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二百零一章 宴毅的变化
    下午三点,宴毅回到了宴青药房,迎面便是撞上了自己的师兄宴忠渠。

    “师弟,你这几天去哪里了?”

    看着师弟面色一片苍白,宴忠渠本来到嘴边的责怪也透露出一丝关切之色,不过这话在宴毅听来,却是让他寒芒微动。

    只是他很好地掩饰住了,一脸低沉,“我去外面散心了,抱歉师兄,让你担心了。”

    “这。。”

    宴忠渠大惊,师弟虽然平日也称呼他为师兄,但其实宴忠渠知道,师弟很看不上自己,认为自己的资质太过愚钝,可这一番出去,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竟是如此礼貌起来了?

    他有些不确定,不过也很开心,“回来了就好,师傅也惦记着你呢,你去拜见一下他吧。”

    “好!”

    这话正好遂了宴毅的心意,他沉声回了一个字,便是快步朝着里面走去,很快就走到了这个无比让他熟悉的地方,师傅的卧室。

    “师傅,弟子宴毅,特来请罪!”

    宴毅站在门口,声音无比低沉,透着浓浓的懊悔。

    “进来吧。”

    宴青那不疾不徐的声音缓缓从门里面传出,接着宴毅便是看到了坐在床上看着医书的师父,当他看到宴青明显比平日消瘦了几分时,他的眼眸也是闪过一丝痛楚。

    可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因为很快,他的眼眸再次锐利无比。

    他一直低着头,所以就算是对这个弟子极为熟悉的宴青,也没有察觉到弟子此刻的古怪变化,他只是一边翻着医书,一边问道,“前几日,你不管不顾地跑出去了,现在怎么回来了?”

    宴毅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师傅,弟子错了,弟子不该如此气量狭小。。还请师傅原谅弟子!”

    按照宴毅和列启阳的计划,回到宴青药房之后,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师徒关系已经和好,只有这样,在后面的计划里,他才能将自己完全摘出去。

    不止是宴忠渠,宴青都被这样子的宴毅给惊住了,他十分讶然,然后面带微笑,“唉,你要是早这么懂事,我就能放心将药铺交给你了,可惜。。”

    宴青的话,让宴毅面色一变,他隐约感觉到自己不在这几天,药房里似乎有什么特殊的变化是他不知道的。

    “我把药房继承人换成了你的大师兄。。”

    宴青看到了宴毅脸上的变化,轻声说了一句。

    轰!

    听到这话,宴毅下意识地握紧拳头,浑身的肌肉此刻都微微有些扭曲了。

    宴青。。这个老匹夫是疯了吗?

    这么大的药方,他居然交给宴忠渠那个废物?

    这是为什么?就因为宴忠渠是条听话的狗吗?

    他的内心此刻波澜起伏,若不是仅存的一些理智让他不要冲动,他说不定现在就要发飙了。

    “既然是师傅的吩咐,那便是对的,徒儿的心性。。的确比不上师兄平和。”

    沉寂了许久,宴毅才吐出这样的话语,每一个字,都仿佛冰霜。

    宴青又一次被这个弟子的表现给震惊了,他本以为宴毅会大发雷霆,甚至做出什么忤逆的举动,毕竟一直以来,宴青不管是在任何场合,都不止一次表明未来的药房继承人将会是宴毅。

    可人都是有爱才之心的,尤其是宴青,他这一生只收了两个弟子,对于宴毅这个小弟子,他更是倾注了无数的心血,他一直认为宴毅终将能完美继承他的衣钵。

    所以在面对徒弟的改变,他没有深思,只是觉得老怀安慰,甚至还补充了一句,“毅儿,你放心吧,我和你大师兄说过了,只要你能沉稳心性,药房终究还是你的!”

    “老子不稀罕了!”

    宴毅在内心狂吼,原本他还对背叛宴青有些愧疚,可是现在,他已经毫无愧疚。

    一切都是宴青这个老匹夫不讲情面。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他宴毅,从此只为自己活着。

    “师傅,徒儿有些累了,这就告退了。。”

    丢下这么一句话,宴毅也是转身离开了,再留下,他怕自己忍不住,直接对宴青下手。

    不得不说,对于名利过分的追求,已经让宴毅完全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野兽。

    唯独宴青还什么都不知道,甚至看着徒儿的背影,都觉得他比平日里沉稳了许多。

    他当然不会想到,自己这个心爱的弟子,已经谋划好了一切,只为了杀他!

    。。

    被李家人拒绝之后,周小昭也不着急,除了昨天晚上和李默打了一个电话,周小昭就没什么其他的举动了,每天早出晚归,基本上一整天的功夫都留在苏惜月之前在的房子里,为那天的神秘老乞丐舒缓内力。

    他隐约觉得老乞丐的经历不像是那么简单的,而且这个老乞丐很有可能也不是一般人。

    即便以他现在的实力,那么海量的强悍元气一直滞留在他的体内凝儿不散,都有可能要了他命。

    而这位老爷子倒好,能吃能喝能睡,除了腿不太利索,其他一点毛病都没有。

    这一点,实在是太古怪了。

    今天照例给老爷子喂了药,推拿了一阵之后,周小昭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云老,你体内的那股元气。。我已经化解了不少,大概再有一年吧,你正常下地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真的吗?”

    即便每天都能感知到自己体内的变化,可老人此刻听到这样的好消息,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他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过周小昭,比如为了他这个毛病,他甚至请过四位大国手级的人物为自己诊治,可依旧没有任何办法。

    但是住在周小昭这里,仅仅是几天功夫,他就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在一天天地变好!

    这个小子,实在是太让他意外了。

    “对了,小周神医,我这些年云游四地,也算是有点见识,不知道你看不看得懂那天我送你的玉佩?”

    “玉佩?”

    周小昭想了想,从裤兜里掏出了那枚带着慕容二字的玉佩,“云老,这玉佩。。怎么说呢?我感觉有点眼熟,可。。我毫无头绪啊。”

    “熟悉?你觉得眼熟?”

    云老大喊一声,甚至声音比起刚刚周小昭宣布可以治疗他的腿还要高亢,差点没吓得周小昭把玉佩丢出去。

    “嗯,不过我不记得是在哪里见过了,可能是我眼花了。”

    周小昭最近事情太多,也没怎么多想,笑了笑,“云老,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就先走了。”

    “嗯。”

    云老似乎也沉默下来,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周小昭离开,他才喃喃自语,“到底。。是不是你呢?”

    回到药房,周小昭本来是想问一下柳如是今天的病患情况,没想到却看到李明谷腆着个肚子晃晃悠悠地走了进来。

    “唉哟,这不是周神医吗?”

    看到周小昭,李明谷大声地打了一个招呼,语气中充满戏谑。

    “怎么?”

    周小昭对这个家伙没什么观感,可听这声就知道,这货来没憋什么好屁。

    果然,李明谷大声笑道,“是这样,我儿子天沉请来了上京列启阳大国手,大国手给我开了一个方子,让我出来抓药,我这不走到寻青药房了吗?要不周神医受累,给我看看这价值一个亿的方子,是不是能治好家父的病?”

    哟嘿。

    搞了半天,这货是来宣战的。

    周小昭微微冷笑,只是说了一句,“李明谷,你就这么急着出来打我脸?万一列启阳治不好你爹,你还来求我怎么办?”

    被周小昭这么一怼,李明谷也彻底撕开了伪装,恶狠狠地道,“我呸!周康,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能和大国手相比?”

    “至少,我治愈过同样的病例。”

    周小昭微微耸肩,随即也不客气,“何逊,送客,以后这种不懂事的人,就别放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