏惜月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她其实很欣赏周小昭,但骨子里的骄傲,让她只能退到现在这个程度。

    其实她很想让周小昭挽留她,哪怕就说一句。

    不过周小昭很显然要让她失望,“一路顺风。”

    接着,苏惜月就毅然决然地走了,林胜男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直到两个女孩子上了一辆黑色的路虎车。

    苏千军倒是没有走,而是递给了周小昭一本古朴的书籍,“虽然我还是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你治好了惜月,这本赤练手。。是我的成名绝技,地阶功法中也算上乘,告辞。”

    丢下这本书,苏千军也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