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二百零二章 下手!
    李明谷被周小昭这番话气得七窍生烟,可又无可奈何,又自恃身份,不能像泼妇骂街般堵在药店门口,只能放狠话道,“周康!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要关了你这个破药房!”

    随后他便是上车,往附近的宴青药房去买药材了。

    周小昭本以为晚上就这样了,没什么花头可看了,可快要关门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警铃大作。

    等他走出药房,却看到整条巷子里的人都跑出来了,拥挤在宴青药房里,不知道在干什么,除了中海提调司的人之外,还有中海第一医院的救护车也在这里。

    “何逊,出什么事情了?”

    见自己的小弟也在围观群众之中,周小昭连忙将对方从人流里拉出来,何逊一脸骇色地道,“老大,宴青。。宴青大夫被人毒杀了,还有他的弟子宴毅。。也中毒了!”

    “什么?”

    周小昭听到这话,也是满脸诧异。

    看门所有人都围在宴青药房,他还以为是出现什么医患冲突了,可怎么也没想到,死的人居然是国手宴青?

    “你确定吗?什么时候发生的?”

    对于宴青的突然离世,周小昭还是十分遗憾的,他曾经和宴青有过几次交流,而且在秦家的时候,他还和宴青合作过为秦老太治病,对于对方的为人和医术,周小昭也是极为肯定的。

    “就是在晚饭的时候。。”何逊到底是以前市井出身,八卦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很快在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下,一个愚钝弟子为了得到师傅家产,谋害师傅和准继承人的故事,就已经出现在了周小昭的脑海里。

    “你是说,宴忠渠为了得到宴青药房,下毒害死了自己的师傅宴青。。还有师弟?”

    宴忠渠?可能吗?

    周小昭只见过宴忠渠一面,连话都没说过一句,着实不好说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倒是何逊,继续大声道,“那谁知道呢?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我听人说,宴青药房日常的饮食都是宴忠渠负责的,今天晚上所有人都吃饭了,唯独他没吃,而且原本应该他送饭给师傅的,他却让师弟宴毅做这件事,然后宴毅和宴青是一起吃饭的,一起中毒了。。”

    “然后宴青就一命呜呼了?”

    周小昭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这。。宴忠渠是傻子吗? “是啊,除了他之外,几个在宴青药房工作的医务人员也都中毒了,不过他们的症状都还好,只是上吐下泻,宴青直接被毒死了,宴毅可能年轻,只是昏迷了,现在还没断气。。”

    何逊大声地讲着这场大戏,而那边的宴忠渠则是已经被提调司的人给控制起来了,周小昭看了一眼,宴忠渠此刻已经吓傻了,他的双目空洞无神。

    忽然,他好像惊醒了的野兽,一下子挣脱了所有人的禁锢,像是野兽般冲到了周小昭的面前。

    “住手!宴忠渠住手!”

    所有人都吓坏了,还以为宴忠渠是困兽犹斗,想要靠着人质逃离法律的制裁,可宴忠渠只是双手死死抱着周小昭的大腿,“周先生,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师傅说过你有大才,请你帮帮我,帮帮我。。”

    提调司的人迅速围拢了上来,中海提调司的司长徐文长负着手也走了过来,“周先生,这件事你还是不要牵涉为妙。”

    之前中海提调司和1024特别行动组合作过,也知道周小昭和那边的关系,所以徐文长不想和对方撕破脸。

    “徐司长,这件事可能另有真相,还请徐司长慎重!”

    周小昭的腿被宴忠渠捏地都有些疼了,从刚才宴忠渠的话语里,周小昭选择了相信他。

    有些人,仅仅是一句话,一个眼神,你就能确定,他绝非大奸大恶之辈。

    而宴忠渠就是这样的人。

    徐文长也没想到周小昭居然会替嫌疑犯说话,不过思虑了一会儿,他又是道,“周先生放心,宴青大夫是江南国手,连省府的几位知道这件事都十分震惊,命令我们务必要查出真凶,我会慎重调查的。”

    说完这句话,徐文长大手一挥,一队提调司的人就将宴忠渠推进了车里,然后封了宴青药房就径直离去了。

    而那边,李明谷则是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口。

    他刚进去没多久,给他抓药的人就吐血了,然后就传出宴青死了的事情,接着提调司的人就封了药房。

    他要的药材还没人给抓呢?他老爹急等着救命呢!

    无奈之下,他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周小昭的面前,“周神医,能否给我抓点药,毕竟医者父母心啊。”

    周小昭深深看了他一眼,“我们药房也要关门了,而且。。列启阳的药治不好你爹,说不定会直接把你爹给整死了。”

    说完这话,他也不再理会李明谷的哀求,拉着何逊回到了寻青药房。

    。。

    宴毅是在第一医院苏醒的,他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晋无眠一人。

    “怎么样?”

    他沙哑着嗓音,十分急切地问道。

    晋无眠微微一笑,摆了一个OK的姿势。

    这一刻,宴毅才缓缓吐出一口气,计划。。终于成功了。

    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他甚至连解药都没吃,完全是控制着食量,才能精准地把自己弄成了病危,而又不致死的情况。

    当然,这其中晋无眠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提调司的人,第一医院的救护车,都是在短短五分钟内到了寻青药房,哪怕差那么一分钟,宴毅这条命都不是自己的了。

    想到这里,晋无眠也忍不住叹息一句。

    宴毅这厮,这他娘是个狠人啊!

    为了完成计划,连自己的命都赌进去了,要不是这小子气量狭小,将来未必不是一位枭雄。

    当然,晋无眠也难免有些责怪,“你怎么今天就动手了?要不是我提前安排好了,今晚我都未必能配合到你,你师傅还在李家那边呢。。”

    提到这里,宴毅就一脸怨毒,“还不是那个老东西太狠,他居然让人改了遗嘱,宴青药房成宴忠渠的了!我一时气不过。。”

    的确,他们之前的计划,宴毅就算要下毒,也是要选一个好时候。

    “算了,总体结局是美好的,宴忠渠已经被抓进去了。”

    晋无眠叹了一口气,“只要这边坐实了他的罪证,到时候他妥妥要被枪毙,你就会使宴青药房唯一的继承人了。”

    “嗯。”

    宴毅也应了一声,接着没说几句话,就沉沉睡过去了,他这一次的消耗,也实在是太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