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二百零三章 邀请
    宴青死后的第二天,提调司便对宴忠渠进行了突击审查,只是宴忠渠不管如何都不承认是自己杀了师傅。

    当然,提调司也没有找到完全的证据证明是宴忠渠下毒,只能说宴忠渠是最大的嫌疑人而已。

    当天下午,宴毅拖着病体来到了提调司审讯室,见到了宴忠渠。

    “师兄,为什么???你究竟是为什么要杀了师傅啊!”

    宴毅一进门,就发挥出了影帝级的表演水准,直接就要坐实宴忠渠的下毒行为。

    而宴忠渠经过一晚上的审讯其实早已经麻木了,可此刻听到这话,他还是激动地站了起来,“不!不是我!我怎么会杀了师傅!”

    另一边,提调司得到了律师处的消息,原来宴毅在死前三天,更改了遗嘱,将他死后宴青药房的继承人,从宴毅更改成了宴忠渠。

    舆论一下子又改变了,宴忠渠已经有了继承人的资格,又怎么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杀自己的师傅呢?

    这个时候,依旧是宴毅,拖着病体发声了,“各位,那几天师傅和我闹了一点小误会,所以师傅一气之下,才会将继承人改成了我的师兄,可是后来,我回到药房认错了之后,师傅原谅了我,还表明第二天会去修改遗嘱!没想到。。”

    在镜头面前,宴毅将一个悔之晚矣的弟子形象发挥地淋漓尽致,也一步步将宴忠渠推向了地狱之中。

    宴毅的证词也被律师处那边验证了,因为宴青在修改遗嘱的时候,只是提出了一个草案,虽然也有正式法律效应,但事实上还是有更改的权力,因为宴青当时也没有彻底下定决心。

    这一点,就很符合宴毅说的,宴青一气之下改了遗嘱,后面的后悔,群众也自然能够联想到。

    同时,宴毅的证词更加证明了宴忠渠的动机。

    毕竟从未得到过的不可怕,得到而又失去,才是最痛苦的。

    世人都知道,宴青药房里,大弟子宴忠渠没什么天赋,到现在还是普通医师,而小弟子宴毅,年纪轻轻就誉满江南,更是得到了宴青最纯粹的传承。

    是个人都知道,这两个弟子之间,谁会是更适合的继承人?

    所以一下子,舆论愤怒了,他们强烈谴责宴忠渠的狼心狗肺,甚至要求官方法庭直接执行死刑。

    当然,这其中,晋家也渗透了不少的力量在其中,堂堂江南四大家族之一的晋家出手,舆论完全被宴毅一方操控!

    宴忠渠看起来,已经是死定了。

    。。

    远大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周小昭关闭了电脑,一脸阴沉地看着秦清荣,“这件事,清荣你怎么看?”

    秦清荣微微摇头,“我很难相信宴忠渠会做这样的事情。。”

    宴青师徒三人曾经因为给秦老太治疗,所以在秦府住了有好几天,那个时候,秦清荣就是负责招待这师徒三人的。

    对于宴毅,他固然觉得对方天赋非凡,可也知道对方太过骄傲,有的时候甚至会顶撞师傅宴青。

    而那个大弟子宴忠渠,虽然没有宴毅的天赋,但踏实肯干,每次熬药也都兢兢业业,凡是师傅吩咐的时间,他连一秒钟都不会错过。

    这样的人,忽然变成了狼心狗肺的杀人凶手,秦清荣是怎么也不肯相信的。

    “那现在你们秦家的力量可以介入吗?”

    周小昭也坚信宴忠渠不是凶手,但凡他是凶手,都不可能这么选择这么愚蠢的方式干掉宴青!

    宴青是什么人?江南国手,省府几位大员的座上宾。

    杀他,还不如只杀宴毅,到时候宴青老迈,宴毅已死,没人能阻拦他继承宴青药房。

    而且舆论也不会如现在这般吸引大家的眼球,毕竟宴毅和宴青相比,名气还不在一个量级。

    “你要帮宴忠渠?”

    秦清荣问了一句,接着便是道,“我大伯现在是江南律政署长,他告诉我这件事,江南几位大佬都注意了,可能会直接由江南提调署和律政署联合调查,提调署那边曹家比较能说的上话,要想介入,我得和曹家联系一下。”

    秦家除了和晋家不太对付之外,和曹宋两家皆有姻亲,所以也比较说的上话。

    “尽量帮宴忠渠拖延一段时间吧。。”

    周小昭念叨了一句,他和宴青也没交情,本来不该牵涉到这件事里面,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那天宴忠渠的祈求,或许是对宴青死去的遗憾,他还是决定插手这件事。

    “嗯,我现在就去说。”

    秦清荣说完便去打电话了,不过很快,他就又回到了办公室,对着周小昭大声喊道,“康哥,你看下新闻,宴毅又有动作了!”

    周小昭直接打开了电脑,屏幕上赫然出现了宴毅的面孔,此刻他正在晋家的发布会上!

    周小昭忽然想起了那天,他偶然遇到宴毅、列启阳和晋无眠三人在酒店包厢吃饭,而且有说有笑,明显关系非比寻常的样子。

    “晋家前不久并购了薛斌让的三鑫制药,并且将药厂更名为晋天医药中海分公司,而宴毅,就是这家分公司新任的专家组成员,地位仅次于列启阳!”

    秦清荣快速汇报道,说完他眼神明亮地来了一句,“前一段时间,我听说晋无眠要花大价钱买宴家的药方,结果被宴青拒绝了,现在。。我开始相信,这件事,不是宴忠渠干的了!”

    他接着又说道,“我刚刚和曹家通了电话,曹家的曹胜坤告诉我,晋无眠前几天也和他打了电话,还说他和宴青是忘年交,让曹胜坤务必要严惩凶手!”

    曹胜坤,是秦清荣的堂姑父,也是现在江南提调署的副署长,这一次据说会主要负责宴青的这个案子。

    “晋家也插手了这件事?呵呵,看样子我大概能知道真相了。”

    周小昭看着镜头里,宴毅那依旧虚弱的样子,心中却是不寒而栗。

    如果他猜测真的是对的,那这个宴毅,简直比恶鬼还要可怕!

    叮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周小昭桌前的电话响了。

    “喂,晋无眠?”

    电话那头,晋无眠笑着道,“怎么了?周董对我的来电很惊讶?”

    周小昭笑了笑,“以晋少的实力,知道我办公室的电话应该很容易,不知道晋少有什么见教?”

    “也没什么,明天是我们晋天医药集团中海分公司正式挂牌成立的时候,有一个开业酒会,远大集团是我们晋家在中海最尊敬的对手,所以我想请周董事长和秦总来参加我们的开业酒会。”

    “呵呵。”

    周小昭笑了笑,这是黄鼠狼请鸡吃宴席的节奏了?

    不过对方既然出招,他自然不可能不接着,“放心吧,晋少亲自开口,周某人必定亲自登门,庆祝晋天医药集团中海分公司成立,不过周某胃口比较大,还希望晋少多准备点好吃的。”